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蹤跡
loading...

李績回到茶室,心滿意足,拿到近二十種寶材,其他的,宜春居也會在三日內湊齊,這個結果比他想象的要好。


“師弟此來,如果我猜的不錯,也有為外劍燕二郎一事的原故吧?”


言喻單刀直入,他也算是有些了解李績的脾氣,是個喜歡直來直去的人,故意繞彎子,反而會引他不喜。


李績也不驚訝,既然連身份都被人猜出來了,那他的目的起碼在伽藍神喻這裏已不是秘密,雙方沒有瓜葛,而且燕二郎此事數百年來也早已傳的沸沸揚揚,早已不是新聞。


“正是如此,師兄有何教我?”


言喻沉吟道:“近三百餘年前,燕二郎的蹤跡為藍海界蒼穹劍門一位劍修告之於貴派,其實蒼穹劍修並不是第一個發現燕二郎行蹤的人,不過你們劍修麽,恩,與星係中各派的關係很是一般,所以肯遞話的,便也就隻有劍修罷了。


發現他時,此人已是土著的一名將軍,這在淘寶星上是第一次,第一個有修士願為土著出力的,其中原由不可考,每個人的選擇俱各不同,也沒什麽好說的。


這種事當時也在鬼市上流傳甚廣,修真界就沒有不知道的,不過時過境遷,此人為人極低調,不現人前,慢慢的也就淡去,除了你們軒轅常有人來追索,其他人也懶的管他。


我伽藍再次得知他的消息也不過是在百年前,一個偶然的機會,才知道這個燕二郎不僅僅是名劍修,他還是名丹修!”


“丹修?”


李績有些驚訝,在來淘寶星前,他也是做過充分準備的,他的性格本就是那種謀定而後動之人,不僅對淘寶星做過細致的前期了解,也準備了不少得用之物,他是不倚仗外物,可在淘寶星這樣特殊的地方,一些特別的東西總是能幫上忙的。


他知道,修士們之所以能在淘寶星上順利交易,能讓土著們承認他們,接受他們,並不僅僅是因為酒,或者一些普通的生活物資,也沒哪個修士願意在納戒中裝這些普通貨色,更無法滿足一個星體的需求,


修士們能在這裏立足的最大原因,是丹藥--延壽丹藥!


長壽,是任何一個種群的終極追求,尤其是壽命短暫的土著人,他們的王,貴族,權貴大族,都是延壽丹藥的最大消費群體,正是因為修士們能提供這些丹藥,他們才能在淘寶星無所顧忌的停留,交易,種樹!


“是的,丹修!這不奇怪,修士總會擇一副項,一為開闊眼界,二為貼補資源,丹修是修士的首選之道,隻不過這燕二郎的丹煉之道到了何種程度?為什麽土著之王信任他,尤甚各大派的專業丹修?他提供給王族的丹藥究竟與我們提供的有何不同?這些,卻是不得而知!


所以,此人對外名義是名將軍,其實真正的身份怕是土著王庭的禦用丹師吧?”


“我們懷疑,其人很可能根本就不在軍營之中,而是隱在王宮!那裏甚為寬闊,有禁軍守護,便是我們修士,這種狀態下也是近不得身的!”冷璿插了一句。


“這是,百年前的消息?”李績追問了一句。


言喻點點頭,毫無愧色,“正是!當時恰逢我伽藍向王宮進獻丹藥,因鎮守修士和宮內某位近侍關係特殊,才偶然聞知;你也知道,我伽藍和軒轅交誼平平,更和外劍一脈無甚交情,此信息也有些模糊,所以,也就未做通傳。


今日若不是小友你,這消息我伽藍恐怕是要爛在肚裏的。”


燕二郎會煉丹?在修士中這並不新鮮,哪怕軒轅劍派如此專注的劍修門派,學習煉丹的也有大把人在,當初安真人上軒轅時,就曾被丹道愛好者們圍了個很多時日,煉丹,不僅能自家服用,還能補貼主修,何樂而不為?


但沒有丹道修士會留在這裏專門為土著煉丹,哪怕他是王!


修行,長生才是終極目標,其他皆為輔助,在淘寶星上待的時間長了,於修行不利,這是常識;所以,各派修士時有進獻丹藥,賄賂王庭這是有的,但若停留此處成為專職丹師,沒人會願意,都是至少元嬰境界的大修,孰輕孰重,沒人會犯糊塗。


如果伽藍所說為真,這燕二郎反其道而行,就僅僅是為了逃避軒轅的追索麽?


李績帶著一肚子疑問而來,走時帶著一腦門漿糊離開,這該死的外劍,搞出這麽一個讓人無處發力的麻煩來,真正讓人惱火,他現在有些後悔當初答應下無疆的要求,這事比想象中更為棘手。


浪費時間!浪費感情!浪費精力!


送李績出門,言喻和冷璿回到內室,言喻的麵色有些不虞,


“師妹,你方才那句話很是不妥!這是誘他擅闖王宮!咱們隻能提醒燕二可能是丹師,卻不能斷定他肯定在王宮,會出亂子的,你知道麽?


我伽藍與軒轅,萬千年來從未有過大的爭端瓜葛,這一方麵是我伽藍低調,另一方麵這也是門派的既定戰略--不與劍修道統撕破臉,妄起幹戈!


你這麽做有誘人之嫌,我就不明白,師妹你這麽聰明之人,僅僅因為連盧師弟,就會如此失去理智?


我需要一個理由!”


冷璿卻不怕他,同為元嬰後期,也不互為統屬,不過是結伴而已,伽藍神喻內部派係林立,也是亂得很的,


“不是獨闖,也許另有借用呢?


師兄,有件事你可能還不知曉,土著王宮內近日可能有變,爭奪大位越演越烈,雙方都在暗中尋求修士的支持,畢竟哪怕有元磁射線的影響,我修士戰鬥力也不是他們那些戰士能比擬的,


這就是機會,我想那個劍修若真想探查王宮,也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


言喻有些無語,他沉於內秘,對鎮守修士上報的這些情況還真沒太注意,但他仍然堅持道:


“不夠!”


冷璿就歎了口氣,這個言喻師兄啊,真正是一根筋的倔,


“師兄,你若一定想要知道,師妹也不瞞你,還請莫要為小妹的隨性生氣,


這個李績,我對他做過詳細的研究,此人雖談不上好色如命,卻是嗜好奇特,一好肥女,二好私-娼,還是凡俗世界最低級的地方!


我修真女修,誰不以骨骼為美?纖瘦為態?他敢逆其道而行,就要承受主流審美的報複!


我知道這個理由在師兄看來很牽強,不過這就是我心中所想,還請師兄容我放肆一回!”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