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宜春居
loading...

宜春居,就是傳須下界伽藍神喻在淘寶星上的據點,前店後居,不待外客;這裏是鬼市中少有的一些常年有修士鎮守的大店鋪,門中元嬰眾多,一人來待個十年,既能滿足自己收集的需求,又能替門派看鋪子,一舉二得,這就是家大業大的好處。


店夥計遠遠坐在一旁,也不起來招待客人,這是個本地土著,神在賜給他們誠實的同時,也賜給了他們懶惰,他們就沒有熱情推銷的時候,一副愛買買不買滾的態度,整個鬼市都這個德性,也不單隻他一個。


李績也不見怪,入鄉隨俗,掏摸出一瓶酒跺在櫃台上,“我要見言喻道友,你替我傳一聲,不管他見與不見,這瓶酒便是你的了!”


那夥計立刻起身,也不進去,一邊斜著身體注意這人有沒有手腳不幹淨,一邊掀開內室門簾吼道:


“言喻老爺,外麵有位客人找你!”


風格很粗獷,看在他們忠心的份上,修士們也沒人在意這些小節。


很快的,言喻從內室走出,看到李績,有些驚訝,在他心裏,這個驕傲的軒轅劍修是絕不會輕易踏上別家大門的,今日前來,有些意外,但嘴上卻絲毫不帶異樣,


“哦,小友來了,正好,我正沏了一壺新搞到的靈茶,小友也來嚐嚐!”


茶室中還坐著二人--小師妹冷璿,和另一位陌生修士,不在六人之中,對李績的到來倒是波瀾不驚,幾人分賓主坐下,這樣的感覺,這樣狹窄的地方,他們這些各自獨居洞府的元嬰修士已是很久沒有體驗了,


茶分幾巡,人家不問,李績也隻好自己說,這求人之事,就得臉皮厚,他不是老爺,人家也不是仆人,可沒人小意侍候他,


“藏頭縮尾之輩,還蒙道友款待,心中實是不安,我來自青空軒轅,這名字麽,有些臭,所以不提;今日前來,是想借貴地人脈出一批雜貨,進一批寶材,我不精於商務,在外淘換太也吃虧,不知可否借寶地打一周轉?”


李績的意思,就是找宜春居的人代購,他們這些久處淘寶星的大店鋪,渠道手段人脈,都非他個人能比,哪怕他殺名赫赫,在這裏也是無用。


言喻一擺手,“多大的事,小友你把生意給我,就是我的客人,賺靈機的機會誰不想要,卻無須如此客氣!”


話說的很漂亮,也很符合李績的心意,他又不是不讓人賺取差價,隻不過太黑的話,他也不想當這冤大頭。


於是拿出那份清單遞過去,言喻則直接把單子給了那名陌生修士,“老八,這些東西你熟,你來看看,不要藏私,這位可是咱們的軒轅好朋友!”


那修士明顯就是這一輪鎮守淘寶星的修士,點點頭,拿眼一掃,已心中有數,


“四十七種,除去紀石,風龍脊骨外,其餘四十五種我都可在三日內淘換來,既是軒轅的朋友,我湊個整,三百紫清,道友以為如何?


那紀石,風龍脊骨,市麵上是沒有的,不過也難說誰家有沒有藏貨,我放出風去,想來有與沒有,幾日內也會有個大概。”


李績拱手稱謝,“如此,有僭了。”


價格很公道,或者說,宜春居基本沒賺他什麽,李績也沒覺的有什麽不好意思,人都來了,反正也是欠一份情,也無所謂多少了,伽藍神喻這個門派,在星係內很低調,雖然低調並不意味著沒追求,但他也不能僅僅因為不了解就拒絕他人的美意,在星係中混,也不能隻結交劍修,或者坤修,強大的法修才是主體呢,


修士嘛,誰沒幾個操-蛋朋友呢?


一客不煩二主,既然已經麻煩了一次,也無所謂再來一次,把納戒清理一下,既能騰出空間,也能回些靈機,象這種贓物,也是店家的最愛,因為能賺出差價來。


“這些納戒中所藏,具體價值我也不清,市場行情我也不懂,還需勞煩道友點檢,勿須太過精細,反正也來的容易,總要讓貴居有個賺頭才是!”


金丹的納戒沒好意思拿出來,也賣不起價,便隻是些元嬰的納戒,這些年他也沒少shā're:n,雖然大部分都會隨人自毀,但也總有漏網的,比如西塞……


幾十個納戒滾在茶幾上,看得伽藍三人眼眉直跳,什麽叫來得容易?shā're:n放火搶劫!隻看這些納戒大部分形製規格標記俱各不同,顯然來自不同界域不同門派,他們眼很毒,一眼便能認出有十字星的,高昌鬼的,傳須下的,鼎新的……


這得是殺了多少人才會攢下如此多的納戒?考慮到納戒帶自毀的占絕大多數,三人不由得一股涼氣直透腦頂,再想這人自稱名氣在左周環係有些臭,其人到底是誰,似乎也是呼之欲出?


在打開西塞的納戒時,這名鎮守修士的手都有些發抖,這可是真君的納戒,哪怕是陰神真君,對他們來說也是高山仰止的存在,而現在,真君的東西卻堂而皇之的擺在自己眼前,任由他點檢,這其中意味著什麽,想一想就覺的可怕。


同樣的一個人,仍然的滿麵笑容,但李績此時在他眼中,已不是個前來尋求幫助的普通修士,而是一頭來討水喝的大蟲,他喝飽了會做什麽?


言喻道人在一旁也坐的有些尷尬,本來他在這個軒轅劍麵前還是很有自信的,如此刻意交好也不過是隨手而為,算是積一份遠緣,也沒打算能真正得到些什麽,卻誰知自己的運氣也不知是好呢還是壞?竟結交了一條大蟲,他倒不擔心這大蟲會對伽藍修士怎樣,問題是結交此人之後,可不僅僅是結識了一位戰力彪悍的強手,還有無窮無盡的麻煩!


這就是傳說中的葉公好龍吧?怪不得此人一直不肯自報姓名,他真說了,自己還真未必敢繼續下去!


為掩飾心中的不安,他也加入了點檢的行列,然後,他便注意到了那名真君的納戒,


西塞真君,無上真君!這人他是知道的,一貫老奸巨滑,獨自守護刀鐮星上千年,經曆了襲擾無數,依然屹立,卻不知怎麽就得罪了這大蟲,就被斬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