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鄰居
loading...

李績的洞府在神隱山一處偏僻之處,這也是他選擇洞府的一貫習慣,重私密性,更甚於靈機強弱。


神隱山很大,單從麵積來看,甚至還要遠遠大過軒轅崤山,在逆天宗,算上築基修士的話,人數已經過萬,大體和軒轅相當,但有多少金丹,有幾位元嬰,卻是個秘密,至少,對現在的李績來說,他還不能接觸真實的逆天宗。


要融入一個宗門,總是需要時間的,需要一步步的來,沒有忽如其來的信任;他已經開了個好頭,在天外裂縫的任務完成的不錯,給二位師叔千仞六指都留下了不錯的印象,又結識了幾位象土風,廣驊這樣的朋友,信任,就是這樣慢慢的擴散,總有一天,他會得到自己想要的。


而不是趁夜黑風高,蒙臉在逆天宗核心主殿周圍瞎轉悠!


李績把自己的洞府開在了一座小山峰,和神隱山無數這樣的山峰一樣,它沒有什麽自己獨特之處,唯一的不同隻在於這處山峰周圍數十裏都沒有其他的修士存在,


山峰沒有名字,所以李績幹脆就叫它無名山。


但當他這次返回洞府時,卻意外的發現山峰的另一麵被人新近開鑿了一個洞府,這讓他有些不爽,他最討厭這種故意來打擾他人清淨的家夥,事情明擺著,數十裏內渺無人煙,單單尋這座有人的山峰,說無意誰信呢?


但此事卻是不急,五年沒人,洞府已塵汙覆蓋,需得打整掃除,忙完這一切,李績靜坐調息,卻發現似有不妥?


冥冥之中,似乎有人窺覷?


看向懷疑的方向,正是山峰的另一麵,神識中卻傳來一聲輕笑,


“好感應!別人說你成丹才僅六年,我卻是不信的!”


話音方落,一個人影已出現在他洞府之外,揚聲道:


“有鄰前來,主人家沒有招待麽?”


李績本已完全積聚的臨戰狀態,在看到此人後,不由的一泄,竟是個認識的--天外裂縫處率蔚藍星域一眾流浪者投誠的塵緣道人!


這家夥!讓千仞六指兩名真人聯手都投鼠忌器的強嬰,竟然跑到這裏,成為了他的鄰居?


放開其實對元嬰也無效的禁製,李績舉手相迎,


“前輩光臨,蓬壁生輝!小修洞府簡陋,招待不周請勿見怪;不知前輩是雅飲,還是俗吹?”


雅飲,便是修士間最風雅的對酌,一壺淡茶,一碟山果,取的是意境,不在口腹之欲;俗吹嘛,說白了就是如凡人般的胡吃海塞,大塊吃肉,大杯灌酒。


“當然是俗吹!十數年空間飄泊,嘴裏早就淡出鳥了!”


塵緣也不客氣,找了塊平整的地方席地而坐,


“我見過你!在天外裂縫!在逆天十二金丹中,你是唯一看我不露怯色的一個!”


李績一邊從戒中掏取食物美酒,一邊答道:


“無知者無畏!小子結丹不久,還識不得真仙,未見識過上法,莽撞了些,情有可原吧?”


塵緣意味深長的一笑,“未必,天外裂縫上我氣機三次變幻,除你那兩位師叔外,你是唯一一個盯住我變幻弱點的,如果這還是莽撞,我倒是想知道你認真起來,會怎樣?”


李績心中叫苦,這家夥感覺還挺敏銳,當時他有所針對,不過是限於雙方的敵對態勢,下意識的防範罷了,卻不想這家夥竟還一直記著,看來在裂縫之上,此人也未盡全力呢!


看著李績收拾食材,熏火過處,肉香撲鼻,塵緣換了個姿勢,斜歪在山石處,


“不過我卻不是來找你麻煩的,隻是我這人有種異能,冥冥之中總能感覺到對我最重要的人或事,遍尋神隱山,我卻是感覺你這處地方最對我心思,此番打擾,你不介意吧?”


李績搖頭苦笑,“我若介意,你會走麽?”


塵緣哈哈大笑!點指於他,“你是個有故事的人!”


李績不動聲色,他發現這個家夥很擅長虛言相詐,“人人皆有故事!”


肉已烤熟,兩人不再言語,放肚吃喝,一直到酒足肉飽,瀟灑而去,這道人都未再出一言。


一個怪人!這是李績對這位鄰居的評價。


他也沒什麽好擔心的,這家夥在逆天宗的地位未必便比他高多少,別看他元嬰修為,卻是逆天宗著意防範的對象,真論起信任度,還真就未必比的上他這個土著金丹呢。


自進入流亡之地,這已經是第十二個年頭了,雖然對如何回到主世界還是一頭霧水,但既已進入逆天宗,機會總是有的,早晚而已。


對逆天宗的任務體係李績做了深入的研究,除了偶發性任務外,他發現在任務清單中還有幾項具體目的不明的駐守任務,就象當初天外裂縫任務一樣,一次性駐守數年。


但是,具體位置?駐守性質?意義何在?這些都沒提。


李績懷疑,這些任務中恐怕就有關於和主世界之間空間通道的駐守任務,但是,怎麽才能準確辨識並接取這樣的任務呢?


還是要接觸,和了了,了知,土風,廣驊,龍須,甚至還有千仞,六指……時間長了,總會有些微的口風漏出的吧?有時候李績便在想,是不是自己過於謹慎了?宗門可能會懷疑他銀翼和血河道,蠱盟有染,但正常來說,卻很難懷疑到青空主世界頭上。


這種事急不得,所以李績暫時還是隻能把精力放在劍術修行上,在逆天宗得到的六種劍術中,絲路劍網,暗影襲殺,天魂蕩寇都是在他已會的劍術上做個提高,本來就會,隻是借鑒,但其他三種劍術卻學的很艱難。


水劍衣因為材料不足,還無從著手,天一玄水這東西他已經在宗內掛出求購信息,這個不需要隱瞞,隻是什麽時候才能收到便隻有天知道。


劍之雙麵他修煉的磕磕絆絆,關鍵問題在於,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施展出的這種劍術到底是否成功?成功的標準是什麽?如果要斬一個人的過去未來,或者反物質麵的他,那麽怎麽判斷出劍的結果?他沒法去過去未來看看……這真是門讓人頭疼的劍術。


唯一算是修煉成功的,便隻有寒域冰點,這是實實在在看的見的,讓他的武器庫中,又多了門強控製類的手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