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8章 準備
loading...

李績心中有些苦悶,他發現,人讀多了書真不是什麽好事情,如果一切可以重來,他一定不會在荒原開館,一定不會給她良好的教育,現在,他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木蘭,我知道你離不開荒原,離不開你做的這一切,離不開那些逐漸遠離了愚昧的荒民,可是你知道,人是有生命壽數的,你改變不了太多,一旦你不在了,這一切也許再過些年又會重歸舊顏。”


木蘭輕聲道:“我不能因為可能未來會一切重來,現在就什麽都不做!就象人知道早晚有一死,難道就不活了?先生您修的是長生,您能肯定自己一定能長生麽?能成為陸地神仙?百枝姐姐說真正能做到這一點的,千萬名修士中也未必有一個,您可能比百枝姐走的更遠,但哪怕是您,也不會認為自己就一定能做到的吧?因為很可能做不到,就不去做了麽?


那麽,您現在為什麽還在堅持呢?


木蘭不管以後,也許荒原會重回舊觀,也許會有人做我沒完成的,那又怎樣,與我何幹?我隻做我能做的,願意做的,足夠了!”


李績眼神複雜,定定的看著這個堅強的姑娘,良久,才伸出手,揉了揉她柔順的發絲,


“好,既然木蘭有自己的理想,那麽先生收回我說的話,以後,也不會再勸你離開了!”


木蘭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先生,如果有來生,您還會來找我的吧?很抱歉給您添了這麽多的麻煩,請原諒木蘭的放縱,因為有了您,我才有放縱的資本!”


李績點頭微笑,“會的,一定會的!”


哪怕的螻蟻,也有自己獨特的行為準則,更何況萬靈之長的人類呢?


李績發覺自己搞錯了一件事,他總是想把豆腐莊的轉生好好的保護起來,恨不得放在溫室中,佑護她一輩子!


這是錯誤的,是沒有思想的一生,是無趣的一生,是行屍走肉的一生!


讓她按照自己的心意去生活,哪怕可能不會壽終正寢,又有什麽關係呢?


………………


李績在紅水城體驗他所謂凡人的生活,為了不會忘卻,但這世上大部分修士卻沒有他這份心情,尤其是現下已坐在火山口的逆天宗修士。


蟲洞內,一名幹枯痩小的道人正盤坐在立眼縫隙前,默默的打坐行功,從氣色上來看,這道人的狀況似乎不太好,一呼一息間,整個蟲洞內部巨大的空間都仿佛墜入深寒中,石壁上,結有厚厚的冰霜,就連通道口的七色流光,似乎都在這種深寒中喪失了流動性。


盤道上傳來輕微的腳步聲,斷流道人正顏危步,修為精深如他,都要運足全身功力來抗衡這股異常的深寒,


來到道人身前三丈,斷流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向前一步,於是停下腳步,大禮拜下,眼中透出深深的悲哀……


“何必如此?老頭子離死還早著呢,何必做出這一副哭喪的熊樣!”


“師傅!”斷流有些哽咽,他心中很自責,師傅成得真君過程中出了些差錯,現在雖然大道已成,但身體機能遭到了不可逆的破壞,境界雖在,卻是很難與人鬥戰,他的身體受不了大威力術法下的反噬。


限於境界層次,對如何恢複身體他是插不上嘴的,可如此要緊的關頭,宗門在自己的帶領下卻處於這麽一個尷尬危險的境地,他責無旁貸,現在這個時刻,還要師傅拖著病體出來主持大勢,讓他心中極度的不安。


“師傅,蟲洞環境,對您康複不利,還是弟子另派他人來鎮守就好,大可不必您親自來……”


西眇擺擺手,“你不懂,此處通道,還真就隻有我在才可!派幾個元嬰在這裏有何用?怎麽回事都搞不明白!”


斷流咬牙道:“這個天殺的銀翼!要不是他搞出事端,您又何必……”


西眇直接打斷了他,“話不可如此說,福兮禍所伏,禍兮福所倚,修真中事,哪是那麽容易斷言的?


你連那個元嬰都能忍他數百年,為何卻偏偏忍不得這個金丹?


不過是二個孤零零的奸細暗子而已,便再大的本事,能反了天去?”


斷流赦然道:“師傅,我隻是……”


西眇微微一笑,“當然要留著他們,不僅要留,還要好生相待!


實話說,你去哪裏能找到這麽二個實力出眾的打手去?雖然沒有忠誠,但他們所屬的門派卻是青空最驕傲最強大的二個門派,絕對不會倒向血河蠱盟!單憑這一點,便可用!


唉,青空主世界之能,還遠在我等想象之上,就這麽隨隨便便過來二個,你看看,那六指在元嬰鬥戰第一,連你都不如,進入門派後滅敵數十,這還是藏著掖著的結果;那金丹劍修更是了得,同境無一合之敵,一次天原,斬殺半百,在他眼裏,咱們流亡地修士怕不和螻蟻也似?


這樣的人,當然要留下,留下為我逆天出力,隻需態度不明的吊著他們,他們就會不斷的給你驚喜,明白了?”


斷流點點頭,“明白,師傅。”


“此事宗門裏還有誰知曉?”西眇猶自不放心。


“便隻有白波師弟,從一開始,便是他盯著的六指,後來又加上了這個銀翼,數百年來,除了我,沒透露給其他任何人!”斷流斷然道。


西眇點頭,“很好,此事便僅限於咱們三人知道,不擴散……宗門裏啊,外戰外行,內戰內行的太多了,讓太多的人知道反倒添亂,若還有人有所懷疑,你也要盡量的壓下,明白?”


“明白,師傅,”斷流猶豫了下,還是說道:“可是,如果這兩人自己鬥起來,狗咬狗,怎麽辦?”


西眇一怔,“這倒是個大麻煩!如果這兩人互相知道底細,那一定是不死不休的,倒可惜了這麽強力的打手!怎麽,你如此說,可是發現了什麽?”


斷流笑道:“可不是麽,從螺城回來,我就看他們兩個不對勁,傷的很是莫名其妙,以他們強橫的實力,對付幾個血河凶人而已,至於傷成這樣?於是我便派親近之人沿途打探,果然發現他們的說辭有些不盡不實!”


西眇有了興趣,“哦?誰傷的重些?”


斷流臉色怪異,“強嬰對強丹,原本沒有懸念,可我卻發現,那銀翼雖滿身是血,衣衫破爛,其實都是皮外傷!反倒是那六指,表麵看起來沒有大事,實際上卻傷的極重,自從螺城回來,到現在還留在洞府苦修,閉門不出,我看啊,沒個幾年他是緩不過來了!”


西眇歎了口氣,“果然,這便是軒轅劍修的可怕之處!你根本無法預料他們的極限在哪裏?


這也是我為什麽一直留在這蟲洞,而不是小井軒的原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