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5章 準備
loading...

李績拍了拍身邊的浮筏,“六眼兄弟,我看你是越混越回去了,這怎麽現在竟然淪落到給人做浮筏器靈,馬車夫了?”


六眼器靈,李績在玲瓏上界參加群毆時結識,最後活下來的幾個器靈之一,當時是把他這個青空劍靈奉為老大的!


李績在接近浮筏時偶然發現那個不起眼的六眼怪物標記,這樣奇特的存在辨識度很高,遂靈機一動,出神識相探,沒成想一猜中的,還真是這悲劇的家夥!


六眼是一把鼻涕一把淚,把遭遇說了一遍,總結起來其實也很簡單,這廝在一次偶然的遭遇中,所寄身的器物為天狼修士所獲,主人不知所蹤,它則被天狼人帶回天狼星域,看他六眼神通獨特,正適合裝在浮筏上操控,於是便被抽取出來,注入這條浮筏中,為天狼人效力已近百年。


器靈這東西,和劍靈相比,多了份智慧圓滑,卻少了份忠誠;被人類逮到,假以時日祭煉脅迫,基本上大部分也就選擇從了,誰用不是用呢?能最終走到蟄,或者玲瓏君這樣存在的又有多少?


但從歸從,你指望這樣的器靈有多少忠誠那也是扯蛋,尤其是脾性道統處事理念都不同的情況下,所以李績一招喚,六眼立馬就起義,一絲猶豫都沒有,


它這個老大,當初在玲瓏塔內可是大殺四方的狠靈,現在一看,原來卻是人類靈魂替代,不過威猛更勝當初的器靈形態,在天狼和玲瓏的爭鬥中暴虐驕傲無比的天狼人,在他手裏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便如九條狗!


這樣的老大,值得追隨!


也是從六眼口中,李績才知道這些天狼修士去的地方竟然是他的家鄉--青空界域!


真正好膽!敢去掻擾他李績的老家!不殺他殺誰?別說是一個老頭,便百個千個老頭也殺了,沒可能心軟!


“你知道往哪裏飛吧?”


李績鳥占雀巢,在浮筏中舒服的躺下,旁邊還有六眼小意侍候,操縱小傀儡,給他送上天狼修士自帶的美酒美食!什麽好拿什麽,拿死鬼的東西它是絕不心疼的。


六眼笑道:“當然知道,這浮筏上刻錄的法陣,和他們在青空界外布置的接引法陣本就是一對,在反物質界中能做到冥冥中互相吸引,任你在何處,不拘距離,都能最終找到出口呢!”


李績來了興致,“哦?卻是個好東西!那接引法陣如何布設,你可知曉?還有,如果我不去青空,反而去天狼星域,你可能夠做到?”


六眼為博新主人歡心,恨不能把一分本事誇成十分,大包大攬,


“當然可以!這法陣在青空界暫時便隻有一座,是天狼人委托無上修士代為布置,可在天狼星域,這樣的法陣卻有無數!


至於這法陣如何布置,本是天狼人的核心機密,輕易不傳外人,便是無上拿去布置的,也隻是半成品的陣盤,其中奧妙是不知的。


但他們防了人,卻是忘了防器靈,諸般秘密,皆藏在六眼心中,隻盼有一天能遇見老大,就反他娘的!”


李績連忙止住這廝的胡吹大氣,不過是偶然中的巧合,就吹的有多心懷光明似的,也不知它原來的主人是誰?估計也是個不著調的!


“拿來拿來,趁還有時間,我得研究研究,沒準哪天用的上呢!”


李績現在知道了真相,也就吃了定心丸,青空峰會改成左周峰會,又有天狼修士參與,未來結果怎樣不知道,但有一點,他不會遲到了!


所以,安心待在浮筏中研究接引法陣,有天狼人的好吃好喝供應,倒也逍遙快活!


………………


青空界域,外空領域中,有一條小型隕石帶,數千顆大小不一的隕石,就這麽靜靜的掛在深空,數十萬年下來也從未改變過,


從規模上來說,這樣的存在在宇宙中比比皆是;從運動軌跡上來說,它也沒有大多數隕石群那樣的奔騰不息;從構造上來看,每顆隕石也穩定堅固的可怕,


它們沉默的懸掛在天際,唯一與眾不同的,便是數千顆隕石的上端都平整如鏡,時間太過久遠,誰也不知道這樣的形態到底是大自然所為,還是人為因素,便如每一顆隕石的一部分,都被人斬去一般。


所以這裏被當成了青空峰會的主會場,因為這裏有舉行大型峰會的條件,每顆平整的隕石都是天然的坐榻,高低,大小就代表了不同的身份地位,如果再有數千修士各據其實上,給個全景的話,怕也是非常震撼的一幕呢。


最近一段時間,這裏出現的修士驟然增多,當然不是因為有靈機存在,而是,來自左周各界域的修士開始相繼入場了!


修士不講究入場儀式,也沒有漂亮女修扭著纖腰,舉個木牌牌,上書某某界域,後麵跟著數個數十個老妖怪!


因為,沒有觀眾。


來人既是旁觀者,也是參與者;他們隻是各挑一顆隕石坐了上去,安靜等待著他人的到來。


挑石頭是很有講究的,浮在高處的大隕石,那是真君們的位次,之下較小的,才是元嬰們的位置;


每一個到來這裏的修士,都會有一個屬於自己的認知,我從哪裏來?我家有幾口?家長是哪個?能吃幾碗飯?然後,找個相應的隕石盤腿坐下。


你也可以亂坐,但如果被人趕下來,那就是自做自受,誰也怨不得。


修真界,是個講規矩的地方。實力,背景,資曆,人脈,種種揉合在一起,就是你的位置。也很少會有人不懂這種規矩,能修到元嬰,就沒有楞頭青。


當然,作為地主,青空修士還是會略做指引的,畢竟,青空界修士很清楚這裏的規矩,他們已經這樣開會開了上萬年,但其他界域的方式卻不盡相同,有人指引,就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這種調度各界修士的活計,三清是最愛幹的,也沒人和他們爭,三清把自己當成是青空的主人,這種心態也不是一天二天,根深蒂固,也板不過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