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李績看青空
loading...

聞廣峰,混沌雷霆殿,深處一間小小的靜室中,兩人盤坐以對。


“你所說此術,我倒有些耳聞,近古時有一左道之門,名大自然道派,崇尚反樸歸真,回歸自然,彼派金丹修士身死道消時,天象自帶偉力,能拘身旁生靈活物去往異界,便如你所見,不傷人命,卻挪其身,是個古怪的道法,可惜不太實用,純粹自損一千,傷人八百,雞肋也……”


大象真人思索道。


“那這個道派,後來去了哪裏?是滅亡不存?還是道統並入他派?”李績問道。


“大自然道派麽,後來好像是去了流放之地,當時此派自身損失過大,已不能開山立派,所以,選擇了遠走……”


大象回憶道。


李績有些明白了,在千島域寒江曾和他說過,蠱門最近百年有所變化,可能和流放之地有關,沒想到他這麽快就接觸到了這處地界,隻不知為何會找上他?


他一回山,就徑直找到大象真人,在修真界,一味的單打獨鬥是不成的,需要門派長輩的支持,無論是個人實力,還是見識內幕,他都差的遠呢。


大象把眼一凝,“你給我老實說來,那枚心蠱是哪裏搞來的?”


他深知這弟子心性堅定,道途無量,而且以他現下狀況,才入金丹二十餘年,完全沒必要著急為成嬰而急病亂投醫,所以這枚心蠱的來曆便很蹊蹺了,他前些日子在千島域,莫非……?


李績知道瞞不過,既然選擇了問道大象,那些細節是根本不可能遮掩的,但寒江之事連他師傅都被瞞的甚緊,也不知大象知也不知?


”有個朋友,關係不錯,玩的一手好蠱……“


大象毫不客氣的打斷道:”滿嘴屁話,也來蒙我?是寒江給你的吧?“


李績一聽便心中有數,恬臉一笑,”真人睿智,什麽都瞞不過您掐指一算……弟子遇到寒江純屬偶然,這不是看宗門掩得甚嚴,怕泄了密嘛……“


”你有此心,總算還知道輕重,寒江是我派出去的,你在我這裏也不必遮遮掩掩,恩,你這一說慌話騙人,笑的就格外的甜,這毛病得改!“


李績大感慚愧,這毛病他還真沒意識到,”謝真人提點,下次不笑就是……真人,外劍一脈針對弟子事小,可勾結邪門外道是真,如此行徑,不能容忍!“


大象斜了他一眼,”你又笑了!你便直說,想要報複就是,又何必牽渉其他?


宗門內有人勾結外邪之事,不新鮮,林子大了,什麽鳥都有,軒轅近萬年來也從未斷絕過,其實不僅我軒轅,其他大派也是大同小異,一個德性,不必大驚小怪。


修行一途,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缺資源的,少機緣的,短領悟的,損肉體的,衰神魂的,無數關礙難阻,要想上進,怎麽辦?正途有限,不走旁門,難道坐吃等死?


故此,邪門外道,它也是天道的一部分,就如事分正反,界有陰陽,沒有正,又哪來的邪?控製在合理範圍內就好,你以為能真正滅絕它麽?


蠱門一事,牽渉甚廣,也並不單單是流放之地,此事宗門早有布置,寒江不過是其中一環罷了,你即未參與其中,就不要胡亂插手,壞了宗門布置反倒不美。


至於你遇襲一事,暫且忍耐,終有一日讓你盡興,你看可好?“


李績點點頭,他真不是急切之人,不過也不是那種麵人拾得,什麽忍他,讓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幾年,你且看他……這種屁話他是深惡痛絕的,對他來說,他更願意,此時此刻,直接殺了他。


再待幾年?都待出痣瘡了!


”弟子不是不知進退之人,真人之意我明白,照做便是;不過真人能否透個底,到底是何人哪個?這屁大的地方,保不齊哪天遇到,心裏也得有個準備不是?“


大象直搖頭,”若是別人,說便說了,有個思想準備,就是你不成,今日我告訴你,明日你便能把天捅個窟窿出來,以你的本事,我一個元嬰真還未必有那能力給你擦屁股,所以此事,想都別想!“


李績有些無奈,其實他也知道,大象真正擔心的不是給他擦屁股,而是怕他牽連眾多,惹了眾怒,到時吃虧。


”不說便不說,不過我先說好,如果再有下次,或者搞到弟子其他朋友身上,真人你可別怪我撒劍瘋!“


大象橫了他一眼,”這你大可放心,諸般爭端,首在分寸,這也是軒轅高層默認的規矩,破了此戒,犯了眾怒,得不償失,當然,我也會和那邊提點下……“


大象心之所想,可不如嘴上所說那麽平靜,對李績這名弟子,他在其成丹前放過話,誰伸手便斬誰的爪子,這話在軒轅派係鬥爭中其實是有個前提的,那便是金丹前後。


對劍修來說,軒轅從來不認為他們就應該活在溫室之中,對外就不必說了,其實對內宗門也不讚成弟子們獨善其身,隻不過不強求罷了,大象當時的警告,潛台詞便是這名弟子有成丹潛力,不希望門派內部爭伐毀了他成為門派中堅的希望,這一點,大家都認同,所以李績成丹前,基本沒有屁事發生。


但在成丹後,不管你願不願意,做為一名成-熟的中堅修士,滾滾修行大潮又哪容得你在岸邊觀看?你是跳也得跳,不跳也得跳進這個是非圈中,大家都在裏頭遊泳掙紮,憑毛你在岸邊悠哉遊哉?


所以李績此難,即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除非不修劍,除非成為凡人,否則這些屁事以後不是可能有,而是一定有,隻不過這次之後,確實會消停一段時間而已。


這種屁事,說起來很麻煩,也沒法快刀斬亂麻,所以大象換了個話題,


”千島域辟邪劍派待的如何?我聽說你孤煙子在藻海是大殺特殺,人人都說千島域又出了個劍修天才,我可告訴你,最好老實低調點,你這恨不得翻天蹈海的脾氣得改!就不能悄悄的把事情辦了麽?“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