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敵我
loading...

李績終於感覺到了那絲天機,很幸運,天機落下處,正在他的雲團之上。


他也不著急,知道這天機看似近實則遠,即使落在自己這一畝三分地裏,大家沒分出公母之前,誰也拿不到,於是不緊不慢的縱在空中,看狼奔豕突。


牽渉到自己的道途,大家的反應都很快,十道身影前後左右向這裏撲來,來勢洶洶,李績冷眼旁觀,這一次,運氣總算是不錯,


六個和尚,加上自己是五名道人,離恨天上的小團夥械鬥中,佛門弟子第一次的超過了道門。


四個道人一個雲頂劍修,一個太清門下,一個玉清高徒,一個太乙雷霆士,這種搭配基本符合實際情況,能上到離恨天的,中小門派已基本絕跡,一些鬥戰上疲弱的大派也所剩無幾,剩下的道家修士也就是以三清,太乙,軒轅為主。


以往的天梯,佛門不振,道家修士互相間還有得商量,一些實力普通的還有不少撿漏的機會,但今次佛門強勢,剩下的機會不多,故此大家都是全力以赴。


幾名道人已經看明情況,雖是五對六,卻絲毫沒有退縮之意,信心來自實力,來自數千年來道家對佛門絕對的壓製,這一點上,可不是佛門憑借一次大須邇陣就能抹殺的。


太清清揚道人理所當然的把自己當成了領-袖,


“我觀佛門幾個,修為平平,也無甚傑出之士,你我幾個聯手鎮壓當無意外,至於天機麽,待佛門敗走之後,是打是議,咱們再作決定,可好?”


玉清淬玉道人哼了一聲表示同意,對太清老大哥的這種老大作風他是不滿的,論功法論修為論器物,自己哪點比他差,憑什麽?但大敵當前,淬玉分寸還是有的,哼這一聲,不滿的是態度,答應的是決定。


“可。”雲頂鷹潭毫不猶豫,此情此景,無論是佛門得勢,還是道門占先,這第一絲天機都與他雲頂沒有太大的關係,就不如定下心神,以殺佛為重,如此配合好附近的三清修士,在第二,三道天機降下時,才是自己的機會。


雲頂劍宮從曆史上來說,就是三清扶植起來對抗軒轅的劍派,故此從關係上和三清也是極其緊密,榮辱共進的。


“正該如此。”太乙瀾擊子也答應的幹脆,他的思路和鷹潭差不多。太乙雖和三清道門不是太過親密,但此時此刻,選擇和三清站在一起也是他唯一的選擇。


清揚道人滿意的點點頭,對大家的態度表示滿意,卻又目注遠遠站在一旁的李績,他方才神識傳意,是包括了這名不知名的散修的,但此人即不出聲,想來是另有想法,他也懶得多問。


“其他不相幹之人,即不參與,事後也莫要出來爭利。”


散修,中小門派修士不願意參與到大勢力的糾紛中,這是常態,他們肩膀窄,抗不起大派事後的報複,所以不參與很正常,雖然在這種情況下顯得有些不識時務。


四對六?清揚不在乎!


大派弟子自有大派弟子的驕傲,太清,玉清,太乙,雲頂,四個人收拾不了六個和尚,開什麽玩笑!


所以那個小派弟子,或者散修,會有什麽想法,不重要!


驕傲是因為實力,而不是無腦的狂妄,清揚冷聲道:


“我控,淬玉輔,瀾擊子,鷹潭殺,便是這般,誰若不盡力,稍停的天機分配,就不要妄想了!”


話音方落,一方意境已籠罩了整個空間--蒼茫大地,


此為入世之境,是結界,也非結界,可自-由出入,但此意境範圍極廣,你出去了,也就意味著遠離戰場,出局了!


這是一個專門針對佛門的結界,在此界中,排斥限製佛力,本為三人同使之界,但清揚道人法力深厚,術法精妙,竟以一人之力撐起了整個空間!


淬玉道人同樣沒閑著,三清源出一門,淵遠流長,互相間的功法互補,所以配合起來,事半功倍!


他使的是門極偏僻的秘術-咫尺天涯,此術非遁術中的那個咫尺天涯,而是一種疏離,隔絕之術,在此術範圍之內,對方修士之間互不能視,無法聯手,隻能各自為戰!


不得不說,太清,玉清,兩大門派修士之間的配合妙到毫巔,術法一出,佛門羅漢們就陷入佛力不繼,形單隻影的境地,雖然這個時間可能非常短暫,可對於一向以攻擊見長的雷修,劍修來說,數息之間,已足夠決定生死!


瀾擊子和鷹潭,今日之前從未謀過麵,但這並不代表兩人之間沒有配合,到了金丹這個境界,很多東西已成為了本能,瀾擊子雷霆先導,隨後飛劍跟上,短短兩息之間,十數道雷霆,數十枚飛劍,已落在同一羅漢身上,饒是和尚防禦強硬,肉體堅韌,在這一波攻擊中也被雷的軀體焦黑,被飛劍砍成碎片。


同樣的手法,兩人又找上了另一名和尚,同樣的手段,同樣的過程,當蒼茫大地和咫尺天涯術盡之時,這個和尚也步了他師兄弟的後塵!


但異變突起,就在道士們勝券在握時,那個一直在一旁觀戰的散修忽然出現在玉清淬玉道人身前,手起劍落,一劍兩段……


這種偷襲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首先,這是道門修士心理最放鬆的時刻;其次,同在蒼茫大地結界之內,任何人的進入都會引起結界的反應;最後,淬玉道人雖遠控為主,但一身修為所在,近身防禦一樣不差,這種情況下還被人一劍兩斷,說明偷襲的人無論是修為法力,還是判斷眼光,都在水準之上!


李績一劍得手,即刻遠離,人已飄向還在震驚中的鷹潭,


鷹潭反應不慢,知道此人心懷惡意,毫不猶豫的飛劍射出,阻其接近,李績也不強求,變換方向,向佛門一側靠攏,就在道人們稍一放鬆之機,忽然飛出一劍,畫地為牢,把鷹潭定在當地,同時五行劍出,聚合一劍,立斬當下!


鷹潭本來沒有這麽脆弱,奈何身在他人地盤,修為受限,本身修為法力又相差李績甚遠,諸方結果下,卻死的不明不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