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7章 血漫神隱山
loading...

“乾坤方寸間,三清憑我傳;混沌開萬界,首領上清天!”


看著身下的血河界,為首的修士不屑的一笑,彈指間彈出一絲上清鴻蒙氣,遇血而融,化血而清,眨眼之間,數丈,數十丈,數百丈,數千丈,仿佛某種劇烈的化學反應似的,血河被不可抑的消融一空……


李績遠遠看著,小心肝也不自覺的多跳了幾下,心中暗罵:麻痹,嚇死小爺我了,這特麽的上清修士,又是從哪裏鑽出來的?不應該啊,什麽時候,又跟上清觀扯上名堂了?


血河,在天地至純至粹的上清鴻蒙氣的消融下,轉眼間便被消融殆盡,隻剩核心處的一團,哪裏正趴伏著一頭龐然巨物,似獸非獸,似禽非禽,正是血河道仗之以抗拒逆天真君西眇的底牌--血河獸,


此獸正咆哮怒吼,奮蹄揚尾,口中不斷吐出大團的濃稠血霧,與鴻蒙氣抗衡,做最後的掙紮,周圍圍著的是麵如死灰的血河蠱盟眾修。


上清觀為首的修士皺皺眉,這東西雖然不難解決,畢竟需要時間,此時此刻,卻不好太過拖遝,於是揚聲對空喊道:


“道友既來,何故一旁清閑?”


李績轉頭一看,總算是見到了親人,一群劍修從蟲洞方向飛來,為首的,不是大希又是誰?


大希瀟灑的一擺手,


“我來便我來,你就直說拿不下,非要編排他人躲清閑!”


點手一指,竄出一枚飛劍,無聲無光,無意無形,偏那血河獸似感覺大難臨頭,拚死咆哮吐息,卻哪裏阻得這枚飛劍?被一劍從頭穿到尾,忽然間,炸出一股瀑布般的血霧,再被那上清鴻蒙氣一卷,隨即無影無蹤,仿佛世上從來沒出現過這東西似的。


這卻不是大希的真本事,而是他臨來流亡地之前,上洛真君渡給他的三道劍氣,可斬真君,可破妖邪;這血河獸是接近真君的存在,但它再厲害,抵擋西眇一擊還有可能,但麵對主世界最強門派最強劍修真君的渡氣一劍,卻是連跑的機會都沒有!


大希衝那上清真人斜了一眼,挑釁道:“誰殺的多,誰地盤多?”


那上清真人理都不理,反擊道:“三分天下,其勢最穩,大希你卻休想多吃多占!”


大希嗬嗬一笑,退在一旁,身邊的外劍之首方正一聲斷喝,“起劍陣!”


近二十名外劍元嬰齊齊出劍,卻是軒轅外劍一脈攻伐最厲的衝霄千奪雁行陣,直奔聚在一處的血河蠱盟修士而去,殺意之盛,天地為之變色,連一句勸降的場麵話都不說!


白波真人正自在摘星樓上看得目炫神迷,不想肩頭一緊,被人拍了一掌,耳邊傳來斷流的聲音,


“師弟還猶豫個甚?還不全開攻擊法陣,趁他病,要他命!”


白波這才回過神來,終於輪到他舒爽了,操縱中,斷流的聲音顯得很放鬆,


“以子午神光陣為主,定點清殺!陰陽絕域少開,誤傷盟友就不好了!”


血河道,蠱盟,麵臨的就是這麽一個極尷尬,極絕望的處境;外有上清觀的上清正反兩儀陣罩定,時不時的還有正宗的三清大威力術法降下;內有逆天山門大陣頂住,子午神光定點清除,


他們夾在兩個大陣之間薄薄的夾層內,最要命的,還要應對遮天蔽地的飛劍群……


戰鬥方一開始,就基本注定了結局!


人傑完敗給了老流氓!


山門大陣內的逆天修士雖然不明所以,但既然是宗門高層的誘敵之計,自然樂的看個熱鬧,


但李績不同,他敏銳的發現,來自軒轅劍派的二十一名元嬰中,隻有大希大望二名內劍真人,其他十九名,皆為外劍元嬰,其中大部分他都不識得,也不知道這裏麵有什麽說道沒有。


象這樣的戰鬥,他是不會去參與的,別說是他,就是個真君,陷在這麽大的坑裏,上清道法在上,逆天陣攻在下,軒轅劍群在中,恐怕也是進去容易出來難,


不知何時,塵緣老道笑眯眯的出現在了他身旁,含笑不語,李績搖搖頭,遞上一隻卷煙,口裏抱怨道:


“前輩你不夠意思,這麽大的陣仗卻瞞著我?害得我方才差點想跑路!”


塵緣暇意的吐了口煙圈,看著陣外激烈的戰場,敷衍道:“修複空間通道,任務重,工期緊,那西眇又天天盯著,我哪裏有時間出來給你報信?再說了,反正也是你軒轅本家過來,就還不如給你個驚喜!”


李績歎了口氣,“怎地上情觀的人倒先出來了?唬我一跳,還以為太清大舉進來了呢!”


塵緣鄙夷的看了他一眼,“我早和你說過,最不可能來的就是太清!至於上清麽,你軒轅獨來人家逆天也不放心,所以便拖著上清一起,這樣三足鼎立,大家都有顧忌,流亡也穩定些。


話說,想來你主世界中軒轅應該和上清關係不錯,否則怎麽會叫上他們呢?”


李績無言以對,實話說,自家軒轅和上清的關係到底如何,他是真不知道!反正三清之中,以上清和軒轅最和睦,這倒是事實,至於其中內情,他這個金丹就是一知半解了。


戰鬥,在三刻後結束,無論是軒轅,還是上清,都是萬年大派,不會做出什麽不忍心的惺惺之態,殺便要殺絕,留下禍患給自己未來添亂麽?


今日的流亡,此時的神隱,這三刻中,天空就沒停止過元嬰道消天象,靈機風暴頻頻,蔚為壯觀。


從頭到尾,無論是血河道,還是蠱盟,都沒人開口求饒,修道修得這個地步,不像低階修士,已沒有了一切重來的機會,便是僥幸活下,恐怕也是暗獄一生的結果,還不如拚命!


可惜,拚命也沒地方拚!完全壓製的實力水準,技差一籌的無奈,糟糕的地勢地形,蠱盟的毫無戰意,讓他們的反撲完全得不到結果,隻能是徒勞的掙紮,


殺到最後,連被壓抑數十年的逆天修士都不忍看眼前的殘忍,可這兩個青空大派卻依然故我,


西眇沒料到的是,這一戰,不僅殺滅了血河蠱盟的絕大部分精英,也徹底殺滅了逆天宗的精氣神,在未來的日子裏,他們沒有任何底氣敢和這兩個門派叫板,哪怕從字麵上,逆天修士的數量還更占優些。


當天空再沒有一個血河蠱盟修士存在時,殺戮終於停止,


大希皺了皺眉,“跑了些!有人是化身在此!”


那上清道人更是說的明白,“九十四名元嬰,天象隻出現了七十五次,還有十九個真身應該留在老巢中!”


大希往逆天眾修看去,淡然道:“打蛇不死,反傷其身,跑的基本都是蠱盟修士,眾位逆天道友,帶路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