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尋根
loading...

林遠道看到陸遙如此的樣子,原本心裏若有若無的一絲希望徹底的消散了,雖然者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但是當猜測變成了現實,心裏總有一絲失落。


“沒關係,之前我已經請了好多的名醫前來為嘉怡診治,大家的出的結論幾乎都是一樣的,嘉怡這孩子命苦,從小就沒了母親,現在又換上這種怪病,都是我這個當父親的沒有照顧好她。”林遠道說道。


陸遙知道林遠道是誤會自己了,剛才自己那個樣子並不是束手無策的原因,而是他在想通過什麽辦法來把林家的別墅裏裏外外上上下下都翻個遍,找到降頭的真正源頭。不過他也不去解釋,從林遠道說話的語氣和眼睛裏漸漸黯淡的神采,他知道林遠道這段時間一定沒少經受各種打擊。


女兒的了怪病,自己的工作也不順心,各種的煩心事接踵而至,是個人都會感到疲憊。


“前幾天來了一個老道士,經過他的一番整治,這兩天嘉怡的狀態倒是比之前有了一丁點的起色。”林遠道又說了一句。


“老道士?”陸遙聽到林遠道的話,覺得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林遠道是黨員,是一個無神論者,這一點陸遙之前在和林嘉儀的談話中就已經了解到了,可是此時為了林嘉儀,他竟然會允許一個老道士到別墅裏麵做法事,這讓人有些意外,陸遙不禁問道。


“嗯,是一個老道士。”林遠道肯定的說道:“那老道士說他是路過此地,覺得我們住的這間別墅陰氣太重,非要給我做點法事,我想試試運氣,就按照他的做了,沒想到後來還真有點小作用。”


“林叔叔,既然有作用,那您為什麽沒讓那個老道士繼續給看看呢?”陸遙好奇的問道。


“那老道士說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話,然後就急急忙忙的走了,我也沒有再見過他。”林遠道解釋道:“今天嘉怡之所以能夠下樓坐在這裏陪我們一起吃飯,都是那個老道士的功勞,再遇見他之前,嘉怡連床都下不了了已經!”


“林叔叔,你能給我說說當時老道士說了什麽奇怪的話嗎?”陸遙覺得既然林嘉儀有了這麽大的變化,那就說明那個老道士有些道行,而他主動給林嘉儀家作法事,顯然也沒什麽害人之心,陸遙倒是對他有了十分濃厚的興趣,而且他覺得這或許會是自己的一個突破口也未可知。


林遠道想了想後,斷斷續續的說道:“他說他不遠千裏趕到這裏是因為雙塔市即將有大機緣降世,他怕在我這裏耽誤太久錯過了機緣,而且我和他命中的緣分不夠,有些事情不能強求……”


“哦,對了,就在他正在做最後一場法事的時候,突然神情大變,從蒲團上一躍而起,大喊一聲有人捷足先登便匆匆忙忙走了,沒有留下任何話就走了。”林遠道突然想起最後一天的情形,十分可惜的說道。


陸遙通過林遠道的描述,大概對這件事情有了一絲靈感,他隱約覺得這個老道士並不簡單,但是因為兩人未曾謀麵,所以沒有辦法作進一步的推斷。不過知道這些的時候,陸遙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林叔叔,那個老道士是怎麽做的法事,你能給我大致講講嗎,我對這些東西倒是很有興趣。”陸遙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本來兩人一直再討論林嘉儀的病情,而且林嘉儀就坐在旁白,此時通過她的神情可以看的出來,坐了這麽久,她已經很累了,而陸遙卻突然說自己對於道士作法事感興趣,纏著問這個,這讓陸遙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林遠道倒是沒有過多的計較這些,他便將當時那個老道士作法事的經過挑揀一些重點的地方,讓他記憶猶新的地方給陸遙講了一番。


“林叔叔,我想去看看那個老道士放在別墅每個角落的符咒,您看可以嗎?”陸遙將整個過程聽完,心裏也是很高興的,這正好是一個機會,讓自己可以將林家別墅徹頭徹尾的“參觀”一遍。


林遠道雖然覺得陸遙的這個要求有些不妥,但也想不出理由來拒絕,便猶豫了一下後答應了。


此時林嘉儀已經在秋姨的攙扶下回樓上休息了,林遠道也帶著陸遙去到每一個符咒的張貼出“參觀”。


“師傅,您又發現什麽嗎?”陸遙在這個過程中不斷地問道。


“這些符文倒也不是普通的符文,我可以看的出來這個老道士還是有些門道的,他選擇放置符咒的地方也是很講究的,按照天上二十四星宿的排列陣勢依次將這些符咒放到了整間別墅的陰晦角落,這樣講這件別墅的那股子邪氣鎮住了不少,但是我斷定,一樓的這些地方並不是他最看重的地方,我想二樓或許會有收獲!”離疆如是說道。


離疆一直通過陸遙的感知力不停的察看著所有的符文,整個一樓轉遍了卻依舊是一無所獲。


“林叔叔,二樓是不是也有很多符文,據我所知,一樓的這些符文放置的位置並不是一套完全的陣法圖,對嗎?”陸遙心裏著急,也不去想什麽更為合適的理由,直接了當的說道。


“哦?你對這些鬼神之說也有研究?”陸遙的話讓林遠道有些詫異,他沒想到陸遙還真的對這些東西懂得一些門道。


當時老道士在作法事的時候,也說過和陸遙一模一樣的話,他說這個一樓並不是陰氣最重的地方,這些符文隻是起到一些輔助的作用,真正的核心都是在二樓。


此時陸遙這麽一說,林遠道原本已經漸漸放棄的心思又開始活絡起來,或許陸遙還真的懂一些門道,如果能將二樓那些老道士當時沒有來得及完成的陣法補齊,或許林嘉儀會漸漸好起來。


“也算不上研究,隻是我在縱橫書屋看書的時候看到一本關於道士作法的書籍,其中有提到這個模樣的法事,一時好奇,問問而已。”陸遙也不敢透漏太多,畢竟林遠道不是普通人,言多必失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


林遠道帶著陸遙將二樓所有的地方都找遍了,卻依舊是所獲不多,唯一沒有被兩人找過的地方就隻剩下零加以的閨房了。


此時二人站在林嘉儀的門口,安靜的等待著。


林遠道已經和林嘉儀溝通好了,林嘉怡同意讓陸遙進入她的閨房,凡是因為她還是一個連男朋友都沒有的女孩子,所以總有些相對隱私一點的東西不能被男孩子看到,她還是要收拾一番的。


“陸遙,沒想到你不僅文化課學得好,其他方麵的隻是也是所知甚多,剛才你講的那些東西雖然我不懂,但是聽起來還是很有道理的。”林遠道看著陸遙說道。


“這些年來我和幹爹總是搬家、換學校,也沒有幾個知心的朋友,一般閑暇的時候我都會去書店看書的,文化課看多了有時候放鬆一下的時候我就回去看一些其他的課外書籍,這些東西都是在那個時候學到的,雖說無用,但是拓展眼界也是不錯的。”陸遙謙虛的說道。


陸遙在“參觀”的時候也講了一些關於符咒的東西,當然這些知識點更多的都是出自離疆之口。其實在現在的這個年代,符咒已經不能稱之為符咒了,一般人們都是將符和咒分開來說的,所謂符就是符文,而咒即是咒語。


但是在古代,符和咒是統一在一起的。在曆史上甚至還出現過“咒由”這樣的一種官職,專門負責符咒一類的大小事宜。陸遙之所以不斷地說出符咒的原因,是因為這些東西都是從離疆的口中傳授給自己的,他便脫口而出了。


林遠道聽陸遙將這些東西,也很是感興趣,就在二人說的正起興的時候,林嘉儀臥室的門打開了,秋姨從裏麵走出來說道:“先生,陸遙,你們倆進來吧,嘉怡已經收拾好了。”


陸遙本來心裏十分焦急,但是他卻並沒有馬上抬腳就近,他跟在林遠道的身後小心謹慎的走進林嘉儀的臥室。


這是陸遙長這麽大第一次進到女孩子的臥室,而且還是他們雙塔市第一高中的第一美女的臥室,心裏出了一份緊張還有一分欣喜。


一張粉色的席夢思床擺放在房間的正中間,上麵鋪著疊放整齊的粉紅色的被褥,床的四角有四根拇指粗細的小型羅馬柱,上麵分別掛著一個粉紅色蚊帳的四個角,正對門的一邊蚊帳是挽起來的。


床邊有一個算不上大,但是同樣是粉紅色係的梳妝台,但是不同於電視中很多女孩子房間梳妝台的是,林嘉儀的梳妝台上並沒有太多的化妝品,出了最左邊的角落裏整齊的擺放著幾瓶上麵寫滿了英文的化妝品外,其他大部分地方放的都是書籍。


有高中的課本,也有一些經典的小說,其中有一本翻開的書籍,陸遙快速的瞄了一眼,發現林嘉儀看的是一代奇人曹雪芹著的《紅樓夢》,此時打開的章節正是此書的第九十八回?,苦絳珠魂歸離恨天,?病神瑛淚灑相思地。


這一章節講的是林黛玉香消玉殞的事情。


梳妝台和席夢思床的旁邊堆滿了粉紅色的毛絨娃娃,雖然是沒有生命的玩具,但是卻被林嘉儀擺放成各種的姿勢,乍一看,好像是一堆毛絨娃娃正在開家庭會議似的。


總是,林嘉儀的臥室整個是以粉紅色係為主色調裝扮而成的,無比的溫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