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小氣的金丹
loading...

林家阿翁以為要用到李績時,大概是在自己身死之後,但他沒想到的是,現在他還活得好好的,就有麻煩找上門,還是他無法解決的麻煩。


巧合的是,新晉金丹也姓林,林家阿翁認為不管怎麽說一筆寫不出兩個林字,他想的不錯,那林姓金丹也這麽認為,所以,他覺的林家鋪子應該有他的一份。


最近這些年,因為玲瓏道整肅道內浮誇的經商作風,故此蒼山內的坊市被大幅度消減,拆遷,以突出蒼山修道聖地的主功能;這也不知是哪位老祖一拍腦門想出來的夾生屁,雖然怨聲載道,可該走還得走,除了少數根底實在太硬的坊鋪,一些普通弟子為生計而開的鋪子都不得不另尋它地。


修行要繼續,該有的交易也不可能因為人為的命令而消失,於是大批的修真用品商鋪開始向蒼山周圍城市轉移;小城離蒼山不遠,才千來裏,地理位置上很占優勢,於是一部分商家就把目光投向這個以前一直名聲不顯的城市。


商鋪多了,慕名而來的客人也多了,小城中坊鋪的價值大大提高,林家的幾間商鋪地理位置不錯,這幾年沒少為林家賺靈石,但也正因為這樣,才更遭人眼忌,這一次,終於有人出手了。


在玲瓏上界開修真用品店鋪,凡人是做不了這行的,身後必有修士支撐;小城修真坊市原本就一條街道上有數十家,現在一擴充,街上百餘店鋪皆被修士改造成售賣修真用品,這樣一來,林家幾間店鋪就變得炙手可熱起來。


本城的道督有了想法,能找到的借口實在太多,比如,賣假貨……誰都在賣,行業潛規則,這個行業就靠這一手吃飯,別說這裏,蒼山中的坊市一樣假貨橫行,也沒見人管。


林中行也被道督辭了,他們這樣跑腿打雜的沒有正式的身份職位,換個道督就換一批人,實在是在金丹修士麵前說不上話,萬般無奈下,隻有找李績這條大腿。


林家阿翁小心翼翼的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偷偷觀察著李績的神色,在他和李績的約定中,可沒說如果對方是金丹的話,也需要李績強自出頭的,所以,老頭兒心中有些忐忑,不知道李績是否真的願意為林氏出這個大頭。


現在的李績,其實已經並不需要林氏遠親這個身份了,底都露到了燕信那裏,還有什麽好隱瞞的?問題是,這些事情,下層修士並不知道,無論是燕信還是他,都不會把這些隱密宣揚出去。


所以,該遵守的諾言,他不會因為對方實力強大而反悔,這是做人的原則;一個新晉金丹,不是李績狂妄,還真沒被他太放在心上,縱不勝,也輸不到哪裏去;而且,他有預感,這事似乎並不象外麵表現的那麽簡單。


“無妨,我去見見這位道督便是。”


玲瓏本洲的道宮和外星道宮的風格正好相反,在外星體,道宮一定是當地最高大最氣派的建築,以此來彰顯玲瓏道的存在;而在玲瓏本洲,則完全沒必要搞這些麵子工程,玲瓏道的威嚴深入在每個玲瓏人的骨子裏,也就不需要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


所以,玲瓏本洲的道宮是很隨意的,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也沒有修士願意在這方麵花大力氣整修,都是將就著過,除了這片宅院看著夠大外,其他的反倒顯得有些破敗。


能不破敗麽,小城離蒼山這麽近,道督修煉當然會跑回蒼山蹭靈氣,誰沒事待這地方修煉?


李績在道宮外和當值的散修說明了來意,那散修不敢怠慢,十分抱歉道:


”上修來的時間卻是有些不巧,林督每日都是申時末才回,現在才已時初……不如上修晚些時辰再來,小的給您通報著,必不會誤了上修大事。“


李績點點頭,那金丹必是跑回蒼山洞府修煉去了,這散修倒不會欺瞞於他,畢竟,他也算是玲瓏道直係弟子,這些散修是不敢得罪的。


在街上轉了轉,殊無樂趣,幹脆禦劍直飛蒼山,他現在還可選擇一門術法,不如便借此機會,取了再說。


十多年來,他並未放過悟劍堂的藏書,兩次定品,除去輕鬆參加戰鬥外,他大部分時間都放在了悟劍堂這裏,對這裏的藏書術法可謂了如指掌,並不是胡亂選擇。


通過這麽些年對自己的反思,戰鬥體係,功法體係,輔助體係都有了足夠的認知,也逐漸堅定了心中的某些想法。


攻擊劍術他現在不缺,軒轅的金銳中刑劍,驚魂刺,空躍殺劍,玲瓏劍道的羊角術,立二拆三,畫劍為牢,已經完全足夠支撐他一場戰鬥;尤其是後三門劍術,使用還不熟練,有大把的提升空間,也不宜再去多學其他劍術。


防禦手段同樣如此,他現在以五行劍衣為主要防禦手段,目前已煉成金劍衣,土劍衣,便是火劍衣的進展也十分快捷,估計再有個三,二年便能功成,有如此頂級的防禦手段,又何必再去煉那些層次不夠的術法?


再加上他的雷火鍛金身,基本已經形成了完善的防禦體係,沒必要再去畫蛇添足,劍修,最終還是以攻擊為首要目的。


一個偶然的機會,在數百種輔助功法中,他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術法-玄元破妄之法,這是一門眼術,不過境界層次卻是遠高於李績一直在修煉的紫金瞳術。


紫金瞳術是眼術正法,在遠,在微,但在一些邪修的結界中卻用處不大;李績發現,很多專精戰鬥的修士往往都有某種結界護身,比如血河道的血河界,還有很多其他的,鬼霧,陰冥,桃瘴等等,甚至連玲瓏道都有著名的修羅場……


在這些地方,六識不暢,神識不展,一進去必然麵臨耳聾眼瞎的境地,李績敢闖血河界,是因為阿九告訴了他血河道的根本法,但其他結界李績可不會硬闖,如果飄在外麵,結界中的情況觀察不明,又如何攻擊?


玄元破妄之法就能補足這方麵的短板,此法修煉不易,難在幾種罕見的輔材上,但李績現在什麽都缺,就是不缺那些古怪的材料,所以,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這門眼術。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