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6章 同命
loading...

李績不發一聲,靜靜傾聽,倒要看看這光鳥肚子裏揣著什麽壞!


“這個鴻茅,與他的三位師兄不同,生性跳脫,卻不墨守成規,雖然成道最晚,但能力智慧卻不在其他三位修行者之下。


等他化身為道時,才發現為時已晚,宇宙天地的秩序規則已定,憑他所學所悟所感,竟然不能在其中插足,因為大道規則已定,三為基準,多則徒勞!


於是一怒之下,另化大道,為示區別,一已抗之,創無秩序天道為本,自成一統!


定道之戰由此而始,所有的種族皆牽扯其中,曆時漫長,幾乎貫穿了整個遠古!


直到秩序大道最終取得對整個宇宙的控製,遠古結束,上古新生,才是人類修行的真正開始!”


光十一娘款款而談,看李績聽的如神,逐漸沉入這段輝煌的修真曆史中,隻有仙人才能明白的曆史篇章,心中暗定!


這些東西,主世界的修士是聽不到的,也包括內外景天的半仙,用修真術語講話,就是法不傳六耳。


鳳凰因為是涅槃重生,記憶悠長,又有仙術賜下,是極少知曉這段密辛的仙境下生物;最重要的是,因為有準仙術命運枷鎖相聯,所以她和李績的對話被默認為自言自語,這才能傳之於耳,否則,她就是想說,也說不出口!


這樣的密辛,對任何一名修士來說都是足以震撼內心的東西,他們會為此分神,為此向往,為此好奇,同樣的,也會為此出現極微小的失神。


她說這些真話,就是為等待這樣的機會,因為她知道以這惡道狡猾如狐的脾性,說些別的就根本不可能引起他的注意,搞不好反而會引起他的懷疑。


眼看距離那處明亮越來越近,她開始悄悄撤去命運枷鎖的聯係,這需要一個過程,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其實在命運枷鎖下,她根本就不需要再用雙爪抓著道人的身體,也一樣能讓道人跟隨,之所以一直抓著百年不放,就是為了等這一天,讓惡道習慣於被抓著飛行而淡忘那份命運牽扯之力。


“但鴻茅道人既化身為道,那麽他就是不可湮滅的,遠古時期定道之戰,明麵上是一些不遵秩序的勢力,比如太古妖獸之類的和遵守秩序的道統之間的博奕,其實根子卻是在這鴻茅化身的無秩序大道上,否則憑那些狂妄又無組織的太古獸群又怎麽可能拖延修真曆史進程這麽長的時間!


但遠古之後,鴻茅的無秩序大道被驅逐,無處落腳,無處藏身,無處展現道力,於是隻能退出主世界,去了反物質空間,並在那裏建立起了自己的大道,他們把它也叫做天道!


我接下來要送你去的地方,就是無秩序的大道世界,雖然沒有主世界那麽龐大,無限,但仍然足夠提供整個體係的傳承力量,那裏也有修真,也有自己的小仙庭,而你,在那裏仍然會保留自己的現有境界,隻不過你在主世界精通的道境力量可能會有一部分不堪用……


這是個挑戰,你願意去麽?”


李績就笑,“願意不願意,你不照樣會把我扔進去?十一娘你這麽處心積慮的,隻說好處,不說壞處,不就是想讓我在那裏自生自滅麽?”


光十一娘冷聲道,“知道就好!那就去吧!”


明亮已在眼前,鳳凰雙爪一擲,把李績一扔,這個意思,卻是李績進去,她卻不進!


想法是好的,但她卻發現自己有點刹不住身形!


方才那一擲,可不是普通的一擲,而是半仙術神通鳳引離巢,能把人送往遠方,雖無殺傷力,但卻不可逆,結果就是這惡道仍然被擲出去了,自己卻仍然和他伴飛在一起,即使鼓起全身的妖力,也不能阻止她情不自禁的跟隨!


稍一轉念,這才發現,她的命運枷鎖確實已經解除,但另一道陌生的命運枷鎖已經罩定了自身,雖然這道命運枷鎖是那麽的粗糙,那麽的簡陋,她可以在很短時間內破解,但問題是在距離明亮處這麽短的距離上,她卻沒有足夠的破解時間!


“妖道!你竟敢對我下命運枷鎖!”


李績大笑,“幺-雞!許你鎖我,不許我鎖你?你鎖了老子百十年,老子鎖你一刻鍾,這不過份吧?


隻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鴉凰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一起飛!”


哈哈大笑中,一頭紮入明亮處不見,後麵的鳳凰再也顧不得高雅冷峻,破口大罵聲中,也跟著尾隨而入!


………………


五環,聞廣峰,也就是之前的穹頂雪峰。


圖遠道人一個人盤坐在寂靜的劍魂堂中,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老的已經完全顯現出了老人的衰老;在上一次的天狼報複中他就是鎮守魂堂的人選,那個時候就已經接近壽命的末期,但晃晃悠悠的就是不死,又讓他挺過了大數百年,也算是創造了軒轅劍派陰神真君的壽元奇跡。


他有些跡遇,而且,也算是養生有道,所以能堅持到現在也不奇怪。


他這樣的年紀和狀態,已經不適合出外執行任務,更不會外出遊曆宇宙,他又閑不住不願意待在終老峰上,所以就一直執掌劍魂堂,也是個閑差,養人的地方。


對這裏的魂燈,軒轅上上下下沒有比他更熟悉的了,所以對出現的任何意外,他都能第一時間發現異常蹊蹺,就像這一次,閉目養神的他忽然心中一動,劍魂堂內的魂燈好像有一盞出現了變化!


老劍修哆哆嗦嗦的奔進了內堂,不是他膽小,也不是老的連情緒都控製不住,實在是在內堂中的數十盞魂燈幾乎就代表了軒轅的全部,任何一盞出現意外對軒轅來說都是大事件,馬虎不得!


跑進內堂,目光一掃,腿上一軟,差點跌坐於地,真不是他不能抗住壓力,而是熄滅的那盞魂燈太要命,卻是整個軒轅劍派最尊貴,最重要,最不能熄滅的魂燈!


下意識的發出了十萬火急的特情劍信,終於還是無法控製的跌坐於地,癡呆呆的看著那盞魂燈,雙目流淚,


天塌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