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 追殺八
loading...

默數時間,就在渡文準備變向,將動未動之機,李績法力神魂逼入裂空丸,人仿佛憑空消失了一般,瞬間出現在渡文欲要改變的方向前端十數裏處。


在急速飛行中,渡文沒有及時發現這點隱約的空間變化,等他下意識的變向完成,看到眼前不足二裏處已緩過神來的李績時,已經晚了。


飛劍再次撲天蓋地的襲來,緊隨其中的,是一記神魂之刺,十數天冰海奔波,勞心勞神,好不容易到了鷹嘴岩又碰到個殺星,死亡替代可不僅僅是失去一枚劍心傀那麽簡單,他失去的更有精氣神;然後再次的亡命天涯,此時此刻的他,精神狀態已經疲憊到了極點,又哪裏捱的住李績蓄謀已久的神魂一刺?


這一次,比上次死的還要痛快,光影閃爍中,渡文已出現在數裏之外,口中噴出的鮮血都來不及擦,人已帶著一股血霧亡命而逃。


這殺星太可怕,兩次交手自己的拿手劍技一招未發,渡文都想不明白自己怎麽會疲弱到這種地步?還是,那殺星竟強到如此非人?渾不覺他自己的狀態完全受心境所累,心魔之下,他已徹底失去在李績麵前出劍的信心!


李績繼續追擊,心中也是鬱悶,這家夥得有多怕死,竟然煉有滿額的三枚劍心傀?在軒轅劍派山門內和二名軒轅外劍鬥劍時用了一枚,在川上高原又用了二枚!


唯一的好消息是,他絕不會有第四枚劍心傀了。


這一次逃脫,渡文變的更加謹慎,他自己也知道沒有劍心傀的他若再被李績截到,必死無疑!所以他的路線變的更飄忽,然後,他開始燃燒神魂力量。


燃燒神魂力量不是軒轅劍派的功法,軒轅隻有象天歸寸斬這樣的搏命之術,卻不會選擇慢慢燃燒潛力,但現在的渡文已經失去劍修之心,在李績麵前,他完全沒信心使用那種一翻兩瞪眼的同歸於盡之術。


每個修士都有自己的秘密,就象渡文,不知從哪裏偷偷習練了燃燒潛力之術,這樣的燃燒,幾乎就斷絕了他的上進之路,哪怕這次逃出生天,未來即使選擇哭嬰,也是千難萬難。


這樣一心逃跑,完全不顧未來道途,純粹為了求生的求生,也讓李績十分的無奈,如果是在大海之上,這樣的追逐正合他意,燃燒完潛力就是叛徒的授首之時,可現在,時間不在他這一邊,已經過去了近二刻,按他們現在的速度,再有不到二刻就能飛到陰符道,而且越往後,李績可能遇到的阻截就越多。


怕什麽就來什麽,在經過塑方城上空時,四道身影從側麵向李績撲來,正是塗師兄經紅石城傳送陣傳到塑方後糾集的幾名金丹修士,有陰符道的,也有高原其他中小門派的,可惜時間有限,否則他還能聚集更多力量。


李績苦笑,一場暗殺,終究讓他搞成一場轟轟烈烈的追殺!劍心傀,放在自己身上就是保命的憑持,放在敵人身上就是無盡的麻煩。


塗師兄等人是斜刺裏截擊,他們的目的不是正麵和李績作戰,而是企圖以符陣為阻,延緩李績對渡文的追殺,很聰明的決定,恐怕也是不願親身冒險的忌憚,畢竟,青空一鴉的名頭在這些普通金丹中的威攝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李績沒如他們之意,對他來說,衝破符陣需要時間,擊殺這些搗亂的修士也需要時間,既然如此,為什麽不殺人呢?至少,手段酷烈些,會讓那些想著混水摸魚的家夥得個教訓,省的沒完沒了的糾纏。


李績暫時放棄了對渡文的跟蹤,同時當然也避開了橫在他和渡問之間的符陣,飛劍一出,千道劍光向前來攔截的四名修士擊去,同時身形緊跟在飛劍之後,伺機格殺!


李績的選擇有些出乎塗師兄等人的意料,但他們在知道攔截的是誰之時,就對自身的防禦不敢掉以輕心,所以在飛劍及體之時各出手段,倒也都平安無事。


李績四個梯次劍群分襲四人,莆一接觸,便已明了四人實力高低,神魂一動,其中一個劍群驟然一聚,已把四人中最弱的那個小派金丹斬於劍下,此時他已身近其身,剩下的三人如驚弓之鳥,四散躲避,


李績向前飛縱絲毫不停,空中漫天劍影一收,向另一名陰符金丹斬去,那金丹沉眉立目,手中快速立訣,數不清的符籙之盾在身前組成數十道防禦,卻不料身後一隻空躍之劍背襲而來,血濺當場,從空中跌落。


剩下的兩人,除了塗師兄外,還有一個前來幫手的小派金丹,看著李績旁若無人的自顧追人,連看都懶的向他們這裏看一眼,不由心灰意冷,衝塗師兄一拱手,


“日月之光,米粒之珠,如何爭?怎麽擋?小道已盡力,再糾纏下去,徒自送命耳!”


說罷,也不等塗師兄回複,上去抱起他的同伴屍體,絕然離去。


李績眼中,已失去了渡文的身影,隻是在神識感應中,在引魂羅盤指引下,還能隱隱約約感覺到左前方數十裏處,有靈機劇烈波動,他知道那一定是燃燒的渡文!


裂空丸在這種情況下,發揮了應有的作用,一次三十裏的長程空間挪移後,兩人之間的距離又縮小到了十數裏;這時的李績不禁又得為這尷尬的裂空丸歎氣。


接下來,是用?還是不用裂空丸?如果用,出現在渡文十裏範圍之內的話,這家夥再是怕生貪生,畢竟數百年的老劍修,又怎會放過如此難得的殺敵機會?


這該死的裂空後失神!


李績的抱怨沒有道理,天道公正,你一個區區金丹越境使用空間能力,僅僅是用後失神已經很說明崇黃頂尖的大藥能力了,怎麽,還想象元嬰一樣的無限製連續挪移,做夢呢?


但李績也不是全無機會,渡文燃燒潛力已經兩刻,雖不知他這逃亡功法到底能堅持多久,渡文的速度也依然高速,但從其身上靈機波動的情況來看,已開始變得有些散亂不穩,這就是衰竭前的征兆!


李績賭的是,在陰符大隊人馬出現前,渡文會率先堅持不住,否則,他李績就應該考慮如何跑路的問題。


他吞下一枚安然的給的崇黃回複聖藥,一番追殺後,他神魂法力也有不小損耗,未來逃亡的路也許還很長,所以,要補就得趁早!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