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遺跡
loading...

宇宙,也有人類留下的痕跡--遺跡。


這是一塊近似矩形,長不足三百丈,寬僅二百丈的隕星薄片,也許說隕星都是高誇了它,隕石更合適些。


異的是,在這麽狹小的空間,數十棟造型各異,古樸大氣的飛簷殿堂,黑岩樓閣聳立其,布局合理,二橫三縱,勾勒出一副小型天外仙城的景象,讓人震撼!


是什麽人建築了這麽一處所在?他們建築的材料取自哪裏?他們的目的是什麽?是一個門派,還是一個家族,或者僅僅一名修士成了這裏?他們又為何離去?是人為,還是天災?


沒有留下任何可以判斷的線索!


歲月的侵蝕,凜洌的宇宙罡風,惡劣的環境……除了這些堅固的建築還傲然佇立,宣示著自己的存在,其他的,什麽都沒有!


李績是偶然發現的這處所在,他甚至也不清楚在這之前還有多少修士來過?有感於這片宮殿的古樸,他還是決定進去一探究竟,雖然他一向對這樣的探險也沒有興趣。


建築的材料很堅固,所以能經曆久遠而不倒,但即使這樣,牆壁也被消去了厚厚的一層,什麽字圖畫都沒有剩下,隻有一些浮刻還依稀留有當時的風采,但以李績貧瘠的知識,他也無法確定這樣的風格到底屬於那個界域。


荒廢的時間已經很久了,從材料的侵蝕程度來看,當在數千年以;可以想象,當初的修士們在建築這座宮殿群,遨遊宇宙虛空時,是何等的意氣風發,激昂宇宙。


可惜,宇宙並不屬於人類!


玄奧的機關?想多了!神秘的寓言?想多了!暗藏的隱密?想多了!獨特的傳承?想多了!


李績呸了一口,te:'mu:'d-i小說傳記看多了,在這真實的世界沒法活!


什麽是真實?真實是,te:'mu:'d-i什麽都沒有!


但他並不失望,他從來也沒把那些虛妄的腦補自擼放在心,這是個真實的世界,真實到如果你不努力,那麽餡餅一定不會砸在你的頭!


‘謹告後來者,李績到此一遊,毛也沒找到,早走早心安!“


李績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刻痕,強忍住一劍劈了這隕石的衝動,飄然遠去。


他需要更加努力的堅持自己的規劃,一步一個腳印的修煉每個能讓自己進步的領域,沒了金手指,他一樣能證明自己!


每個人都有金手指!


李績的金手指,現在變成了黃庭內景經,他元嬰的成長,每一分都其他修士跟艱難十倍,不僅是黃庭經的不靠譜,也是五行嬰遠超他嬰的吞噬能力,饒是他攝取靈機的速度遠超普通元嬰,但自身元嬰的成長仍然慢如蛙步。


現在才六寸嬰,進展龜速!


才飛出百十裏,他覺得有些不對,仿佛有一絲窺覷來自身後,於是放開六識,似乎在宇宙背景雜音捕捉到了一絲嗚咽……


宇宙是孤寂的,但宇宙並不寂靜!在凡人或者低階修士想來,深空宇宙應該是一種死寂的存在,這並不準確;事實,宇宙充滿了各種頻譜的背景雜音,凡人也許聽不到,但全開耳識的修士仿佛是一件全頻譜接收機,他會被這些無休止的,單調枯噪的聲音給煩死,所以,修士一般都會選擇性的開放耳識,放在人類可發出的頻段之,


這也是李績之前沒有聽到這聲音的原因。


當他把注意力集在耳識時,他終於聽清楚了,好像是一段歌謠,


‘宇之極兮,任我馳騁;宙之廣兮,我心無垠……感之念兮,斯人不在;神之傷兮,魂兮歸來……’


很傷感,很淒涼的聲音,但不是人類發出的,李績慢慢回轉身,向那座仙宮又飛了回去,他倒真想知道,到底是誰在那裏裝神弄鬼?


沒有那麽複雜,他很快便發現了一道虛幻的靈魂虛影,在荒蕪的宮殿群飄蕩,他有點怪,為什麽方才進來時,卻一點也沒注意到?以他的謹慎,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事。


這是一個宮裝美人的虛影,古典精致華貴的宮裙,絕美的容顏,卻在宇宙射線永無休止的穿透下變的有些扭曲,她的聲音也不是正常人類的聲音,而是靈魂異種獨特的精神波動,


“貴客遠來,妾虛幻之身,不能端茶敬酒,無以為敬,甚憾甚憾……”


一個會思考的靈魂?李績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個靈魂之體,他很好,這樣的能量形式,是怎麽在宇宙這樣惡劣的環境條件下存在的?


“你是誰?為何留連於此?”


那靈魂體抱了抱胸,仿佛有些不勝宇宙罡風的陰寒,


“本宮乃這片宮殿樓宇的主人,物換星移,物是人非,隻因一絲執念,才盤恒於此,不得消散……這是一個悲慘的故事,貴客可願傾聽?”


李績含笑點頭,“好聽的故事一定是悲劇,還請尊駕一一道來。”


女子悵然若失,幽幽道:“好長時間了,都碰不到人來傾聽我們的故事……


我們啊,七個姐妹,來自坤道離界,是一群誌趣相投,厭倦了修真界爾虞我詐,勾心鬥角的苦命人,又不願意淪為男人的附庸,於是結伴來了宇宙深空,


我們在這塊隕石建立了自己的宮殿,從遙遠的星體取來最堅固的材料,打磨每一塊岩石,在麵刻我們最喜歡的圖案,用陣刻之術把它們勾連成型,為此,我們足足花了數百年,我們叫它天外天……


我們在這裏修行,在這裏領略宇宙的奧秘,隨心所欲,再也不用為了利益而大打出手,


沒有白天,也沒有黑夜,隻有無數星辰陪伴,我們原以為能一直這樣直到永遠……”


李績感歎,“很美好!這可能是每個修士心裏都向往的吧?可絕大部分人卻永遠也走不出這一步。”


女子的聲音有一股抹不去的憂傷,緬懷帶著憤怒,憤怒夾著無奈,


“可這世界是沒有永遠的,也不是你想離開修真界的紛擾,是非不會來找你的,哪怕你躲到了宇宙,與世隔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