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7章 散心
loading...

誰也不知道,佛隱寺鼎鼎大名的大師兄,就這麽住進了一個寡婦家門。


真不是一根精-蟲上腦,怎麽才能讓人相信在接下來的後半程中佛隱寺後力不繼是件自然而然的事,而不是某些人的故意放水,總要有個拿的出來的理由,你之前三十三場戰無不勝,現在怎麽就軟腳蝦了?


對一根來說,最好的借口就是,年輕氣盛,誌得意滿,忘乎所以,得意忘形……年輕人嘛,有了些成績就沾沾自喜,不能正確看待自己的能力,被人眾星捧月往上一抬,就不知道自己姓字名誰,尾巴翹到了天上,自律不夠,開始追求些聲色犬馬的東西……


這是最好,也最自然的結果,能達到目的,還不會引起他人的懷疑……當然,自己也能有些享受……一根發誓,他絕不是為了享受而來享受的,好歹也是半仙的靈魂,就這麽沒出息?


世事難料,天意弄人,這趟尋屍之旅,本來有雁回聖女這樣美豔無雙的頂級美人兒可以采擷,但采來采去,卻怎麽采到了一個新喪的寡-婦身上,也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是天不讓他如意?還是他自己本身就有這個奇怪的愛好?


他也說不清楚!


三姨-娘正值一個女人最成--熟的年紀,笑丫鬟聞喜卻是初-經人事,這樣的搭配讓一根和尚樂不思蜀,最完美的計劃,就是在執行計劃時還能放-縱美好的人生,這一點,一根做到了。


半年來,讓他真正融入了這個夢想佛國,不再像之前那麽走馬觀花,而是看到了一些表象下麵的東西,當然,以他現在的層次還不可能看到核心的東西,但隨著他在寺中地位的上升,最起碼在佛隱寺中,一些所謂的秘辛開始部分對他開放。


炙手可熱的大師兄,寺院重塑輝煌的關鍵人物,他的要求別人還是很難拒絕的,關鍵是一根知道分寸,也不去求太過份的權利,隻是在求知欲上極其的旺盛,寺裏收藏的密典都塊被他翻遍了,除了功法秘術不看,其他全不放過,也是個怪人!


這一日,一根正在後院秋千架下曬太陽,這月餘下來,日子過的著實風-流,錦衣玉食,纖手紅妝;不過他可不是在吃軟飯,佛國雖然太平,銀子還是需要的,也沒有不勞而獲的道理。


他在這半年來,在佛隱寺所獲巨多,當然這個巨,是相對普通凡人而言;在靈山佛國,僧人就是至高無上的一切,是官府,是軍隊,是管理者,是真正的人上人,薪奉不菲;


他現在的地位不低,這半年下來積攢甚多,自己又沒個開銷處,所以都換成了凡世的銀錢,一古腦的扔在了這裏,倒比三姨-娘苦巴巴十餘年的積蓄還多,才能維持這樣比較隨性的生活,也不需要出去日日勞作。


三姨-娘倚在旁邊的羅漢椅上衲鞋,小丫鬟聞喜走了過來,捧著一卷經書;在靈山佛國,人人都是識字的,全民教育做的很好,不過念的都是佛經,讀的都是佛理,卻沒有其他的儒道之法。


“一根哥哥,我這裏有句話,卻是不知該如何解?不如你來幫我看看。


人人愛此色身,誰信身為苦本;刻刻貪圖快樂,不知樂是苦因。這是佛經上說的原話。


可我以為,人生,不正是應該追求快樂的麽?如果樂是苦因,那是不是說,苦也是樂因?


難道大家一生下來就為了去受苦,隻為了虛無飄渺的樂?


年輕時不樂,等老了還來得及麽?


這一世不樂,下一時做牛做馬,又如何樂?”


一根小和尚眼也不睜,任小丫鬟伸指在他身上戳戳點點,這個問題,有些難度,於是神叨叨的吟詩一首,


“二八佳人體似酥,腰間仗劍斬愚夫。雖然不見頭落地,暗裏摧君骨髓枯。”


小丫鬟不明所以,一臉的茫然,旁邊三姨-娘到底是過來人,有些閱曆,就笑道:


“傻女子!這都不明白,這佛經就不是給女人看的!”


幾人正在說笑間,門口有人高聲頌道:


“世間無常,國土危脆,四大苦空,五陰無我生滅變異,虛偽無主,心是惡源,形為罪藪。


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因緣生滅法,佛說皆是空。”


他們居住的這個獨院,在一座小鎮的邊緣,因為佛國安寧,少有滋事之人,所以也不虞安全。聲音來自門口,顯然是有所針對,在這裏,哪怕鄉野村間,和尚路過討碗水化頓齋都是尋常之事。


三姨-娘便道,“聞喜去看看,多拿幾個肉饅頭,一罐蜜漿。”


聞喜點頭,這就要往外走,卻被一根攔住,


“這些日子少有走動,運動都在方寸之間,身體有些懈怠,我去看看,說不定還是熟人,也能和他對論幾句!說不定去附近寺廟轉一轉,解解悶氣!”


一切都很自然,兩個女人絲毫也沒意識到什麽危險,對她們來說,佛門的一切都是未知,其中的溝壑又如何說個明白?


一根心中就歎了口氣,來者不善,還是個比丘僧,這是某個寺院派來解決他這個麻煩的人麽?


走到門口,拔銷開門,對方既然在門外放聲,當然不會行偷襲之舉,一個比丘僧,也不會擔心他這個初入佛門還未築得佛基的小和尚跑掉。


門開處,丈許之外立著一個幹瘦的僧人,年紀不小,普普通通,隻平靜的看著他,


“可是佛隱一根?請隨貧僧一行!”


一根也不答話,隻反身關好院門,隨即邁步就走,一句廢話不出。


那僧人點了點頭,這一根不愧是田園宮區域最近湧現出的最傑出潛力者,有些悟性,卻不像某些人那樣的驚慌失措,狗急跳牆,又有什麽用?


兩人一前一後,比丘僧帶路卻隻往偏僻處行,一刻之後,已是來到一處背靜地方,山陂相隔,甚是荒涼,不過旁邊卻有條小溪,有山有水,勉強也是個埋人的好地方。


“佛言:夫為道者,如被幹草,火來須避。道人見欲,必當遠之。


你,沒做到!


若有來世,當敬真佛,守的初心,才望靈山!”


一根一笑,“此身已在佛國中,更向何處問靈山?”


身體同時向前縱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