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 三屠[銀盟加更10/10]
loading...

兩人又繼續喝悶酒,一壺盡時,那鷹目道人把壺一擲,


“今日酒興已盡,殺興卻方起,然贔屭附近千萬裏內卻動不得刀兵,可惜,可惜……”


說罷,自顧離去,


粗豪漢子也站起身,“酒壺便送與你,也算個念想!


古船之,法修之眾,對劍修多有針對!你成嬰未久,卻不好強自爭勝,當隱忍為先!


尤其是那無道德宗,往日吃你大象師叔苦頭不少,恐怕這因果是要著落在你頭的!你也不要抱怨,既學了劍,這一切便終究避不開!唯自強耳!


出去後也別說和我等兩個相識,不說還好,說了怕更壞事!


哈哈,我輩劍修,孤獨一人,仗劍寰宇,唯痛快一戰耳,又何懼哉!”


也是轉身而去,毫不留戀,至於李績的姓名,他們的名號,是提也不提,端的瀟灑無羈。


但李績是知道他們的,大象和他提過這兩個人,未必是好人,正常人,卻是真性情;當初大象和這兩個家夥,是真正在左周環係攪起過一片風浪的,號稱左周三屠,一狂,一鬼,一畜牲。


一狂說的是藍海界蒼穹劍門的吾為劍狂,一鬼是新廣成界嵬劍山的颯遝道人,一畜牲指是是自己的師叔大象;李績心其實是很好的,以自己這麽多年的接觸了解,一貫溫和厚重,君子風範的大象為什麽被稱作為一畜牲?不可能單單是因為一個道號吧?


但現在他還不敢直接問大象,怕挨揍!


私下裏,他其實是很想和這兩位前輩劍修過過招的,尤其是颯遝的外劍!他很想知道連大象都讚不絕口的嵬劍山外劍一脈是個什麽風格?他們又憑什麽如此看不軒轅的外劍,並自認為和內劍都能平起平坐?


聽大象私下裏說,這個颯遝平生隻修一把劍!那到底是一把什麽樣的外劍能犀利如斯?不懼損毀,不沾外魔,不受侵蝕?


宇宙之大,劍修也不足單單軒轅!


目前為止,他所知的有關劍修的傳承便已不少,玲瓏界的劍道,神秘的劍庭遺址,龍域的天龍劍府,這是離得遠的,左周環係便還有兩處傳承和軒轅並列,蒼穹劍門和嵬劍山,也不知道三家起來,誰更純正,誰更犀利?


但它們有一點卻是共通的,那便是傳承艱難!這一點,看方才兩人的語氣表情能猜出。


天道公正,如果劍修也和法修一樣的泛濫,這方宇宙,還會有其他的道統存在麽?


………………


十日後,贔屭古船空的衝微星驟然噴發,燃燒如炬,成為周邊空域最明亮的那一顆,贔屭盛會,也由此拉開了帷幕。


古船心的巨大空間,仿佛能裝下山一般的空間,一千一百零九個玉質條案,憑空懸浮在這個巨大的空間,案空無一物,每個條案後,是一名修士的位置。


李績總算是搞清楚了這次參與贔屭盛會的元嬰修士人數,一千一百零九名!


條案的排列看似無序,其實卻遵循著某種古老的星辰規則,環成一個巨大錐形立體環帶,無論你選擇坐在哪一個條案後,都不會有尊貴,或者被輕視之感,


不以界域,門派,道統,實力,老幼,尊長區分,能把千來人安排的如此的平等公正,沒有下尊卑,也不是件簡單的事。


眾修士隨意入場,各安其座,總體來說,還是同一界域,門派的,聚在一起的多些;但也有少數離經叛道的,偏偏要擠在對頭之,如吾為劍狂,颯遝,在鼎新界無道德真宗聚集的位置各占了一個條案,大咧咧的,無視周圍百道憤怒的目光。


李績也沒在青空修士群找位置,他來得有些晚,撿空便隨便找了個空出的條案,正好便處於鼎新界的方,這不是偶然,實際,大部分修士都是不願意和這左周環係的修士擠在一處的,所以,別的區域擠的滿滿登登,也無宗的周圍還有空餘。


也沒多少人注意他,除了青空界的,在左周環係,李績還是粉嫩嫩的新人,修為一般,實力未顯,為人,也似乎很平和?


主人還未到,大部分都盤腿靜默,閉目養神,李績卻是有些不耐這種場合,他有個習慣,見到桌子條案,總想著擺滿美酒佳肴,胡吃海塞;他自己的空間沒有條案,所以也想不起來吃喝,現在此情此景,他才忽然想起來,有多少日子沒有吃肉了?


宇宙空闊,罡風凜烈,沒有心情,但現在麽,也不能這麽枯坐傻等吧?方才有侍者通傳,顯聖尊者有遠客來訪,來的要稍微晚些,對五衰大能來說,他們的稍微晚些,這時間還真不好界定。


納戒,有幾個是常年備有美食的,以肉類為主,放在空間也不會變質損壞,修士腸胃了得,也不懼放了這麽久的僵屍肉,左右無事,便取了些擺滿條案,大嚼起來。


他不覺得這樣做有什麽不禮貌的,雖然大部分修士都在靜坐,可也有少部分或交談,或觀書,或畫符,或睡覺,甚至還有個在修腳指甲的,修士性格,千百怪,最難統-一,有俊的,有醜的,有儀表堂堂,風度翩翩的,一定有邋蹋不修邊幅的;他吃肉喝酒雖然不雅,但再是胡鬧,總那個修腳指甲的強些吧?


李績在這大吃大喝,所有修士都能感覺得到,大部分不以為意,青空眾則暗自慶幸這廝得虧沒有和他們坐在一起,否則大家跟著丟人;但這些人,卻有二道目光格外的淩厲,隱含殺氣,


李績歎了口氣,果然,吃獨食是遭人恨的,於是又從戒取出兩大份吃食,熏烤蒸煮什麽都有,再加幾甕青空烈酒,向無道德真宗修士所在扔了過去,


門派既名道德,那其一定是道德之人,最起碼在外人麵前,這份道德之象要拿捏十足,象這種場合,仙酒一壺,果一盤是他們的標配,有如何見得這般醃臢的葷腥?


當然,李績也不是丟給他們的,而是坐在一群道德君子之的兩個真小人,


吾為劍狂和颯遝虛空招引,吃食美酒懼各入案,他們在宇宙深空混跡的時間可要李績長的太多,存貨早已七七八八,也沒李績這吃貨這般的準備的這麽周全,此時見到美食當前,那餓虎吞狼之勢,李績還囫圇了許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