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8章 後事
loading...

當軒轅上清修士在逆天帶路黨帶領下飛撲兩派老巢時,下一批的金丹們終於從蟲洞裏鑽了出來,李績也總算是在其中看到了熟人。


“師兄,這裏!”


當衝玄聽到熟悉的聲音時,發現出現在自己麵前的卻是個戴著銀色麵具的陌生人,不由笑道:


“好小子,你這次的動靜鬧的實在是不小,大象師祖說了,等你回去後,非得關上數十上百年不可!”


李績知道這是師兄在開玩笑,他有很多未解的謎團,


“師兄,這到底怎麽回事?宗門到底收到我的渡靈沒有?怎麽上清觀也來了?”


衝玄知道他有很多疑問,便把自己知道的說了一遍,


“接通流亡之地的空間通道軒轅一側,是沒有人值守的,在終老峰後山,隻是簡單的法陣衛護,你知道的,那裏住的都是老家夥們,也算安全的很。


你的渡靈堅持了好幾年吧?終老峰後山有株老鬆,正對著通道口,後來有名老修士就覺的很奇怪,這老鬆明明已過了生長期很久,怎麽就忽然重新開始生長了呢?由此,才查覺到空間通道偶爾有莫名的靈機波動,上報宗門,便有大象師祖親自驗看之舉!”


李績笑道:“大象師叔,現在都成師祖了呢!”


衝玄點點頭,自家門派,自家內劍一脈出了名真君,這是很讓人振奮的事,本來軒轅內劍修們行事就高調,現在又出了個護短的真君,更是有些張狂無忌,為此,大象還把他們這些金丹召到一起狠狠的訓斥了一番。


“因空間通道事關流亡地大局,數千年音訊皆無,這一有了動靜,宗門非常重視,於是便有了大象師祖親自鎮守,想搞清楚這到底意味著什麽!


於是,接到了你的信息!門派裏的高層中,大部分都是不相信的,懷疑其真實性!但隻有大象師祖堅持,他說,就算李績說到了仙界,他也相信!


後來,便有了和這邊西眇真君的接觸,具體過程不說了,反正便是漫長的討價還價,由我們提供一個逆天也認可的夥伴,三方共同管理流亡地,這才有了上清的加入。”


李績沉思道:“嗯,三方好啊,比兩方更穩定,最關鍵的是,在青空主世界那邊,軒轅也不會獨自承受占據流亡的壓力,有三清之一的上清參與,太清和玉清也無法整合全部三清力量對軒轅施壓,單隻那兩家,也翻不了天,真正是妙啊!”


衝玄笑道:“可不是麽,可笑太清謀劃了這許多年,卻被我軒轅和上清摘了桃子,這要等它反應過來,還不得氣得跳腳!又有什麽用?我軒轅拉著上清分潤利益,便瓦解了三清力量,象太乙之類的道門便不會湊這熱鬧,你看著吧,等你回青空後,還指不定太清教狗急跳牆會搞出什麽妖蛾子呢!”


李績問道:“流亡地三分,是立了盟誓?”


衝玄點頭道:“是,是最高等級的門派誓,效期千年,然後再定!


這期間恐怕我們都有的忙,不僅要追殺血河蠱盟餘孽,還要丈量權衡流亡地資源分布,才能最終定下具體的勢力範圍。


另外,你也知道的,流亡地成君艱難,怕是有難言之隱,所以宗門主要力量不會駐守於此,特別是那些有潛力的;不過終老峰上的那些老金丹,還有那些老心動,門派都會盡譴他們過來,好歹能再上一個台階,壽數長了活的久些,對宗門力量也是個極大的補充,這一點上來看,可比單純的資源獲取要重要的多!”


李績悻悻道:“流亡地這個樣子,便隻我一個蒙在鼓中!”


衝玄大笑,“師弟,非隻是你,連我們這次也是借你的光,才知道流亡地隱密的;話說,你若是在來之前先和大象師祖打招乎,師祖還能不告訴你?”


李績也不繼續深究,這種事,也深究不來,


“有個太清臥底叫六指的,隱在逆天宗內,門派可有說法?”


衝玄笑笑,“放心,跑不了他的!大象師祖說了,咱們也不殺他,把他禮送出境就好,畢竟,和太清教在麵子上的顧忌還是要有的,私下裏殺了便殺了,這都明牌了,卻是不好下手的。”


李績也無所謂,六指的未來,也不會有什麽大出息,他在流亡地成的嬰,恐怕這一輩子也就在元嬰境界打轉轉了。


軒轅新入流亡地,還有很多要事要做,所以李績也沒有過分的打擾他們,和元嬰修士的組成一樣,軒轅金丹中,也是以外劍金丹為主,而且大部分都是在終老峰養老的外劍金丹。


在流亡地,獲取界外之靈遠比主世界容易,成嬰機會也大些,單憑這個,就值得他們來此做最後一搏,哪怕流亡地的元嬰可能有境界上的某種硬傷。


李績沒去找六指,他不是那種淺薄顯擺的性格,對六指,他也沒有仇恨,修道久了,很多事看的也很明白,就事論事而已,道統不同,歸屬不同,也談不上誰對誰錯,前一刻生死爭,後一刻把酒歡,也不是什麽新鮮事。


修士,一定要淡看仇怨,否則這道修下去,隻能把自己修成瘋魔!


每個人都在忙,除了李績,他那些在逆天的朋友,了了,土風等人,他暫時還不知道如何麵對,用哪種身份去麵對,所以,還是抽空做些私事吧。


“我要回趟紅水,沒有意外的話,大概三,五日便歸,前輩是願意出外看看流亡的風景,還是留在這山門?”


塵緣想了想,“在這裏我反正也幫不上什麽忙,嗯,老頭子還是跟著煙卷走的好!”


現下的這種情況,也沒什麽人閑的來管他們,逆天整個的體係都在重新整合中,沒有了血河蠱盟的威脅,象塵緣這樣的天外來客也失去了約束的意義。


兩人在高空盡情放縱馳騁,茫茫大地在身下一閃而過,其中還少不了塵緣的吐槽,


“這到底是什麽地方?荒涼如斯!老道我遊曆無數,要找出比這地方更差的,還真不容易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