第27章毫無征兆英王到
loading...

挪窩的聖旨


京中很多人抱著對著楚家小小姐的好奇,紛紛參加了壽宴,就算是沒有收到請柬的,也想方設法拿到,聽說那幾日,楚家那些小廝油水撈得特別足!


壽誕當日,楚家門前門庭若市,這是楚家過去就算是鼎盛的時候也不曾達到過的盛況,楚老太爺笑得都可以看見後槽牙了,自以為自己的地位在京都水漲船高了。


楚家下人端著各種糕點,來來往往,恨不得自己多生出一雙手或者一雙腳,楚家今日,熱鬧非凡。


邢夫人等人立即讓自家的兒女拿出最拿手的服飾,將她們打扮得高端大氣上檔次,因為此次酒席來了很多達官貴人,其中不乏有青年才俊,大家閨秀,所以楚家人打算趁著這次,給自己幾個年齡到了子女物色相看。


相較於外麵熱鬧翻天的情景,後院的廂房內就相對安靜,此時楚傾顏撐著下巴正打著嗬欠。


“爹爹,你的鞋子穿反了。”好心提醒。


楚父聞言,低頭看著自己的鞋,確實不大對勁,自己跟自己玩起了換鞋的遊戲。


而楚母捧著一件粉色的百蝶裙遞給了她,“這是前幾叔母命人送來的,你試試看。”


楚傾顏一看這顏色,不由抽了抽眼角,為何是這種粉色,她雖然是蘿莉身,但卻是二十歲的靈魂,她已經十幾年不穿這種顏色了,感覺自己又回到了幼兒園時代,可是抬頭看到娘親一臉的期盼,楚傾顏艱難地把婉拒的話語咽了下去,算了,反正現在也是一張蘿莉臉,就算是重溫少年時代吧!


當換好衣裳在娘親欣喜爹爹目瞪口呆中走出來,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楚傾顏不得不感歎,果然是人靠衣裝,乍一看,還真是個討喜的美娃娃,她揚了揚眉,鏡子中的人,顧盼神飛的眼眸顯現的是不符年齡的淡然,一眨就不見,重回了單純的笑意。


既然這是第一次出現在眾人麵前,那麽就盛裝一點,為爹娘爭取到該有的利益!


之前在楚家,隻能算是小打小鬧,真正的戰場,可能要從今日開始了!


她是西軒太上皇欽點的孫兒媳,也是西軒帝親筆賜婚的,外麵多得是八卦的人對她好奇得緊,但是她要表現好,才能為她後路贏得更多得機會。


於是鏡中的人微微一動,裙擺上五色彩蝶仿佛翩翩起舞,甜美狡黠的神色在臉上活靈活現。


準備打響第一戰!


從後院走到前廳這一路,楚傾顏漸漸感受到熱鬧的氣氛。她扯唇一笑,因為這場賜婚,楚家好像得到了不少好處,名聲,地位


不過在楚傾顏看來,這是互利的,以後她搬到英王府,爹娘就需要到楚家這屋簷的庇佑,畢竟唇亡齒寒!


剛一走進前庭大院,眼尖的楚老夫人就瞄到她了,或者就是等著她的出現。


“林夫人,你方才不是說要見見我家小九嗎?這不,人來了!”楚老夫人話音不大,但是那些長著順風耳的八卦人立即順著楚老夫人眼光所向的方位看去。


隻見一粉妝玉砌的女娃穿著百蝶裙,緩緩走進了大院,瑩白肌膚,討喜的甜美笑容,仿佛是觀音大師身邊的玉女,惹人愛憐。


“真是個靈動的小女娃!”


“是啊!長得真秀氣!”


“……”


小聲讚美紛紛響起。


坐在不遠處的楚雲玉楚盈玉一聽,瞬間黑臉,方才她們還很享受眾人的恭維,如今眾人讚美的對象轉為她們最看不起的鄉下土包子,心情怎麽會好受?


“好看有什麽用,不是還要嫁給人人聞風喪膽的英王?”楚盈玉不悅地嘟嚷著。


楚雲玉讚同地點頭,“就是,打扮那麽寒酸,本就是土包子一個!”


雖然兩人聲音雖小,還是傳到了不少人耳裏,不少大家夫人聞言,不由皺了皺眉,這楚家小門小戶出來的姑娘就是嘴碎,根本上不來台麵,轉而對楚傾顏也看輕了幾分,同個家族出來的,品性也差不多!


楚傾顏也聽到了這兩人的言論,明顯感覺到眾人眼神的輕視,不由有種想要一個磚頭拍醒她們的衝動,現在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就算內部有什麽矛盾,也要先攘外,哪有人像她們這樣,鬧內訌的!


簡直是出門不帶腦子!不,應該是在家都不用腦子!


不過楚傾顏現在重心不是這些。


“叔母安好,幾位夫人安好。”楚傾顏揚起純真嬌憨的笑顏,逐個問安。


隻是十歲的小姑娘,長得可愛又有懂事,相對於喜歡嚼舌根的楚雲玉兩人,楚傾顏的形象一下子就扭轉過來了。


“這位九小姐果然如傳言般伶俐聰穎,楚老夫人有這等孫女,有福有福!”楚老夫人左側的一位婦人對楚傾顏蜿蜒一笑,轉而對楚老夫人道。


方才還對楚雲玉兩姐妹出言不遜心中惱火的楚老夫人一聽這話,毛頓時被順好了,連帶著看楚傾顏眼裏也多了幾分歡喜。


“年紀尚小,什麽都不懂,承蒙林夫人誇讚了!傾顏,快點像林夫人致謝!”


楚傾顏立即聽話地福了福身子,雙頰帶著羞澀說道,“謝謝林夫人。”


聲音甜美可人,話一說話,立即又得到眾星捧月。


楚傾顏聽著眾人恭維的話,心裏其實很清楚,她們看重的不是她楚傾顏這個人,也不是楚家,而是西軒英王妃的頭銜。


但是楚傾顏仍舊盡職盡責地扮演乖巧九小姐得身份,這讓楚老夫人覺得臉上有光,楚老太爺見此也心情愉悅,欣欣然然地和祝賀的人相談甚歡。


而就在酒宴快要開席,楚傾顏偷偷打了好幾次嗬欠的時候,外頭的小廝跌跌撞撞跑了進來,那臉色仿佛是青天白日撞鬼了一般。


“老太爺”


“何事驚慌?”


身為一家之主,又是此次壽宴的壽星,楚老太爺最先開口,語氣不悅地道。


“英、英”


“應?影?”楚老太爺皺眉。


“英王爺來了”終於一口氣說完了!


欸,小廝抬頭,老太爺兩眼直,嘴唇無助顫抖這是怎麽一回事?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