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7章 新廣成
loading...

吾為劍狂的反應就要慢些,直到此時,他才感覺到某冥冥不可說之處,隱隱有雷霆相聚,


“你這是,軒轅的雷霆秘劍?”


李績遺憾的點點頭,“可惜,這家夥鬼精,還是跑掉了!”


劍狂自嘲的一笑,“一個化身而已,鬼修行事,便是這般的不要臉!撿軟的捏,遇強的跑,也不稀奇!


倒是你這小子,手段不少,這手雷霆秘劍第三重境,我也聽大象說起過,非天賦者不能修習,正是鬼修的相克!


它倒是知機跑掉了,你若是劈我,我恐怕都不能發現呢,這是,修到至高的斂雷之境了?”


搖搖頭,李績平靜道:“未曾,真到了至高的斂雷之境,那鬼影也不能發現,這最後一步我已停滯了很多年,卻是不好跨過!”


兩人繼續趕路,李績這手從頭到尾都未發出的雷霆之劍大出劍狂意料之外,這讓他明白了這個年輕的軒轅劍修,私底下的手段恐怕遠不止明麵上所表現出來的,他隻是想驅離這個鬼修真君,這小子就直接想斬殺了事!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颯遝說得對,這年輕人的真實實力恐怕絕不在他兩人之下,所以對颯遝最後的送劍之舉,他也算是有了些明悟,颯遝,自己的老朋友,在某些方麵的眼光,憑直覺的猜側卻要比他冷靜的分析更準確呢。


李績在飛行中,伸手按了按背上暴燥不已的金星,年餘的相處,也讓他大致摸清楚了這個小朋友的脾性,衝動易怒,遇戰則狂,和颯遝攪在一起真正是絕配,也不知是劍影響了人,還是人影響了劍?


就在方才金星的衝動中,一絲極異樣的感覺影響了他的雷霆秘劍,否則以他修練雷霆秘劍之久之深,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讓那鬼修化身跑掉的,能不能直接斬滅不知道,但斬個重傷卻是沒有問題。


那絲極異樣的感覺便是--毀滅!


即使颯遝已死,他的毀滅劍意在金星中依然有所殘留!這讓他很好奇,如果自己不在,那麽五行劍丸中會不會遺留下殺戮劍意?


他能感覺得到,金星劍靈的氣息在一天一天的衰弱,而暴燥的脾氣卻在與日俱增!如果到了臨界的那一天,該怎麽辦?


兩人各懷心思,在沉默中飛行,三個月後,終於開始接近新廣成界的領域。


吾為劍狂慢慢緩下速度,遙望那片璀璨的星河,感歎道:“我自進入宇宙,數百年來,還未進入過任何一個他界,你運氣好,有機會去到新廣成領略異界風光,好好珍惜吧!”


李績平靜不語,由得吾為劍狂抒發情懷,他知道這不是劍狂在嫉妒,作為一名在左周環係長柄區域浪蕩數百年,殺人無數的老劍修,哪個界域沒有無數的仇人在等著他?尤其是藍海界和新廣成界緊鄰,更是糾纏瓜葛無數,李績這樣麵生的進去可能無事,他這樣的進去容易,怕就是出來難些!


“四百年前我與颯遝就是在這裏相識,不打不成交!然後便開始了數百年的隨心之旅,後來又加入了大象;其實在我們三人中,大象才是真劍修,自控更強,所以他證得真君!而我們,沉迷於殺戮快-感久矣,已無法自拔!


聞知大象成君後,其實我們也都有過動搖,這樣的修行之路是不是該一直堅持下去?劍修,除了以殺證道外,就真的再沒有其他更純粹的方法了麽?


可惜,我們誰也沒有首先開口!習慣是種惡習,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去打破,打破延續了數百年的修行習慣!


我們都在等,等對方發生變化!這仿佛是一場比賽,比的是誰先堅持不住,那麽以後在一起時,就有了取笑對方的笑柄,很可笑,是麽?堂堂元嬰,就因為可笑的麵子,還是生死與共朋友間的麵子,就在錯誤的道路上堅持!


必須要佩服大象,他是第一個退出的!他放棄了麵子,而選擇了由心,所以他的成功沒有僥幸!


而我們,卻直到失去了朋友,才徹底明白過來!”


吾為劍狂看向李績,認真道:“所以,不要去無謂的殺戮!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心智!魔修那一套,並不適合真正的劍修!


颯遝一直嘲笑軒轅不純粹,標傍嵬劍山的專一為外,蒼穹劍門的隻精於內,但他所謂的純粹真的是對的麽?


純粹隻在於心,又何必執著於內外?從這一點上來看,也許是軒轅劍派的路更合適的吧?


誰又知道?”


吾為劍狂一通發泄,隨即飄然遠去,李績也不知道他是會繼續他的殺戮之旅,還是收心衝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道路;他李績是以殺證道的劍修麽?他從來不這麽認為,他覺得自己象小白兔一般的無辜呢!


新廣成界,是左周環係界域中一個很特別的所在,在十數個紀元之前,這裏其實是叫廣成界的,曾經有過一段輝煌的修真曆史,然後象所有的修真界域一樣,靈機慢慢渙散,修真不在,凡世鼎盛。


但奇怪的是,在數個紀元前,靈機又重新回到了這個界域,重新滋潤山川河流人類,修真界再次開始了蓬勃的發展,雖然再未達到遠古之前的那種靈機強度,但維持一個修真世界卻是綽綽有餘,界域煥發了青春,於是人們把這裏稱之為新廣成界,以示區別。


至於為什麽會如此,沒人能說的清楚。


李績辨明方向,一頭紮入新廣成界的領域中,卻並不為自己非新廣成出身而擔心,因為,他擁有颯遝的天地橋。


在青空界的領域,每個來自青空的修士都有一個足以辨別身份的應答靈器,這是青空的方式,卻不是所有界域的方式;就象新廣成界,他們通過更直接,更高明的手段來做敵我識別,僅僅依靠修士的天地橋就可做到。


不得不說,這樣的方式是比青空界更高明些的,雖然並不意味著新廣成的修真水平更高,但他們悠久的修真曆史也確實給他們帶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在某些方麵,他們更有底蘊!


有吾為劍狂的提醒,李績不需為身份的問題擔心,否則他一個區區元嬰修士,宇宙中墊底的存在,又怎麽可能輕易去到另一個界域的領空大搖大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