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十年
loading...

人生有多少個十年,對凡人來說,一個巴掌便能數過來,對李績這樣的築基修士,恐怕就要加上雙手雙腳了。


這十年,李績結識了很多新朋友,比如,雪峰山頂上的雪獂一家子,兩隻大雪獂,帶著三隻幼崽,從一開始的衝李績憤怒咆哮,抗議他侵入了它們的領地,到後來的也能和平相處,再到最後三頭幼崽已經完全不認生的向李績討要食物。


鏡湖裏有隻老龜,每到月色中天時,都會浮出水麵吸收月華,李績初來時還躲避著不敢露麵,慢慢的也能和他共享月光,點頭致意;李績猜測這老家夥起碼活了數千年,有些神異的本領,但本性溫和膽小,是個看不穿底細的家夥。


也有本性凶殘的,一頭銀背蒼狼率領的狼群,兩隻狅獰,都是附近山林的王者,初生靈智;但也沒有過於強大的妖獸,強大的妖獸必然有它們與眾不同的環境,指望小溪流養出大鯊魚就很不現實。


最重要的是,疊翠星被玲瓏道辟為體係之內數千年間,也有無數的高階修士探寶尋奇,象駹獸這種好東西,早已被掃蕩的七七八八,剩下的有限數量都躲進密林深處,越是高階,越是有靈智的,越是躲著人類修士,那些隻憑本能行事的凶獸,又哪有什麽修為?


十年間,李績有參加了兩次定品,他的品位也由三品升到六品,再到九品,理論上,他完全有資格選擇更好的地方,去爭取一下那些所謂的肥缺,但李績沒有這麽做,仍然留在疊翠星,留在青碧城,甚至放棄了留在蒼山劍道的機會。


骨子裏,他不喜歡約束。


阿九隻見過一次,還是五年前的那次定品,它當然沒什麽變化,除了有些焦灼;人類若變機靈了,就容易想東想西,器靈阿九也一樣,有時候李績就想,如果阿九還是以前那樣渾渾碌碌,是不是更好些?


最近的一次定品沒見到阿九,運氣不好,玲瓏塔靈最終也沒把李績傳進青空關口,這是很正常的幾率,但李績有些擔心阿九的情緒狀態,沒有了他的紫清靈機,那家夥隻會變得更焦灼,更不安。


這些問題,李績也暫時無能為力。


好消息是,在鏡湖畔多年不懈的努力下,他終於成功領悟了木遁,從此,五行遁術中他已經掌握了三種,這讓他的遁術有了飛躍式的提高;


掌握木遁的意義,並不僅僅是在木行環境下的遁法速度,更重要的是,五行遁法中互相關聯,相輔相生的融合;金,水,木三種遁法,在五行中已經過半,他的遁術也不再是單純的互相切換,而具備了某種內在的,更深層次的聯係。


羊角術,立二拆三,化繭觀心也一一修練成功,雖然還不太熟練,但這隻是細枝末節,以後有的時間去錘練這些技能。


李績反倒覺得,這十來年的時間裏,他最大的收獲是心境的通升,完全擺脫了長時間在九宮界中慢慢滋生的一股戻氣,變得更平和,更淡然,這一點,從鏡湖周圍很多有靈性的動物都願意和他接觸就可以看出來,要知道,他剛來鏡湖時,那股子掩飾不住的殺意讓很多敏感的動物都不敢走近鏡湖飲水呢。


李績準備回返玲瓏本洲,不是他靜極思動,而是林家在小城有了些麻煩,據說哪怕報了他李績的名號好像也不太好使,隻因小城新來的道督是名新晉的金丹修士,正是誌得意滿,意氣風發之時,踩踩築基修士的麵子也是很正常的。


雖然嫌麻煩,李績還是遵守了諾言,他最近心中也有些浮燥,久久不能尋到回歸青空的方法,影響的可不僅僅是阿九,其實也包括他自己。


道督這樣的職位還是比較隨意的,尤其是當你不願意管事時,實際上,像李績這樣的道督,是最受土著歡迎的,他們討厭的是那些喜歡指手劃腳的,明明沒有實際行政能力,卻偏偏要做出一番成績的家夥。


限製外星道督自-由往來的,還是高昂的星渡費用,有些貧瘠的星體,往往搜刮數年,還不夠一次星空旅行用的,但李績不缺費用,他缺的隻是回返的心情。


十來年間,燕信真君沒有再找過他,仿佛已經忘了玲瓏界還有這麽一個異域客;李績也沒有主動聯係燕信,或者那個廣真人,他有自知之明,不會把他人的客氣當成自家炫耀的本錢,並由此貪得無厭覷窺玲瓏道的內庫。


一切還要看他能走到哪一步,你能達到足夠高的境界,那麽是你的依然是你的;如果終無所成,現在拿到了,遲早也有加倍吐出去的那一天。


再說,他現在積蓄的材料已經夠用很多年。


天狼星域這些年和玲瓏道之間大爭端沒有,小磨擦不斷,基本都發生在比較偏遠的星體,距離疊翠星這樣的中距星體還差得很遠;修真勢力間的戰爭便是這樣,拖拖拉拉,都在等待時機,鑒於修士漫長的生命,這一等便等個數十上百年一點也不稀罕。


也正因為如此,為怕刺激到天狼人,玲瓏道也一直沒派李績這頭老虎出戰,就是擔心控製不住局勢。


離開前也沒什麽好交待的,說不定下個月就回來;青碧城主那裏李績是提都未提,這十來年間除了幾次大型的祭祀活動外,李績與他根本沒有任何交集;唯一不好回避的,是巨木城金丹道督那裏,也不過是打個招呼,李績十數年沒私自回本洲,偶爾回去一次誰也說不出什麽來。


登上星渡船時,李績忽然心中一動,回首疊翠星,仿佛是看它最後一眼,他有預感,似乎,未來很長很長時間再也回不到這個青翠原始,氣息宜人的星體了。


這是怎麽回事?難道在大自然中待得久了,便有種種的直覺應念了麽?還是說,回去之後,有機會尋到返回青空的機緣?


李績惆悵滿滿,還沒和那頭老龜道別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