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我學了不到一年吧
loading...

高峰移動,陸遙紋絲不動。


“看,那小子不會是被大高給嚇破膽了吧,一動不動等著挨揍呢!”


“操,我們軍區的參謀現在都是這種貨色嗎!”


“這種貨色趕緊滾出我們後勤連精英小隊吧,要不然傳出去我們都抬不起頭來。”


“……”


那些原本就不看好陸遙的戰友們此時也是七嘴八舌的議論紛紛。


高峰聽的心裏美滋滋的,看著陸遙的時候就像是看著一個“肉沙包”而已,對於打沙包大高很有心得,知道怎麽從哪個角度去打沙包受到的擊打最為重。


陸遙聽到這些未來的戰友們的話,心裏也不生氣,反而有點高興。


陸遙雖然不是很善於人際交往,但是他知道越是這些注重實力,性格坦率地人越是容易相處,隻要今天自己將自己的實力展現出冰山一角,融入這個集體應該不是什麽難事。


“小心了,我出招了!”大高看著陸遙呆若木雞的樣子,也不忍心下手太重,讓對方輸的太慘,再出手的時候不僅減了力道,而且還出聲提醒。


碾壓式的比賽倒是無妨,但是如果實力接近,他這種做法卻是大忌。


高峰的動作在戰友們的眼裏完全就是放水,連平日的十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發揮。


拳頭本來是直取陸遙麵門的,但是高峰看到陸遙的樣子後突然改變了拳頭的攻擊線路,身體微斜,拳頭衝著肩頭攻出。


徐龍作為裁判,距離兩人最近,他將陸遙的反應看的清清楚楚。


自從登上擂台,陸遙一直表現得鎮定自若,這樣讓徐龍對這個年輕的參謀充滿了好奇,他也希望自己能夠見證一場激烈的比賽。


雖然他也不太相信這個年輕的陸參謀有著戰勝高峰的實力,但是他也沒想過陸遙會被一招秒殺。


可是當高峰的鐵拳到了陸遙麵前不足一米的位置,陸遙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應的時候,徐龍也開始懷疑自己了,難道這個陸參謀真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白麵書生?


台下幾乎所有人都已經不忍直視台上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了,有的甚至已經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高峰看到陸遙的模樣,也是將手上的力道又減弱了一分。


三十秒過後。


台上沒有傳來所有人預料中應聲倒地的聲音,反倒是聽見了高峰的一聲驚訝。


“咦?”


所有人循聲望去。


隻看到高峰的拳頭還懸在半空中,整個身體依舊保持著向前的姿勢,可是對麵卻沒有陸遙的身影,一時之間都麵麵相覷的樣子。


徐龍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他覺得自己剛才好像是做了一場夢。


直到高峰收拳,快速的向前衝了兩步穩住身形,大家明白剛才究竟發什麽什麽,一個個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陸遙。


沒有人再敢去小瞧這個年輕的陸參謀,甚至有人在心裏暗自心驚,幸虧台上的不是自己,幸虧陸參謀手下留情,幸虧……


陸遙一臉平靜的看著高峰,和剛開始的時候一模一樣。


“你是怎麽做到的?”高峰咽了咽口中的唾沫,幹澀的問道。


“秘密!”陸遙淡淡的說了兩個字。


雖然對方的武德高尚,人品過關,但是陸遙斷不可能這麽輕易就將自己的秘密告訴別人,同時也是為了營造一種神秘的氣氛,這樣會讓自己更快的融入這個集體中去。


“那好,讓我看看你身上還有什麽秘密!”高峰雖然也知道自己問的魯莽了些,但是聽到對方的回答後依舊心裏不舒服,丟下這麽一句話後,再次發動了攻勢。


有了前車之鑒,高峰這一次沒有保留任何的實力,大準備快速的結束戰鬥。


因為剛才的事情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沒有人看清楚究竟這個年輕的陸參謀是怎麽做到的,所以隻一次,全場的人都將眼睛瞪得大大的,深怕一眨眼的功夫擂台上再次發生奇怪的事情。


徐龍一直是這些人的隊長,他從這一次高峰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和身上肌肉的隆起程度,便已知道高峰這一次是動了真火,全力出擊。


高峰的拳頭再一次衝著陸遙的麵門攻來。


這一次場邊的人也注意到了陸遙的動作,看起來就像是打太極一樣,動作緩慢而且柔軟,和高峰比起來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小心了!”


這一次換作陸遙來提醒高峰小心,電光火石之間兩人的第一次正式交手便已結束了。


“哢嚓!”


高峰強壯的身體像極了一葉汪洋中的扁舟,晃晃悠悠的往擂台的角落退去,直到身體考到擂台的邊柱上才停了下來。


但這並沒有結束,高峰的身體在和邊柱接觸的一霎那間,邊柱無法承受這一股衝擊力,應聲折斷,靠近高峰的半邊擂台直接坍塌下去,用來圍著擂台的橡皮筋一根一根軟綿綿的耷拉在台麵上。


陸遙站在他一直站的地方,一動不動,如果不是他的右手成拳依舊高高抬起,沒有人相信高峰會是被此人一拳擊飛的。


震撼,真的是太震撼了。


徐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相信如此輕描淡寫的一招會有這麽大的威力。


但是他又不得不相信,因為這一切並不是道聽途說,而是實實在在的發生在自己眼前。


“高大哥,你沒事吧!”陸遙慢慢將右拳收回來,長舒了一口氣,慢慢的朝著癱坐在地上的高峰走去。


徐龍看到這裏,也算是回過神來,趕緊來到兩人跟前,他生怕高峰這個火爆脾氣發作起來,在做出什麽不合時宜的事情。


高峰表情木然,陸遙伸手去拉,他便將自己的手伸了過去,兩手相觸,陸遙一發力,高峰順勢而起,站在陸遙麵前。


這樣的高峰完全顛覆了大家的認識,誰也沒有想到高峰會表現得這麽平靜。


“徐隊長,今天可以結束了嗎?”陸遙看著身邊的徐龍,微笑的問道。


“當然,陸參謀今天也累了,我帶你去宿舍休息吧!”徐龍趕忙回答,然後轉身朝著其他的戰友說道:“你們幾個,接著訓練,今天所有科目加練一組。”


說完之後,徐龍帶著陸遙先行離開了。


這麽重的訓練任務要是放在平時,肯定招來這些家夥一頓抱怨,可是奇怪的是今天直到徐龍走出後勤連倉庫的時候,也沒有聽到一個人的抱怨。


徐龍想到這不由得心裏一陣自嘲,他到現在才算是明白何東為什麽在這前會將這個陸參謀捧得那麽高了,看來他們都知道陸參謀的實力要遠遠高出眾人很多。


走去往宿舍的路上,徐龍終究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試探著問道:“陸參謀,你這一身功夫看起來不像是在部隊學的,難道你在進入部隊之前就已經拜了師傅了?”


“可以這麽說吧!”陸遙很有禮貌的回答。


“可是我看你的年紀應該還不到二十歲,這般年紀的話沒有可能是軍校畢業,但是你又是實打實的軍區參謀,這樣的話你至少在部隊也要帶個五六年才能混到現在的位置,這本就不合理的,而且你還有在進入部隊之前學的這麽一身功夫,更是違背常理啊?”徐龍是一個認真的人,他按照自己掌握的常識去推演陸遙的履曆,發現很多地方完全顛覆了自己的認知,心中疑惑不斷。


“陸參謀,我能問一下你練成這一身功夫用了多長時間?”徐龍繼續問道。


“不到一年吧!”這個問題陸遙仔細的想了想,他本身打算將時間說的久一點的,可是看了一眼身邊的徐龍後,他不想欺騙對方,然後說了一句讓徐龍羞愧的差點抹脖子的話。


“不到一年?”


“不到一年。”


徐龍覺得自己的大腦裏麵嗡嗡直響,耳膜也有點發麻,後來身邊經過的戰友和他打招呼,他也是完全沒有反應。


他雖然沒有親自領教過陸遙的實力,但是剛才站在擂台上近距離親眼目睹了高峰和陸遙的比試,那種衝擊力他感受的要比其他人更加的清楚。


他明白自己應該在陸遙的手下也走不過五招去。


這麽強大的實力竟然用了不到一年時間,這還是人嗎,簡直和怪物一樣啊。


徐龍覺得自己真的不能再問下去了,如果再問下去,還不知道會有什麽更加爆炸的消息打擊自己,他決定等以後一點一點的去發掘,這讓自己的心髒也能有個適應過程。


“陸參謀,這是你的宿舍,按照軍部給出來的條件給您配置的,如果還有什麽需要,您就直接和我說,我去給您準備。”來到宿舍樓上一件單身宿舍,徐龍很是客氣的說道。


陸遙看了一眼,房間裏所用物資一應俱全,牙膏、牙刷、洗臉盆、毛巾等等日常用品也全是新的,陸遙心裏說道:“這或許是自己長這麽的住過最奢侈的房間了吧,一切都是全新的,而且應有盡有,電視機,電腦一件不落。”


“謝謝了徐隊長,你以後叫我陸遙或者小陸就好,這段時間大家要一起訓練,你總是陸參謀陸參謀的叫我,會顯得比較生分,我想快速的融入這個精英小隊,還望徐隊長成全啊。”陸遙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說道。


“嗯,也行,陸參謀”徐龍突然看到陸遙臉上的笑意,才想到剛才陸遙說的話,馬上改口道:“陸遙,你今天就先休息吧,明天早上我會帶你一起參加訓練的。”


“費心了!”


徐龍安排一切和對方告辭,然後朝著後勤連倉庫飛奔而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