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6章 星雲黑手
loading...

作為打架打老了的二個劍痞子,他們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三次攻擊,這是絕佳的時機,對方八名修士,數息間就被斬了二個,心態有些亂,攻擊有些緩,誰都在猜下一個是不是自己,所以都偷偷往自家身上套防禦手段,


還是選擇了一名無上修士,兩個老東西對人性非常了解,把無上修士殺垮了,其他人不戰自散,真要一個個的殺,得累死他們兩個!


吾為劍狂這次使用的是離魂殺劍,這是蒼穹劍門獨特的魂殺之劍,方才不能用,因為對手攻的太急,現在使來卻是正當時!


離魂殺劍在前,颯遝的湮在後,依然淩厲,依然隻殺了個化身……依然真身遁出時,詭異的倒下,仿佛有把無形的劍,在點刺這些逸出的真身,


颯遝哈哈大笑,神識夥伴,“這特娘不就是軒轅的空躍殺劍麽?大象那家夥,什麽時候練成這種偷偷摸摸的把式了?”


吾為劍狂作為正牌內劍,當然要比颯遝更了解軒轅的底細,


“不是空躍殺劍!是其元嬰版的咫尺天涯劍!這手把式玩得是真漂亮,空間而來,空間而去,隻見人倒,不見劍影!是不是大象還不好說,肯定是軒轅的劍修,這一點是錯不了的!”


兩人其實並不確定來者是不是大象,雖然確實是劍出軒轅,但與大象的路子卻是截然不同,他們和大象相交甚深,彼此間的劍術底子也是知之甚詳,要說證得真君就完全改變路數,這是根本不可能的。


那麽,就隻還有一個可能,是那名路過的軒轅小劍修?不過以他成嬰不到百年的根基,又怎麽可能做到這一步?那種空間暗殺之劍,不僅劍上穿透力十足,最讓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不露端倪!


正常的暗殺之劍,出現時一定會在對手的左近,擊殺後還會飛行一段距離,是不可能完全無影無蹤的!


象今日這般,暗劍幾乎是抵著對手的身體出現,直接在身體中湮滅殺機,那需要極高的控製力,對敵人出現位置的準確判斷,精深的空間領悟,完美的把控飛劍消散,這一切,連吾為劍狂自問都做不徹底,又何況一個新晉元嬰?


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多了個極具實力的幫手!雖然在麵對近五十名元嬰時,二個和三個其實也沒多大的區別!


兩個劍痞放棄了進入至暗星雲的打算,他們準備把當前的,還剩下的五名修士解決掉!


這個幫手肯定是隱藏在至暗星雲邊緣,借此為掩護偷襲出劍,至於他怎麽做到的在至暗星雲中長時間隱藏還不失去方向感,這是個技術問題,


他們要做的,便是把這五名修士牢牢盯在星雲邊上,這一切在開始時完全不可能,但現在,五個有些懵的修士已有了退縮之意,在劍修麵前退縮,就是取死之道!


二個老劍痞一反頹勢,吾為劍狂的劍氣長龍盡量卷住五人,點殺之責便落在了颯遝和那個神秘客的身上,再數息後,又有兩名修士隕道劍下,剩下的三名,再也不顧黑曜拖延的指令,紛紛各使手段脫離,再也不敢回頭。


劍修的劍光分化,終究不是結界,連結界困人都有時限,更不用說攻強於守的飛劍了,元嬰修士想跑,還是比較容易的。


正在接近的黑曜大為驚怒,本方修士連續隕落,事態驟然惡化,聚神細辨的他也終於發現了其中的蹊蹺--有第三把劍的存在!


隱藏者躲在至暗星雲中,這一點毫無疑問,但具體是一個人,還是數人?他卻無法準確判斷,單從發暗劍偷襲之人的實力來看,恐怕其能力並不在兩個老劍痞之下!


頭一個感覺便是軒轅的大象,但隨後又否定了這個推論;雖說宇宙之中沒有隻同境界才能交手這一說,但那是指哪碰到哪算的情況,象無上道德真宗這次蓄謀已久的行動,十足十的埋伏,就寧可動用大批元嬰,也不會使用真君修士,否則又哪裏需要這麽麻煩?


歸根到底,修真界中還是認可同境界相爭的規則,認為這是促進修士進步的一個重要因素,是每個修士都必須經曆的,如果故意壓境界相殺,那就是純粹的殺戮,超出了理智爭鋒的範疇;你能派真君殺對方元嬰,對方當然也可以,彼此報複升級,最後扯出全部家底,老祖紛紛上場,這是沒有頭腦的舉動。


其中尤其是劍修門派,天性高傲,從來都不會故意的尋人弟子以大欺小,當然,你命歹在茫茫宇宙正巧撞上對方大修,還不知死活不知躲避,那被宰了也怨不得人。


更何況,此次行動十分的周密,隻有無上高層和黑曜等幾個主事修士知曉,其他的人,便隻有贔屭盛會結束後踏上歸程時才被告知,軒轅劍修又有何能提前埋伏於此?


雖百思不得其解為何這裏會埋伏個劍修,但黑曜並不覺得自己會失敗,三個劍修和二個,在四十名元嬰麵前還是不夠看,不管他有多麽的驚才絕豔,圍困已成,還能跑到哪裏去,真鑽進至暗星雲不出來了?


必須殺死這三個劍修,現在已經損失了六名同道,其中三名屬於無上,如果不能達到目的,他不知回去後該如何交代!別人會問他,你帶人去深空,是去給人送人頭的麽?


唯一讓他心裏不安的,是那個躲在星雲中的偷襲者,讓他不安的不是他的飛劍,而是他能在至暗星雲中自-由移動的能力!


如果隻是躲在星雲邊緣放冷劍,具有一定的破解星雲對修士神魂影響的能力,那還好辦些;如果他能在星雲中自-由穿行,那才是個災難!


因為這意味著,他們的包圍毫無意義!


怕什麽,就來什麽,一縷神意傳入兩個老劍痞的意識,


“這裏,這裏,先躲進來再說!抓住繩子啊!晚輩在這裏麵也是個睜眼瞎,真跟丟了,咱們可誰也找不到誰!”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