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8章 忘年交
loading...

“你這一劍倒有些搞頭,嗯,拿到蔚藍星域的話,你也勉強算是個強丹了!”


塵緣酸溜溜的品評道,其實他心裏明白,憑這小子的飛劍之術,真拿到蔚藍星域,那可不是強丹的問題,那是吊打的問題!更何況以這小子做事留三分的脾性,他真正的殺手鐧恐怕還沒亮出來呢!


蔚藍星域術法,以精深,廣薄,在空間時間上的獨樹一幟而著名,他們缺少的是真正的殺伐之術,就象這個小劍修展現出來的東西,在蔚藍星域是看不見的。


天道便是這樣,給了你力量,便不給你眼光;給了你高人一籌的眼光,卻讓你疲弱不堪;完美?不存在的!


李績數千道劍光當空卷過,猛然一聚,把一隻驚慌飛過的雀鳥尾巴上最美麗的羽毛斬落,方才劍消意散;自塵緣和他攤牌後,他便不再刻意隱藏,但他劍術中最大的秘密--殺戮劍意,還是從不外露,修士嘛,總要有底牌的,這和信任無關。


“以你的劍術,在你們青空主世界,大概能算是什麽水平?”塵緣好奇道。


李績實話實說,“在青空大世界金丹中,我的劍術大概是不好找對手的吧。”


塵緣長出一口氣,“還好還好,若你那世界平均水準都如你這般,那其他界域絕大部分修士是沒法混了!”


李績好奇道:“前輩,蔚藍星域沒有劍修麽?”


塵緣道人搖搖頭,“蔚藍星域很小,不足流亡之地一半的地域,和你們青空主世界更是沒的比,這其中能容納修士的數量也就可想而知;蔚藍地域雖不大,修士之間的相處還算平和,因為道統相似,所以大的爭端很少,這也是我們真空聖門一直致力於時空研究的底氣所在。”


“前輩,您的宗門到底虛空橫渡到了哪裏?那麽多的人,境界有高有低,不能雙眼一蒙瞎的胡亂旅行吧?總得有個目標才是!或者是新生界域,或者和其他界域商量好收留,您這把希望放在我這小小金丹身上,是不是有些過於一相情願了呢?你看我這情況,自己的主世界都回不去,又如何幫您尋找回歸之路?”


“不急,不急,咱們時間多的是,先幫你找回歸青空世界之路,再說其他;我這輩子修道,最自豪的不是修為,也不是境界,而是我與生俱來的一種能力,認人極準,總能找到我命中的貴人,自打一看到你,我便知道回歸門派恐怕是要著落在你身上了。


至於真空聖門到底橫渡去了哪裏,我也是不知,我因偶然原因被卷入空間裂縫時,他們恐怕還沒走呢。”


“那以您看來,在神隱山,有哪處地方可能存有空間通道呢?”


“這個嘛,整個神隱山區域,我能接近的地方大概有九處曾經的空間通道遺址,但以我觀察大都不堪再用,或是人為,或是自然塌陷,不過在逆天宗核心殿群中,我想應該還有幾處,那些地方似我這等外客是不能接近的,還需你自己尋找。不管怎麽說,你這身份也是土著出身,時間長了他們的戒心自然便會放下,到時便是你的機會!”


“我找?我怎麽找?空間通道認識我,我卻不認識它……”李績無語。


塵緣道人笑道:“這有何難,我教你啊!雖然真空聖門核心功法因禁誓不能外傳,不過有些其他渉及時空的秘法卻是可以的,也是相當的高妙,甚至某些方麵也不遜於我真空聖門呢!”


李績笑道:“怕是您偷自蔚藍其他大派的吧?”


塵緣正色道:“你這說法不妥,我輩修道人,兼學百家,參考其他門派的功法怎麽能算偷呢?至多就是個借鑒,嘿嘿,互相提高吧……”


塵緣道人教給李績的功法是過去未來經,分上下兩部,上部過去,下部未來,不過這部功法以體悟為主,修煉倒在其次,耗時頗巨,一時也體現不出效果,重在往後,


真正能幫李績去尋找空間通道痕跡的,卻是另一門秘術--天幹周衍推徑圖,這門秘術不要求修士對時空理論有太高深的了解,就能大致判斷周遭一定範圍內的空間隱藏通道,當然,位置不會太準確,有似是而非之嫌,這是很正常的事,推測空間通道位置,除非修士境界層次,或是對空間理論極其了解,否則也無法深入這樣高深的理論。


歸根到底,修行沒有捷徑可走。


這年來和塵緣的交往中,李績確實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不一定是功法秘術,也包括異域見聞,大道理解,時空綜論,從一個元嬰,還是異界精擅時空理論的元嬰口中聽到他的理解,是件很難得的事,在青空主世界,他都沒有這樣的機會。


可惜,李績未曾修練軒轅殺劍一脈的三生殺劫,所以到現在為止他還不能準確比較雙方對過去現在未來的理解境界區別,不過這是急不得之事,在李績的計劃中,金丹境界不是好的接觸時空理論的時候,也許有朝一日成得元嬰,那必然會開始這類秘術的研究,無論是三生殺劫,還是過去未來經!


修士越往上走,就會越感覺自己的淺薄,無數的大道理念,完全顛覆了他們曾經的認知;就象李績,築基時還在孜孜不倦的追求劍速劍頻的提高,而到了現在,他卻想都不想這些方麵,金丹境界有金丹應該關注的方麵,到了元嬰又有元嬰必須了解的領域,一步一步,時刻不能放鬆,否則便會被他人甩開,成為大道的犧牲品,墊腳石。


說到因果,李績現在擔心的最大的最不穩定的因果便是蟄的因果,他現在是看不到,不過以他想來和蟄之間的因果恐怕已經粗壯如索了吧?也不知道自己的劍之雙麵到時還能不能斬斷它?因為豆腐莊的原因,自己願不願意斬斷它?


如果什麽都不做,會不會有朝一日它會粗壯到自己最終斬也斬不動的地步?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