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交換
loading...

兩個滄浪閣來客也都是金丹修為,這在商鋪中是不多見的,說明他們很看重這次交易,寒鴨在臉上堆起笑容剛要迎過去,卻發現人家的目標根本不是他,而是正站起身的李老爺。


”貧道滄浪水源,負責宗門外庫經營,這位是我師兄水鏡,在瀚海樓任事,聽聞李道友需求意境之物,我二人不才,倒是帶了幾件,都是內庫藏品,希望能滿足道友的需求。“


水源這幾句話,代表了好幾層意思;他管外庫經營,卻帶內庫藏品,什麽意思?


瀚海樓,滄浪閣專職對外聯絡的地方,那麽這個水鏡來幹什麽?


直接點明李道友,不用說,李績的根底早已露在人家滄浪的眼中,雖然他也未刻意掩飾,但畢竟也沒正大光明。


這幾層意思綜合起來,不用說,淶水鎮外龍王廟的事發了!


李績微微一笑,也不是多大的事,殺的又不是滄浪的真人,無非就是個麵子的問題,麵子嘛,球用也無,他給!


”嗬嗬,兩位道友諸事繁忙,還要特意來小店賞光,實在是感激之至;貧道非經商之人,些許外物不過是湊個熱鬧而已,坐店之累,實在是無趣,還不如前幾日在外和元嬰耍耍來的愉快呢。“


他是直接承認,倒要看看滄浪閣打的是什麽主意?


寒鴉聽的雲裏霧裏,這些日子李績一直在店中,不說幫忙,當個泥菩薩是有的,何時出去耍了?還是和元嬰修士?等等,難道這幾日外頭盛傳的那事……


寒鴨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師弟,是你把那元嬰耍死的?“


李績瞪了他一眼,”什麽話,什麽叫我耍死的?你師弟我是那種人麽,快去沏壺好茶,好好招待地主!“


幾人分賓主坐下,水鏡笑道:


”早就聽聞李師兄直爽,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水鏡今日來也無甚大事,蠱門餘孽,人人可殺,就是如果還有什麽首尾未曾料理妥當,滄浪作為地主,也是義不容辭的。“


這話就是說,事情既然是發生在滄浪核心地盤暨馬半島上,可就不能有禍患留下,有什麽有用的線索,便說出來吧。


李績為難道:”此事我也是偶然路過遇上,出手打抱不平而已,具體情況,兩位恐怕還得找那位正主兒鬼豎琴呢。“


他毫不猶豫的出賣了隊友,在李績看來,滄浪閣既然都能找到他,那沒道理發現不了鬼豎琴,那廝的音攻很特別,完全瞞不了有心人,更何況一個認真的頂級大派呢。


偶然路過?你偏鬼呢?方圓數千裏的半島,你得多大的機緣便能跑到淶水龍王廟那鳥不拉屎的地方碰到蠱修了?水鏡心中吐槽,還待再問,卻被水源搶了話口,


”不急,不急,蠱門之事說來話長,一時半刻也說不完,不如咱們先把正事辦了?“


水鏡也明白過來,你這想要人開口,總得先給些好處吧?反正兩人來時也得過宗門指令,從內庫中很是調來了幾件稀罕物,但願能滿足他的胃口。


”正該如此,聽聞李師兄所求,正巧我滄浪有幾件意境之物,待我取出來,師兄一一過目。“


旁邊寒鴨一邊給幾人斟茶,一邊心中鄙視,這修真界,真正就是個拳頭的世界,自家師弟不著緊不著忙的,晚上出去殺個人,轉過幾天就有人乖乖的把好東西送過來,自己可要把好關,非得在滄浪這個金主身上狠狠的咬上一口。


第一件物事,是一方玉壁--水龍紋。


水鏡道人介紹道:“此為水龍紋,出自三千年前孽龍拔鼇翻海之期,臨死反噬,照壁留影,以為水龍之紋;置此紋於活水之中,水流先緩後急,神識感之,可悟翻海真意!”


這是真正的意境之物,有出處,有典故,有感悟之法,可不是奇物市場那些西貝貨可比;當然,意境這東西,一靠自身靈性,二靠屬性契合,三靠天意眷顧,有人一夕即悟,有人數十年無功,那是各人機緣,誰又說的清楚?


第二件物事,是一枚滄海潮珠。


“滄海潮珠,生於滄海與洲陸交匯的海潮之眼,此珠成於四千年前,數千年來,記錄了滄海桑田,大地汪洋的久遠變遷;吞此珠於臍下,入海遨遊,隨波逐浪,有機緣者,可悟碧海潮生真解!”


第三件,是一件風羽衣,


“風羽衣,是深海奇鳥大鶊之羽毛所製,此鳥極稀少,傳聞其一生之中,自出生後騰空之始,到身死之末,終生飛在空中,而無一刻落地之時,甚為神奇;修士穿此衣飛行,有可能領悟其羽毛所蘊含的風行意境。”


三件寶物,二水一風,這很符合滄浪閣修行的方向,但對李績而言,似乎並不是太貼合?但必須承認的是,三件都是真東西,滄浪閣能拿出來,足見其誠意還是很足的。


這三件物事,都是滄浪內庫所出,所以帶在水鏡道人身上,展示完畢後,水源道人也取出一物,他是外庫總管,拿的也是外庫所藏,所以在價值規格上,是要比內庫珍品差一些的。


這是一截問心竹,上古道祖講法布道,常在雲山道觀,道觀周圍有一片竹林,千年萬年過去,修士換了一茬又一茬,悟了一批又一批,隻有這片竹林,一直默默肅立,風吹雨打,道浸法染,竟也有了一絲靈悟之意,


後來道祖仙去,戰亂爭伐,雲山道觀也終毀於戰火,也包括那片竹林;但也有有心人,伐竹以藏,截竹售賣,據說捏碎一截山竹時,會有道祖餘意問心,但這是傳說,真正有誰從中受益,卻是誰也不知。


當初伐竹的修士不少,截出的問心竹泛濫,再加上效果虛渺,莫名其妙,所以當時的價值也就是個白菜價;但再便宜的白菜,數萬年下來,也消耗的七七八八,能留至今日的,整個青空也不過幾枚而已。


論年代,論出處,論高渺,論稀少,道祖遺音的價值怎麽也不是其他所謂的奇物能比的,但也因為其效果數萬年來沒有定論,所以這價值也是尷尬的很,這也是滄浪閣內庫看不上眼,外庫拿它當個虛幻假寶的原因。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