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 原來如此
loading...

塵緣也不揭穿他,自顧享受這奸滑金丹小子的服侍,


李績也不在乎,為了學劍,他可以做任何事!


老家夥掂了塊肉塞進嘴裏,嚼的滿嘴流油,又滿飲一口美酒,才施施然的教訓道:


“所謂平行世界,是存在的;但如你想象的那般,平行世界有平行的你,那卻是無知之人的臆想罷了!便如流亡之地,是青空世界的反物質麵,但這裏可有一個另外的你?別說是人,就連整個流亡世界,都與青空主世界截然不同,


所以,所謂反物質世界,隻是宏觀概論,並不代表所有主世界有的東西,在這裏都有其反麵,尤其是渉及生靈,更不可能!”


老家夥不提正題,反而依老賣老,對此李績沒有怨言,人家言傳身教,說的都是很多修士這輩子都沒機會聽到的大道真言,吃你幾塊肉,喝你幾口酒,享受你的侍候,過過傳道者的癮頭,再便宜不過,換個時間換個人,就是想找這樣的機會都難得呢。


“所以,劍斬平行世界的另一個對手,是悖論,根本不存在?”


“當然是無稽之談!”


塵緣道人斷然道:“當然,過去,現在,未來是有的!想我真空聖門在蔚藍星域一支獨大,憑持的,便是對時間,空間大道的理解在諸派萬家之上,這一點,便是遨遊宇宙,也找不出多少更強於我真空聖門的呢!”


老家夥的話題開始跑偏,不過李績不在乎,他有太多的時間,不怕他說的多,就怕他不說!


“那是,那是,要不您老也不會領著一群散修就能穿越空間裂縫,要說在裂縫五年,我就再沒見過一次多人出現的流浪者,可見您那真空聖門,確實大大的不一般!”


塵緣瞟了他一眼,被搔到了癢處,很享受這廝的溜須拍馬,


“嗯,總算是你也有些見識!三生之秘,現在,是大家都在經曆的,但過去未來卻不同,要想明了過去未來,有太多的關礙需要邁過,比如,轉生之秘?胎中之迷?時光回溯?願景重現?意識勾連?時空轉換?宇宙生湮?……太多太多,修士便是到了真君境界,窮其一生,也未必能徹底搞懂其中幾項,更何況你一區區金丹乎?”


李績咋舌道:“照您這麽說,大家都搞不懂,也就無所謂高低了,隨隨便便一起混現在的日子算了?”


塵緣傲然一笑,“所以,這便是我真空聖門與其他門派的根本不同,在我門中,有些秘法其實是能部分解決過去未來之秘的,便如我,便不說掌握,起碼是知道個大概的,門中真君也有少數幾個能確定自己的過去未來,這便是區別!”


“厲害了我的前輩!照您這麽說,您那個什麽真空聖門還不得一統宇宙,君臨萬界?那您跑這兒來做什麽?”


“老子跑這兒來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卻與宗門無幹!”


塵緣歎了口氣,“不過知道過去未來,和能斬過去未來卻是兩個概念,我真空聖門理論是有的,就是術法威力手段差了些,所以,還不能盡展時空之威!”


原來是理論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嘴炮行,一動手便露怯,李績心中好笑,也不好過於揭其瘡疤,追問道:


“為什麽您說知道過去未來,和斬過去未來是兩回事?有什麽區別麽?”


塵緣答道:“知過去,便有了不死之身,除非你連過去現在一起斬了,否則他便永遠不死!知未來,便有了大道方向,一切便有法可依,有序可行;


所以,斬過去,死其身!斬未來,斷其道,便是這個道理!


象我門中幾位真君,知道自己的過去未來,便有了不死之身,但若想斬他人的過去未來,不僅需要更深層次的時空理解,更需要犀利無匹的現世手段,這卻是不容易做到的!”


李績實在是忍不住了,和這位元嬰真人比耐心,他的道行還是要差些,而且,他懷疑如果自己不主動提起的話,這老家夥恐怕永遠都不會提起劍術之事。


算了,反正端酒切肉的事都已做過,也不差嘴頭服軟這一出,


“您瞧您這,說一千道一萬,話題都跑宇宙去了,可這跟我的劍之雙麵有何關係?您也別再拿捏了吧?我給您切塊臀尖肉?”


塵緣嗬嗬一笑,“忍不住了?也罷,我既然來你這裏喝酒吃肉,遲早總是要告知於你的,你那劍之雙麵,是好劍術,是不下於時空變換的頂尖秘法,可惜逆天宗不識貨,當尋常貨色放在萬法堂裏,其實單憑此術之秘,便放在祖師堂中日日供人敬仰也不為過……”


看李績一副抓耳撓腮的模樣,知道這小子的好奇心已被挑逗到極處,這才麵色慎重,語帶嚴肅的說道:


“你這劍術,根本不是斬他人,而是斬自己的啊!”


李績一楞,“斬自身?我,我這都斬了無數次了,好像也沒斬掉什麽呢?”


塵緣搖搖頭,“你當然斬不出什麽,那是因為你根本就沒有目標!


我和你說,這個劍之雙麵,既不是斬平行反物質麵,也不是斬過去未來,它的作用,是斬因果!而且不是別人的因果,而是你自己的因果!”


李績愕然,“我的因果?我能有什麽因果?”


塵緣神秘的一笑,“你當然有因果,別說是修士,便是凡人,他也有因果!你現在不覺得,隻是這些因果對你的影響還未大到改變某些本質的地步!


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也沒有!境界越高,因果牽渉越大!等你有朝一日走出那一步,或者有人用因果之術針對你時,你自然便會看到,而那時,便是你這因果之術建功的時候!”


李績惘然,“您,您是否能再說的確切些?因果怎麽看?是無數的線條?我們每個人如果從因果的角度來看,都是纏繞成繭的麽?問題是,我該如何看到它們?有什麽方法?秘術?”


塵緣把手一攏,做無奈狀,“看自己因果,沒方法,無秘術,境界層次領悟到了,自然就能看見,你急也無用!不過我觀你這劍術,若有人對你施展惡意的因果之術時,你出劍之雙麵的瞬間,能看到這絲惡果也說不定?”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