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花開花榭
loading...

但是,竹子開花也意味著新生!那麽蠱開天花呢?死灰複燃是一定的,問題在於會不會燃的更廣更闊?


也有在此次心蠱大麵積死亡事件中受到影響的,比如寒江!


按照寒江的計劃,他大約是想在完成此次任務後,通過剮心去蠱來達成自己心境上的升華,並最終衝擊金丹境界;但九百年一次的蠱開天花,讓他的計劃成為了泡影,便如全力擊出一拳,卻沒了敵人掄了個空。


從此之後再沒人見過寒江,隻能通過劍魂殿的魂燈知道他還活著,直到二百餘歲後魂燈熄滅,這是正常的自然死亡!


人生充滿了無奈,不是每個計劃都有結果,也不是每個結果都能符合你的心意;有因才有果,但不是有因就一定有果!


寒江溫潤文雅,助人為樂,曾是低階弟子中最受人尊重的大師兄,可他的好心善意卻沒有得到回報,起碼在這一世,天道對寒江是殘忍的。


其實這也是大部分修士的歸宿,數十上百萬的修士過獨木橋,橋底下的悲傷殘酷能匯聚成河,誰又關心呢?


………………


生活在繼續,修行也在繼續,聞廣峰最近十數年逐漸變得熱鬧起來,因為青空世界明顯提高的成材率,使得各門各派的優秀弟子比以往更多,這是個欣欣向榮的景象,唯一的問題是,他們還有足夠的時間成長到足夠自保的地步麽?


分劍台上劍光縱橫,偌大的場地完全被占滿,還有不少築基弟子在等著位置,這在李績初入軒轅那個年代幾乎不能想象;他那個年代,聞廣峰常見的內劍弟子也不過二百來個,而現在已將近五百個;


大量的築基弟子聚集就造成了分劍台現在這個樣子,畢竟,新入門的弟子不允許外出亂闖,精力充沛的他們也隻有在這裏才能合法的發**力,聽說,高層們已經在考慮在山後麵再建一個分劍台,也不知是真是假?


重樓疾出一劍,把對手的傀儡擊成兩截,然後,在周圍劍修的敬佩目光中走下分劍台,這沒有什麽可驕傲的,在分劍台,他重樓就是王者!


雖然這個王者很有些水份,因為內劍修中修為超過二十年的已很少會來分劍台打發時間,他們有更多其他的事情可做,所以,準確的說,重樓是內劍築基劍修中,頭二十年的王者。


這仍然是一個很出色的戰績,重樓入門不足十年就能做到這一步,充分說明了他的潛力所在,正是因為這份不俗的潛力,前些日子他被寒冰道人收為記名弟子,如果他能繼續保持這份潛力不消退,那麽,成為真正的入室弟子是遲早的事。


幾名師弟師妹圍了過來,重雲,重海,重煙,重嬰……小圈子到處都有,不過他們這個圈子不是以出身家世來聚集的,而是純粹依靠的實力,這是一群真正癡迷於劍的年輕人。


“師兄劍術是越來越犀利了,不知是否已達到一息三劍?師弟我真與師兄對上,不知能堅持多久呢!”重海照例一頂高帽子先拍了上來,不過重樓卻深知這個師弟的難纏,真正和他比劍,不拚個數百劍是分不出勝負的。


重嬰水蛇腰一擰,已纏了上來,“師兄,這才二月不見,可想死小妹了,不知師兄可曾想起過小妹?”


重樓急忙後退幾步,如避蛇蠍,這個師妹看似行為放蕩,實則渾身是刺,一個不察就會被她出個大醜,在年輕一代中也是個很出名的狠角色,她劍術普通,偏偏身體天賦特殊,有一手極厲害的蠱惑之術,讓人防不勝防,入門十年來,也不知道讓多少喜歡佔花惹草的吃了大虧。


她這樣的天賦,就不應該學劍修,而應該走歪門邪道才對,重樓是這麽想的,卻也不敢真這麽說。


“想的,想的,嗬嗬,師妹這次返家,可有什麽稀奇故事?”重樓敷衍著,惹來幾位師弟的壞笑。


重嬰忽閃著一雙天真無辜的大眼睛,不依不饒,”想我哪裏呢?“


重樓不敢接口,重雲重海卻哈哈大笑。


”小嬰不要鬧了,你看師兄臉都紅了呢!“重煙一臉溫柔的一旁解圍道。


重樓更加無語,重嬰是身體帶刺,而這重煙則是刺在心裏,諸般壞主意大多出自這個麵相溫柔端嫻的師妹手中,也不知軒轅這是怎麽了?怎麽進來的女修個個都是美女蛇,就沒一個真正溫柔的呢?


一群人嘻嘻哈哈逗趣一番,片刻後,重雲才問了一個稍微正常點的問題,


”師兄,前往滄浪閣交流一事,門派決定了麽?“


近些年來,南邊的滄浪閣一改往夕作風,變得更開放更進取更好鬥了,這其中也包括了與其他大派各個境界層麵上的交流,甚至也包括初入山門的低階弟子;軒轅是近鄰,又戰力強悍,所以時常邀請,倒成了近些年的慣例。


這次低階弟子交流,是北域內部交流,不僅有滄浪軒轅,也有一些域內一流大派參加,比如小孤山,玄玄觀,草原,雲隱宗等,對憋在山門內的軒轅弟子來說,這樣的交流著實是個出去漲見識交朋友的好機會,所以都很上心。


因為重樓有師傅,而且師傅還是宗門鼎鼎大名的寒冰道人,有一些內部消息,所以大家都希望在他這裏得到準確消息。


”門派已經決定,大概會在入門二十年內的弟子中挑出一批前往,人數當在二,三十之數,具體標準不知,想來不久雷霆殿便會公布吧?“


重樓的消息來源也不是來自師傅寒冰,而是同為寒冰門下的另一名心動入室弟子;至於他的師傅寒冰,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見到了,聽那位心動師兄說,好像是去了某個小門派,為未來成嬰做準備,具體就不太清楚了,這是隱密,不能多問。


”不過麻煩是誰來帶隊?原本宗門是考慮請一位金丹師叔帶咱們過去,不過最近門派內諸事繁忙,師叔們都不得空,所以擱置了下來,不過最近我聽說也可能找一位心動師兄帶隊,可能是寒鴨師兄也未可知?“


”不會吧?竟是那位著名的商人師兄?我聽人說他的修為都是拿靈石堆起來的呢!“


眾人麵麵相覷,寒鴨師兄,在軒轅內劍一脈也是個不大不小的名人,以經商身家著稱,他來帶隊的話,怕是有些,有些尷尬的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