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3章 教育
loading...

李績再次晃身接近,穿過變的有氣無力的蛇頭,站在蛇身上,也不出飛劍,而是直接掏出一把長劍,揮劍就劈,這樣的感覺讓他更有殺戮的快感!


扈九越發的無力,在過去現在未來的互相映照轉換中,它的一身核心妖力在飛快的流失中,身體開始變的僵硬,五個普通蛇頭也不再噴吐,而是耷拉著,痙攣著,抽搐著……


一個曾經多麽強大的太古血脈凶獸,變成這樣淒慘的模樣,讓旁觀者們看著不由的歎息不已,這是最好的收服九嬰怪的時機,哪怕現在已經不是九嬰,就算八嬰,在半仙層次中也不是可以輕侮的存在。


但那名劍修卻沒有任何停下揮劍的意思,哪怕現在他已經砍斷了數把長劍,似乎對這種斬蛇頭行為很是熱衷,


唯一的變化隻是,他終於開了口,在殺戮空間的第一次開口,


“勇氣為劍?仁愛為盾?


不,你錯了,人類最愛幹的其實是殘忍為劍,道德為盾!


當扶弱者?當撼威強?


誰說的?真實的世界是當除弱者,當忍威強!


你不知道麽?在修真曆史上人類其實隻有兩種話,一種是說出來讓別人聽的,一種是不說出來自己做的!


下輩子少看書吧!尤其是人類的書!那就不是書,那是坑!


做個快快樂樂的太古獸不好麽?餓了吃,飽了睡,危險了就跑,依本能行事才是妖獸本色,你連自己的本色都忘了,你不死,誰死?”


九嬰的過去現在未來,並不是如人類那般真正的前世今生來世,太古血脈在得到天生無比強大的今生中,也就失去了過去未來;九嬰的這三個頭隻不過是對人類過去未來的一種模擬,一種回複的方式,一種對時空大道的屬於太古凶獸的初步應用,它存在瑕疵,就像現在,陷入死循歡而無可自拔。


李績輕言細語,“很委屈?很不平?很憤怒?這就對了,這就是和人類打交道早晚的下場!


很傷心?你幫助的那個人類修士別說過來救你,便一句求情的話都不說?覺的英雄末路?覺的壯誌未酬?


要當英雄,要人前顯聖,前提條件就得先下去……”


九嬰八個蛇頭齊齊流淚,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麽,後悔什麽?但李績卻是心硬如鐵,他太清楚了,像九嬰這種太古戻物,哪怕你現在饒了它,它也絕不會知你情,反而會加倍懷恨,這是早就在人類世界證實了的心態過程,從未錯誤過。


扈九的三個過去,現在,未來蛇頭,在李績的交替斬擊下依次互為映照,他就像一個指揮家,用劍當指揮棒,奏起了一個讓人恐怖的死亡篇章,扈九在這樣的指揮下,身不由己的跟著人類的節奏律動,消耗的卻是自己實打實的核心妖力。


蛇淚珠線般流下,碧綠中隱含鮮紅,在空間中格外的妖豔,讓人絕望的沉默,沒有一個修士出口幫求,就連心軟的七夕,以及欠著九嬰人情的那第十名修士,都反常的安靜!


一為事不關己,二為不相同族,三為怕得罪那個冷酷的道人,李績說的一點不錯,在修真界,修士門生存下去的很重要的原則就是,不會為了一個死人,卻去得罪一個強大的活人,就隻為心中那絲幼稚的英雄情節!


眼看時機已到,李績在揮劍斬殺這三個頭顱時,開始運起飛劍繼續依次斬殺耷拉在外麵的另外五個蛇頭,他現在能做到,可就是不去同時斬殺多個蛇頭,而是讓九嬰的核心妖力在循環中走向枯萎,這讓觀戰的半仙們若有所思。


當一道磅礴浩大的道消天象終於出現時,殺戮空間裏裏外外,所有觀戰的修士都不自覺的長出一口氣,這樣的殘忍磨殺總算結束了,考驗的卻是大家的神經,


在修真界,殺戮很常見,但這樣的殺戮……


李績拍了拍手,負手而立,心中也很是無奈,他殺人從來都是幹淨利落,從來不以折磨人為目的,但這九嬰,速殺不了啊!


雖然很少和光十一娘討論這些問題,但在偶爾的閑談中,鳳凰也提過一嘴,像九嬰這種生物,同時斬殺它的過去現在未來,就等於是給它翻盤的機會,會造成另一種不可控的走向!


結果現在就變成,他好像是個殺戮惡魔一樣?


……衡國半仙長老團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擔心起來,一名長老問道:


“各位師兄,名額已定,咱們現在就開始麽?”


為首的長老想了想,“可!不過在撤去殺戮空間,打開殺戮大道碑通道時,速度不如放慢些,我有些話要和七夕說!”


有長老就問,“可是關於那劍修?”


為首長老點頭,“此人實力強大,更兼心狠手辣,對我衡國來說恐怕未必是福,還是要提醒小七,我不管她是因為什麽原因,這個人,還是不宜過於接近!”


眾長老皆點頭稱是,他們活了上萬年,人情世故看的很清楚,強大的朋友固然很重要,但這樣強大的修士的拉仇恨能力同樣重要,就像這次殺久嬰,如果太古凶獸伺機報複,找不著正主卻拿他衡國出氣,就是個大麻煩。


這個人是來自主世界,終究還會回到主世界,他走了自然輕鬆,但一屁-股賬誰來結?


都是問題!


殺戮空間在一眾衡國長老的努力下慢慢撤去,與此同時,一個通向殺戮道碑的通道正在形成,隻不過進程比較緩慢。


九個幸運兒就懸在天空中接受他人羨慕的目光,倒是沒多少嫉妒的,修士對這一點看的很清楚,實力不夠,想也白想。


在眾人的指指點點中,李績是最顯眼的那一個,哪怕他開始很低調,中期也不張揚,可是和九嬰一戰卻是萬眾矚目,僅此一份,別人不看他看誰?


一個事實是,在天擇大陸上,能獨立殺死一頭九嬰的,細論起來都是數萬年前的曆史人物,從這一點上來說,他在天擇大陸修真界的地位已經一戰而定。


雖然對他來說也沒什麽用!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