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5章 兩敗俱傷
loading...

這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局。


單從損失上來看,無上道德真宗無疑更失敗些,十五名修士,其中過半是無上修士,外加一條寶船,換了颯遝一條命。


看著宙行寶船緩慢而堅定的滑向黑洞,黑曜欲哭無淚!


拉不回來了!任何物體,一旦進入黑洞的引力場,就再無挽回的餘地!


是那個軒轅劍修幹的!


這次完美的計劃,準備了數年,結果卻毀在了一個他們未曾注意的小角色身上!


“師兄!我已下令撤回,再搜尋他們毫無意義,當結束為宜!”


黑石依然恭敬,但現在主事的已換成了他,而不再是黑曜,從寶船滑向黑洞起,黑曜就失去了他的主事權,他的賭-博失敗了。


沒有寶船上的清光陣,就無法搜索至暗星雲,而且,他們已失去了最開始的心氣,沒人願意再繼續下去,與其在這裏浪費時間,不如當斷則斷。


無上道德真宗在左周環係確實是最強盛的宗門,可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可以在宇宙為所欲為,自封鎖小腸盲道出口那一日起,距今已近十日,消息也必經那些離開盲道的修士傳播開去,拖的太久,引來眾怒就很麻煩。


這裏是最繁忙的航道,過往修士集中,不可能長時間封鎖。


黑石做了他自認為正確的選擇,他可不會在他師兄豪賭的道路上堅持下去,擺在他們一眾師兄弟麵前的,是回去後如何向宗門高層解釋為何會損失宗門僅有的三艘寶船之一,這才是真正讓人頭疼的,


………………


李績在大,小盲道接口處停了下來,躲在至暗星雲中,他也能勉強感覺到有成群修士從小腸盲道口方向飛來,於是他知道,無上修士準備撤了,鼎新界在大勺之內,所以他們回返的路徑是大腸盲道口。


這幾日,吾為劍狂很少說話,神情落寞,失去了摯友對他打擊很大。


李績沒有嚐試勸解,不需要!


“我們從小腸盲道離開,盲道外有顆暗星,適合休整,我恐怕會在那裏休養些時日。”吾為劍狂提議道。


李績是不太所謂的,原本他的目的就是繼續在前往淘寶星的航道附近尋找靈機,現在看來,一為踐颯遝送劍之諾,二為受傷的吾為劍狂安全計,他都不可能獨自離開。


為什麽颯遝臨終前要求他,而不是老友劍狂為之送劍?李績也有些不明所以,不過這也不是多為難的事,多跑一趟,見識下新廣成界的風光也不錯。


“你應該把金星背在背上,它跟隨了颯遝九百年,斬人無數,不應該留在納戒中渡過最後的時光!”吾為劍狂看了看李績,輕描淡寫道。


李績想了想,遵從了劍狂的建議,取出金星,背在背上,可惜,劍匣已毀,隻能裸背。


颯遝這輩子就修了這一把劍,劍靈早生,和內劍一脈的劍丸一樣,劍靈是永遠不會認第二個主人的,哪怕颯遝臨終前把金星托附於他!


沒有了主人的相伴,沒有了劍匣的滋養,金星劍靈會在未來一段時間內慢慢褪化,消散,最終會恢複成一把凡劍,除了劍的材料仍然珍貴外,靈魂不在;即使以後它有了第二個主人,要重新煉化這枚外劍,其難度也會遠比煉一把從未產生過劍靈的外劍要艱難的多,


越好的劍,越是如此!


所以劍狂建議他背著它,未來一段時間,可能是金星劍靈最後接觸宇宙,接觸外界的時間;如果把它當成一個生命,一個戰友,它有權利呼吸自-由的走完生命最後一段旅途,而不是被放進黑暗冰冷的空間納戒中。


兩人繼續在至暗星雲中停留半個月後,才飛出星雲,向小腸盲道出口飛去,一路上也有遇見其他修士,以過路為主,也有鬼鬼祟祟企圖在大戰結束後的戰場撿便宜的,兩人都未多事,一路直飛,出盲道口向宇宙深空飛去,再未回頭!


這是一段沉默的旅行,無話可說,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對無上修士來說這是一次失敗的行動,對他們來說這同樣是一次失敗的抗爭,這不是單純比較損失人數多少的問題,颯遝殉劍,就是失敗!


在吾為劍狂的帶領下,兩人偏離航道向深空飛行,一個月後,來到一顆被暗色冕環圍繞的中型星體,因為環冕幽暗,本身也無靈機,對高速掠過的修士來說,這樣的荒星體很容易被錯過,


“我和颯遝在各自界域時也無法互相聯係,所以每次進入深空,我們都會在此留下特殊的印跡,作為彼此會合的線索,隻是,以後怕是用不到了。”


吾為劍狂平靜道:“我們下去吧!”


讓李績大為意外的是,暗色環冕下的這顆星體,卻與從宇宙中的視角看上去的截然不同,雖然沒有空氣,但整顆星體被藍冰覆蓋,冰冷中卻透著華貴到極致的美麗。


藍冰層在漫長時間的互相作用擠壓下,堆砌起無數各種各樣的形態,冰山,冰穀,冰河,冰林,壯觀而絢麗,


“颯遝特別喜歡這裏,常說如果有這一天,葬在這裏便是他的心願!”


兩人來到一處冰湖,純淨的好似放不下一絲的塵垢,吾為劍狂用飛劍在冰湖深厚的冰層上挖了個深坑,放進颯遝的半截身體,掩埋……


做好這一切後,吾為劍狂看向李績,“我需要大概一年的時間才能調理好傷勢,你呢?是現在就啟程去往新廣成界?還是別有他事?”


李績搖搖頭,“暫時也沒有特別重要的安排,我會在附近找找看能不能尋些靈機,一年後等你傷勢痊愈後再去新廣成,有前輩帶路,要省不少事。”


吾為劍狂一笑,“你卻無需為我擔心,便是有傷,在這裏也沒人能傷害到我!


如果隻是為尋靈機,我這裏倒是有很多玉清,我和颯遝很早便隻吸收紫清了,留著也是無用,你拿去吧!”


吾為劍狂一抖納戒,上千隻盛有玉清靈機的玉瓶浮在空中,這是他和颯遝多年的積蓄,他們的境界現在隻適合紫清,所以順手采下的玉清便一直留在手裏,在宇宙中,這就是貨幣,是硬通貨!


李績同樣一抖納戒,放出五十隻紫清玉瓶,“交換吧,各取所需,說起來這樣的比例我是占了大便宜呢!”


吾為劍狂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倒是個不肯占便宜的性子,也好,便是這樣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