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9章 紅塵千丈[銀盟加更12/10]
loading...

問道,終究在持續一個月後結束,


每個人都有收獲,人要學會感恩,不管贔屭盛會目的何在,你來這裏白吃白喝白聽白學,換個地方,哪裏找去?


大廳正中-央,掛起了一副巨大的畫卷,正是贔屭古船上最著名的紅塵千丈圖;顯聖曾在好友間戲言,紅塵萬丈,遊戲人生,我有一卷,雖不能描其全,但千丈是有的,指的便是這副畫卷。


這是一件品質遠在道器之上的靈物,是否已達到後天靈寶的層次誰也說不清楚,它的特別之處,在於能拉人入畫,品嚐百味人生;重點是,不僅僅是拉一人入畫,而是能拉多人,甚至把在場全部一千一百零九名修士全拉進去也不在話下!


其後在畫卷中的紅塵演變,就是顯聖尊者也不能控製,純粹靠修士在其中自身的推動,是真正的紅塵,而不是被人控製,可以更改的人生,整個畫卷的走向隻取決於進入畫卷修士的選擇。


紅塵千丈圖所描繪的人生並不是固定的,可能是修真世界,也可能是凡俗世界,甚至會是妖魔鬼怪的世界,曾經就有一屆盛會,大家被拉進去後發現自己都變成一座妖山上的飛禽走獸,成為妖兵甲妖兵乙的角色,由此而生的演變真正是妙趣橫生,笑料百出,讓人忍俊不禁,


贔屭盛會自有紅塵千丈圖這項保留節目以來,數千年還未重過樣,所以這次大家進入後會是個什麽情況還真的不好說。


最終各修士在紅塵千丈中的表現,和他們達到的程度,就是評定他們道心潛力的標準,贔屭古船的寶庫,將為優秀者洞開!五衰境修士的私庫,想想都讓人向往呢。


………………


“你這贔屭古船上的寶貝,我最中意的,便是這紅塵千丈,真正是道盡了人生中的酸甜苦辣,諸般感受,讓人癡迷,可惜,我是進不去了!”


成朱道人打趣道,紅塵千丈的發動,需要較長的醞釀時間,可不僅僅是法力靈機的問題,它更多的會牽渉到人心,而人心,是最不可測的。


顯聖尊者微微一笑,“道友看上我古船上無論哪一件器物,皆可拿走,偏偏這紅塵千丈不行……這幅圖,我研究了數千年也沒完全弄明白其中的關竅,已有一絲神性,渺不可測……小家夥們進去倒是無妨,你堂堂一衰修士進去,我怕紅塵千丈根本就帶不起來呢!”


顯聖這是大實話,凡類似的礪心幻境陣圖,對進入的修士人數,境界都有嚴格的限製,成朱進去就一個結果,小馬拉大車,跑不動!幻境陣圖不僅不會自如運轉,反而會被修士帶起節奏,那就完全失去了紅塵問心的意義。


“我觀左周環係局勢,在芸芸宇宙中還算平靜,這其中顯聖道友你是居功至偉的;我從外係來,周邊星係皆有亂象隱兆,十分讓人擔憂,便如那小修所問之玲瓏,堂堂上界,也陷於危患而不可除……”


成朱道人這數百年來一直在宇宙中遊逛,對原本平靜的宇宙修行界亂象將起十分的敏感,他們這樣層次的修士在宇宙亂起時也是無法置身事外的,也要各自承擔自己的那份因果,誰也別想輕鬆。


“你心已亂!”


顯聖是很明白自己這位老友的心思的,象成朱這樣的散人,在宇宙動蕩中的處境可沒有那些小修想象的那麽安穩;


一衰修士是個很尷尬的層次,界域放不下,宇宙又嫌大;摻乎吧,能力所限,不能獨擋一麵,而且沒有師門界域的幫助,不摻乎吧,你又能躲到哪裏去?


元嬰修士可以不太在乎宇宙大事,他們的重心一半在宇宙近空,一半還留在界域內;五衰就不行,別說成朱,就算他自己這個即將走出五衰境的大能,又何嚐不是如此?


每一次的宇宙亂象,都是對他們這樣境界的修士一次變相的天劫,避無可避!


他近萬年來一直苦心孤詣的拉攏這些有潛力的元嬰修士,不就是想在未來一旦有變時,能從中得到些助力麽?如果其中能真正走出來幾個強力的,也不枉他近萬年的付出。


“宇宙大勢不可逆!這也不是你我這樣的能改變的,自有該操心的去操心!做好自己,等待,如此而已!”


………………


玄元終於有了機會來到李績的案前,問道結束,紅塵未定,這段時間比較空閑,修士們各自放鬆,是難得的交流機會。


“那人是怎麽回事?她到底是男是女?你們兩個,是不是對人家做過什麽?”李績疑問道。


玄元幹笑兩聲,“天地良心,我們哪敢對她做什麽呢?打起架來,比男人都凶的男人婆!我們隻不過見她一人孤身行走比較可憐,就哄了她去幫我們對付幾個仇家,呃,就是打劫……


她是女子這個是沒錯的,不過錯就錯在,她似乎想做個男人?”


李績也懶得和他撕掰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屁事,隻是有些好奇,這種事在他的前世並不稀奇,甚至在某些地區還很普及,不過這男人想作女人還有途徑可尋,這女人想作男人嘛,就有些難度了!


“她落到如此地步,對你們兩個是有怨言的,連帶著對我也是愛搭不理的,這可如何是好?”


玄元也沒什麽好的辦法,“六五五四這人,心還是軟的,要不,鴉哥你多求肯他幾次?”


李績無奈的搖搖頭,他哪有這時間耗在勸說一個女人身上?除非心甘情願,否則強逼之下,她給你說個反方向,或者什麽危險的星域,你去還是不去?


這種事,不能用強,總得教她心甘情願才是。


“這什麽紅塵千丈,是怎麽回事,有什麽章程?”


玄元回道:“鴉哥你也知道的,我和幽寰來這裏時間不長,平日裏侍者之間也很少交流,所以有關紅塵千丈的一切也都是道聽途說,並不一定準確,你心裏須得有數。


這東西啊,就是個幻境陣圖,隻不過幻景之深,誰也無法獨自跳出罷了;你看現在的紅塵圖上,諸般人生正在逐漸生成,待其穩定之後,現場這千來名修士就會魂入紅塵圖,代替圖中的諸般人物生存,經曆一番紅塵風雨,


有一點鴉哥須得注意,一進圖中,前生記憶盡失,你不再是修士,也不是元嬰,沒有功法,也無有劍術,你就是圖中那個人,隻能按照他的人生軌跡去發揮,憑本能做事,隻要醒轉,是立刻會被踢出紅塵圖的……


至於評判標準,這個隻能看顯聖尊者的標準,別人是幫不得的,但想來你在紅塵圖中混得越好,評價就應該越高吧……“


李績若有所思,“你的意思,這副圖看的,就是每個人的本心了?依本能做事,誰也摻不得假,作不了怪?”


“正是如此!”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