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4章 戰士的血[求月票]
loading...

別管巴革王如何暴跳如雷,現在也是雙方各勝一場,接下來,便要王對王,雙王各引手下一百,來個戰陣廝殺,決個生死!


在修士來說,這是很無聊,很腦殘的行為,修士不理解土著的堅持和榮耀,同樣的,土著也不理解修士的懶散和隨意;


雖然修士在單挑中讓巴革王感覺很不滿,但他仍然把九名修士編在自己的隊伍中,好歹是君王,從曆朝曆代的宮幃內傳中,他還是知道些修士不可外傳的秘密的。


鑒於修士們不懂戰陣配合,他們事實上被安排在安革王身邊做最後的護衛,而九十名精銳的士卒則頂在了前方,他們左盾右錘,鐵甲厚重,武器精良,每個人都露出一股強悍嗜血之氣,個個都是百戰老兵,是千挑萬選的銳士,死士,還未衝鋒,一股滔天的殺意就已經在廣場上彌散開來。


火焰王的戰士不輸他們,左盾右斧,同樣是來自遠塞的鐵血勁卒,雙方的戰鬥一觸即發!


戰士們都是步行,場中隻有巴革王和火焰王各乘一架四駝戰車,威風凜凜,這也是淘寶星上凡人之間爭伐戰爭的真實寫照,雙方統帥各乘戰車,居高指揮,這是在考驗兩位王者的統帥能力了。


臨戰前,雙方還有一番嘴戰,大意便是我的血統多麽多麽的純正,品格如何如何的高尚,勇氣何等可嘉,能力怎麽出眾等等,每個王者在嘴炮過後都會按照慣例要求對方手下放下武器,歸順正統,方能饒其性命,得享富貴。


這都是場麵話,在場每個人心中都明白,千挑萬選的戰士,又怎麽可能聽幾句屁話就投順過去?所以,首先開口的巴革王一通吼叫後,對方陣營毫無反應,這在意料之中,誰也沒放在心上,


但變化發生在火焰王嘴炮之後,大家本以為馬上就是戰鬥的開始,卻沒成想巴革王這邊竟真的有七人向對方陣營投去,


都是修士!


為首的法修毫無臉紅之色,“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我等久聞火焰王賢良大度,非久居人下之龍,故願意折枝來投!”


現場噓聲大起,都是來自土著王族權貴的噓聲,他們最看不起的,就是這樣的背主小人!當然,也由此對巴革王的統領能力產生了懷疑!


就隻剩下了兩名修士,李績和那位自稱犯痣瘡的劍修,兩人麵麵相覷,都想不到自己這方的修士竟如此無恥,你投降沒關係,喊著大家一起啊!這麽孤零零的剩下他們兩個,算怎麽回事?


李績還好些,他在等待時通過身識感應,已知道這七人根本就是蛇蠍一窩,所以有些驚訝他們的投降,但也不奇怪;但另一名劍修就不同,他是來自傳須上界小門派的劍修,無背景無過硬的實力,眼看已方九人中有七人一致行動,明擺著是大勺八星某個大勢力的統-一調度,這讓他非常的為難,


在進入王宮之前,他已經拒絕過了一次他人的拉攏,也算是有些劍修的骨氣,但這一次卻又不同,二對十六,一個選擇錯誤,也許今日就是自己的道途終點!


左思右想之下,終於做出了決定,向一旁的李績歉然一笑,也邁步出陣,向對方陣營投去,小門派修士的無奈,無從反抗!


巴革王氣的雙目赤紅,持韁的手都在微微顫抖,他從未想到過背叛會來自修士?來自這些個人實力強大,也一貫遵守諾言,從不輕易參與土著內務的外來者,他心中發誓,如果今日能挺過這一關,必發大軍,平了涼北城已存在數萬年之久的鬼市!


再也不願意顧及先君的警告,不願意顧及和修士間發生大戰的危險!這口氣不出,枉自為君,枉自為人!


畢竟是已為君數年的王者,知道再拖下去,隻會影響自己的軍心士氣,此時,口頭相罵已然無用,隻能以血來洗刷恥辱!


鼓聲響起,九十名持錘戰士堅定的向前邁出步伐,修士的背叛對他們毫無影響,忠誠是他們的驕傲,是那些外來者永遠也不具備的東西,王權,也隻能靠他們手中鐵錘來奪取,而不是那些華而不實的刀劍!


書寫曆史的,是軍隊,這一點,永不會變!


雙方軍隊在激烈的鼓聲中對撞,斷骨殘肢,血肉橫飛!這是兩支沉默的軍隊,沒有徒勞的喝罵,也沒有無聊的嘶吼,但這種沉默的力量卻仿佛有股魔力,深深撕扯著在場所有人的心靈,


權貴們心疼的閉上眼:這都是土著最精銳最忠誠的戰士,卻要內耗在這裏,一戰過後,還有幾個存活?


修士們同樣震驚!驚訝之餘,也不得不悄悄調低自己能麵對土著戰士的數量,單就他們個體來說,一人對百人,他們做不到!


即使是不足百人的軍隊,土著們也在戰鬥中表現出了極高的作戰技巧,分進,穿插,包圍,反包圍,配合沉默的死鬥,戰場從一開始就變成了屠宰場,殷紅的血液染滿了廣場的青石,幾乎是一個換一個,士卒的數量在急劇的縮小中!


這樣不知退縮的戰鬥進程極快,一刻方過,血腥的屠場便隻剩下三名還能站立的持錘戰士,他們已經被血腥完全激發了體內的獸性,勝利讓他們覺的自己無所不能,於是三人連排,向火焰王的車輦衝去!


但是,要殺火焰王,他們必須通過十六名修士單薄的防線!


有可能麽?答案很快揭曉,修士們甚至都沒第二人上去幫手,隻其中正麵相對的一名體修,從戒中拽出把巨大的砍山刀來,輕鬆的連揮三下,六片屍體便匍匐在血泊之中!


形勢,已經很明朗!


巴革王直楞楞的盯著那些修士,毫不掩飾心中恨到骨髓的敵視,猛然轉頭,看向身旁的最後一個修士,


“你為什麽不投過去?是因為忠誠?還是,拉肚子把腦子拉傻了?”


李績聳聳肩,如實回答,“抱歉,王上,我對您沒有忠誠可言!之所以留在這裏,隻是心中有些疑問,問火焰王不成,隻有問您這樣正常傳承王位的君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