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9章 靜養
loading...

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感覺,苦戒苦色兩個就坐在榻前唉聲歎氣。


他們很想怨責痛罵這個不省心的弟子,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因為這個弟子是唯一一個從來沒有接受過他們的指導的弟子!


是老佛爺賞飯吃的人!


是過去半年為佛隱寺帶來輝煌的人,也是傷情好轉後仍然有希望帶領佛隱寺摩訶院勝利的人!


這樣的人,沒法重責他!


而且,他們這些當長輩的也在其中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年輕人不懂事,你一把年紀的比丘僧也不明白?年輕人可以驕傲,長輩怎麽能放鬆?少年得誌可以忘乎所以,但他們這些真正的修行中人有怎麽可能不知道修行界的刀光劍影,雖然不顯於外,但從來也不曾消停過!


一根就歎了口氣,這樣的兩位比丘僧,心境上還是不成,但也沒辦法,哪怕在靈山佛國,有心境上比他李烏鴉更深沉的麽?


“兩位苦師,讓你們擔心了,此次出外都是我的錯,主要就是,嗯,有些寡人有疾……


對了,方丈看過我的傷情,他老人家怎麽說?嚴重麽?多長時間能恢複?”


兩位苦師對望一眼,最後還是苦戒決定不實話實說,


“傷情麽,並不是不可恢複,但你傷在精神上,不像皮肉內腑之傷那麽好恢複,也不是完全丹藥的事,所以恢複的時間就要長些,嗯,半年到一年時間,大概就是這麽多!”


這句話中大部分都是真的,隻有一點苦戒沒說實話,那就是這次的精神之傷很可能會影響他未來在佛途上能走多遠!用方丈的原話,升比丘大概影響很小,但若想上羅漢的話,以他現在的精神受損程度就希望渺茫,至於成佛陀,那就想都不要想。


不過這些話並沒有太實際的意義,因為上境本來就是件小概率事件,就一點傷沒有,就能輕易成羅漢成佛陀了?


苦色勸慰道:“也是我們的疏忽,你年少初識人事,貪戀女色也不稀奇,是人就總要過這一關,年輕時該犯的錯就一定要犯,等機能不-舉時再說紅粉骷髏也還不遲!


這樣,在寺外的莊子裏我給你安排一個院子,你也可以把對食之人接來,行動也方便些,有事也來得及反應,在我佛隱寺眼皮子底下,也不會有人敢來找麻煩!”


苦色這句話,讓一根大生好感,不是為他可以把三姨-娘她們接來,而是苦色對女色方麵的態度,那真正是對人性了解的入木三分!


什麽叫該犯錯時一定要犯錯?什麽叫七老八十犯不動錯時再講佛經稱紅粉骷髏?一句話,道盡念佛的真諦,有欲時縱欲,無欲時念佛戒別人的欲,忒實在!


至於把女人們接來,在靈山佛國,在主世界任何一個佛門道統中,這也不是什麽離經叛道的事,軒轅劍派可以把家屬安排在軒轅城,佛門自然也有類似的舉措,很正常的事。


佛隱寺外十數裏就有一個小鎮,因為佛隱寺而繁榮,慢慢的也就成為了寺裏僧眾們安置家眷的所在,不過一般都是有些地位,或者年紀偏大的僧人才這麽做,圖的也就是個方便,倒不是純粹為了安全,在了靈山佛國,凡人的安全在任何一個地方都是有保障的。


也因為戒色的實在,他也不介意說幾句大實話,


“兩位上師,你們覺得,如果佛隱寺此次能成功升為佛隱刹,是好事,還是壞事?”


兩位苦師沉默不語,李績就一笑,


“寺升刹,比的是十名入門弟子;而刹升宮,比的卻是比丘僧,羅漢僧!


您們覺得,以現在佛隱寺在寺院底蘊上的積累,能在上麵坐穩麽?


如果不能,上上下下的來回折騰,就未必是什麽好事,就不如多多積蓄力量,等待厚積薄發的機會。


黑馬,不是那麽好當的,那意味著成為眾矢之的!總要有個鋪墊,有個過程,等大家都習慣了佛隱寺的強大,再以後就自然而然,順理成章。


等下一個十年,田園佛宮的寺院都適應了佛隱寺競爭者的身份,弟子也將養恢複,再行一搏,大勢所趨之下,恐怕也沒有人會對弟子下此毒手了吧?


這是弟子我的一點小心思,不太成-熟,僅供兩位上師參考。”


苦戒歎道:“你已經很熟了,熟的都不像是你這樣境界的小修應該說的話!”


苦色臉色總算是緩過來了一些,這些話題說實話也不是他們該考慮的,自有羅漢上師們去操心,於是換了個話題,


“那個凶手,一根你真的沒看清楚麽?他也沒透露什麽來處?有什麽可疑的地方?”


一根毫不猶豫,“沒有!您也知道,像比丘僧這樣層次的上師,如果不想留下蹤跡印象,那對我們這樣的初入門者,那就一定什麽也看不見!


當然更不可能通過話語流露出什麽,哪有這麽傻的襲擊者?


不知道幾位羅漢上師有什麽發現呢?”


苦色搖搖頭,“沒有!沒有任何發現!也不奇怪,專門幹這個的,又怎麽可能給自己留下蛛絲馬跡!


不過一根,你自己也要注意,其實按照你的實力,原也不用使用那些盤外的手段,說不定就是為此人家才找人教訓你一次!


這一次人家沒有下死手,隻是弄傷了你,若你還這麽在武鬥場上挑釁使壞,等下一次,恐怕就沒有這麽便宜了!”


一根點頭微笑,心中不以為意,什麽這次教訓,根本就是對自己下死手好不?兩位苦師還是對修真界的殘酷了解不深,不知其中的險惡。


他當然不會改變自己的風格,不如此又怎麽改變整個升降級的風氣?


至於會不會有人再對他下手,他倒不是太過擔心,以後他都會留在寺裏,盡量不遠離,等下一個十年之比完成後,他會立刻衝擊比丘境,一旦佛基築成,他能使用的精神力量可比現在要強的太多,也能暫時透支更多的精神力量,因為有了法力,就有很多的手段可以應用,再不用像現在這般束手束腳,真到了比丘,對哪怕羅漢層次的僧人也無需畏懼,也就有了安身立命的本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