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道消天象
loading...

李績殺的性起,飛劍便象不要錢似的,滾滾而來。


對他而言,速殺便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在自己選擇的地點,在對自己有利的時機,至於那兩人的想法,不重要。


李績淩厲的攻擊很快就讓他在鬥戰中掌握了主動,這即在他意料之中,不過也引起了他的一絲警惕。


他是個對鬥戰極其敏感的人,短短十數息中已察覺到對手術法的詭異,用詭異兩個字,不是說這兩人的功法秘術有多麽的了得,多麽與眾不同,而是尋常,非常奇怪的尋常,普通的修為,更普通的術法,普通的讓人看不到一點新意……


正是這種尋常,讓李績不由自主的便謹慎起來;他不相信,費了這麽大的力氣,通過果果把他從軒轅引到這裏,如果他沒臨時起意,恐怕還要把他從千島域誘回,就是為了讓這樣的兩個貨色伏擊他?


但他的謹慎沒有什麽結果,無論他怎麽試探,這也是兩個普普通通的金丹,也就是普通中小門派金丹長老的層次,和他在千島域斬殺的貨色沒什麽兩樣。


既然看不出究竟,那便殺了了事。


李績劍光分化的飛劍愈發的緊密,突然間羊角術飆出一劍,破了那個高個子的防,然後飛劍群仿佛嗅到血腥味的鯊魚群,在高個子站立處一個盤旋,此人轉眼間被撕成碎片,道消而散。


眼看另一個胖子有逃走的跡象,幾乎下意識的,李績施展出了他慣常的連招,驚魂刺遙刺,隨形劍附近身,手起劍落,胖子被一斬兩段……


金丹道消天象再起,忽然間,李績感覺到了莫名的危險,他意識到,自己還是大意了!


危險來自胖子身死後的道消天象,這種自然形成的黑洞吞噬之力和以往修士死亡時完全不同,仿佛有股神秘的吸引之力讓他無法遠離脫身,長年養成的戰鬥直覺讓他明白黑洞完全形成後,就是危險到來那一刻!


道消天象,是隻有金丹和以後境界的修士死亡時才會有的現象,其本質便是修士生死之間,數百年從大自然中攝取靈機回饋自然的過程,當然,數百年的獲取和死亡時的回饋不是等值的,修士吸收靈機會幫助他延壽,鬥法,改造身體等等不可逆的消耗,最終的回饋代表的意義遠大於實際量能。


原則上,道消天象與他人無關,更不可能對左近之人造成傷害,這是天道的意誌,非人力可控。


但還是有人在研究如何利用道消天象為自身謀利的可能,這種研究漫長也沒什麽成果,因為在實際環境中你無法準確判斷一個金丹的死亡時間和地點。


不可否認的是,道消天象蘊含著修士數百年的苦心修煉成果,其潛在的能量是非常恐怖的。


這一次,李績遇到的明顯就是個可控,或者部分可控的道消天象,它的危險來自於金丹修士死後,讓人防不勝防,


電光火石間,李績沒有選擇一味的掙紮,他更多的把注意力放在了天象黑洞上……


對突如其來的危險的處置能力,才是一名修士的核心能力,這沒有標準,也無法衡量,牽渉了太多的東西;


李績的優勢在於,他殺的金丹夠多,見識過的道消天象夠多,同時,在危險來臨時他有足夠的冷靜,這幫助他在瞬息間便在黑洞深處發現了一絲不尋常……


你可以把它看作一個光點,或者一隻獨眼,隱藏在黑洞中死死盯著它,充滿了邪惡,血腥,貪婪……李績另一個並不顯眼的優勢-六識敏銳,幫助他在第一時間回憶起這絲氣息的出處,


就在幾天前,在千島域,在三皇城外小道觀中,寒江給他近距離展示的那些種蠱!臨走前寒江還送給他了一隻強大的心蠱,一隻因主人死亡而寄托無憑的心蠱,


毫不猶豫的,李績飛快的從納戒中掏出這隻心蠱,他能感覺到黑洞的旋轉猛然間有了個細微的停頓,然後愈發的瘋狂,那隻眼睛,也仿佛發出興奮的渴望……


把心蠱往黑洞中一扔,李績鼓起全身法力一掙,頃刻間脫出束縛,人已經遁出百丈開外,幾乎與此同時,黑洞光芒大盛,其中隱有五芒星陣閃爍,一絲空間波動傳出,隨即煙消雲散。


從胖修士身死,到現在不到三息時間,李績已從鬼門關上打個轉回來,饒是他心神堅定,也是驚出一層冷汗。


仔細回顧整個戰鬥過程,李績發現自己還是大意了,雖然對方的詭異讓他提高了警惕,但還是有兩點沒做到位,


一是高個子身死時的道消天象他沒有留意,現在回顧,其實和胖修的道消天象是一樣的,隻不過當時天象旁沒有生物,所以表現的不太明顯而已。


二是關於近身,他殺胖子的近身行為純屬本能反應,沒有考慮太多,顯然,對方對他的鬥戰方式是有所了解的,兩個人,隻要有一個李績選擇近身,他就逃不開這一劫,看來,戰鬥習慣的養成已經讓他的鬥戰形成了某種固定的模式,這是需要警醒的。


兩人都未留下什麽遺物,看來,對此次伏殺的底牌所在,他們事先已有心理預測?是什麽樣的組織,能這麽大方的用金丹的死來製造殺劫?或者,這兩人已完全被心蠱控製?


李績禦劍飛向鹿城,一路上他很注意沿途是否有法陣的布置,在他想來,螻蟻也有求生之心,更何況人乎?如果沿途確實存在類似的伏擊法陣,這說明兩人最起碼沒有完全被心蠱控製,如果沒有,那說明他們可能已失去了自我意識。


飛出數百裏,終於讓他發現了一處精妙的控神陣,從法力波動來判斷,應該是那個高個金丹所布,這說明兩人並不想死,他們是有自我意識的,但心蠱也有它存在的價值,大概率上,兩人能自控,不排除關鍵時刻心蠱出來搗亂。


李績心中有很多疑問,比如,外劍家族一脈和這個組織的聯係是整體行為,還是個人行為?原因何在?金丹道消天象最後一刻的五芒星法陣有空間意味,更象是個傳送陣,那麽,如果他中招,會被傳送到何處?


這些東西,不是他個人能解決的,他決定求教於人。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