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6章 賽程
loading...

第二日晚間,一件大型法器離開朵顏,沒入黑夜之中!


佛隱寺的僧人們興奮異常,最想要做的,就是把這好消息給全寺分享,所以連夜出發,歸心似箭。


操縱飛行器物的是寺裏五名羅漢之一,鼓目羅漢;佛隱寺在最近數百年來,遠出參加比鬥一般都是比丘僧接送,不是寺裏不重視,而是成績尷尬,不上不下的,羅漢們自然就失去了興趣。


但上次和龍潭寺一戰後,寺裏的羅漢敏銳的發現了其中的變化,於是這次親自架器,果然得勝而返,勝利,才是堅持最大的動力。


排位之爭,可不僅僅局限在升降級上,也包括靈山特殊資源的分配,人員交流進修,人脈的拓展,等等,好處多多。


現在,佛隱寺的高層看到了機會!


……一行人回到佛隱寺,其中熱鬧不必細表,從此,佛隱寺的升級之旅神奇的走進了快車道。


每五,六日一戰,匆匆半年過去,總共六十場次的比鬥,已經進行了三十三場,佛隱寺取得了讓人瞠目結舌的成績,


整體成績上,佛隱寺二十九勝四平;而在武鬥頂葫蘆一項上,卻是三十三戰皆勝!


一根帶領的摩訶院,現在就是佛隱寺最風光的地方,最受寺院重視,所有資源的傾斜,各種獎勵不斷,地位不斷提高,連用齋都是開的小灶……


摩訶院僧人們的自信也完全建立了起來,再也不會因為對手可能的強大而畏懼,因為不管是誰,和他們對上,也是注定要倒下的結果!


精神的力量是無窮的,之前疾言厲色也不肯狠下苦功的僧人們,現在有淩晨寅時初就爬起來練功的,更有亥時末還在揮汗如雨的……


這一切的變化,全部來自於勝利!來自於自我的證明!來自於想裝贔!


一根驚奇的發現,半年下來,這幫家夥本身的實力也在迅速增強中,信心,讓人脫胎換骨!


進步最大的,還是在主場!半年下來,各種無恥齷齪的招數充滿了佛隱寺,挖坑,謾罵,半夜鼓噪,食物下泄藥,興奮丹藥,客隊住處美人招搖,等等無數,有些是一根教的,有些根本就是僧人們自發琢磨的,當利益足夠大時,大眾的智慧是無窮的!


一根已經開始了通過苦色師傅和仲裁者的接觸,拉攏賄賂是個慢工出細活的過程,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另外,和其他隊伍中的中堅分子的交往也已經開始,放水,可是升降級比賽的不傳之秘!


佛隱寺,就成了田園佛宮屬下出了名的魔鬼主場,來這裏比鬥的寺院就沒有能囫圇回去的,不僅僅是敗,而且還有千般的委屈,萬般的無奈!


都不是傻的,那些手法又不是多麽高妙的東西,心思機巧的冷眼旁觀,立刻就學會了這其中的奧妙,於是,仿佛一夜之間,田園宮下六十一座寺院,比武場地全部成了菜地,水窪……不僅如此,每個寺院也學佛隱宮那般,把空閑的頌經論法修士組織了起來,成立了臭名昭著的吽吽隊!


嗯,一根本來是給一朱的隊伍取名為啦啦隊的,但這頭豬卻不太滿意,嫌這名字俗氣,更沒有佛門氣息,於是改名為吽吽隊!


其他寺院也不都是這樣的名字,於是便有了唵唵隊,嘛嘛隊,呢呢隊,叭叭隊,咪咪隊……亂七八糟,但基本功用是一樣的,就是謾罵,誹謗,造謠,抹黑,潑髒水,拆爛汙……


當修行之人開始犯壞起來時,其手段可不是常人所能想象,其驚才絕豔,天馬行空之處,讓一根這個始作俑者都歎為觀止!


大計正走上了正途!


但也不全是好消息,對一根來說,要把寺升刹係統完全帶偏,他還至少需要一屆的時間,也就是說,這一屆最好不要讓佛隱寺升為佛隱刹,否則基礎不牢就去刹升宮的體係中,他的積累還不夠。


還有一個個人的問題,以他強大的精神力量,本身修為想升到比丘僧,時間不會超過二年,可如果他在兩年內升為比丘僧,又怎麽能帶領佛隱寺衝擊下一屆的前十名額?


沒了他的摩訶院,仍然是一陀屎,哪怕是一陀更壯觀的屎,可屎就是屎!


因為這些考量,他就不得不停下自己的修行,而且在之後的戰鬥中,還要適當的放水,必須讓佛隱寺輸幾場,才能保證今次衝不進前十名。


他對自己的處境看的非常清楚,境界就根本不是他應該追求的!


在別人的佛國中,你就算升的再快,能升到仙人和佛國主人打擂台麽?


如果不能,又何必做這些無用功?他在靈山佛國中的修行,一為能有資格挖垮整個佛國的體係,二為在一定程度上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如此而已。


有了決斷,也就有了計劃,正巧升級比鬥在持續半年後人困馬乏,僧人們也需要休息,他們畢竟不是真正的修士,精神體力都有限的很,於是整個靈山佛國的寺升刹的比鬥戛然而止,休整兩月,再接再厲。


不得不承認,這個體係還是很人性化的。


摩訶堂的僧人們還在勤學苦練,半程的勝利讓他們有希望成為佛隱寺的英雄,所以加倍的努力,不分晝夜。


但作為大師兄,一根和尚卻在和苦戒師傅打了聲招呼後,飄然離去。


苦戒很想勸他不要外出,就在寺內幫助眾僧提高,爭取拿下下半程,讓佛隱寺有個質的飛躍。


但這話他卻有些說不出口,因為這小和尚的神奇總是出人意料,完全無法揣度,明明看他所做的事情都很離經叛道,但效果卻是出乎意料的好,僧人們已經習慣了他的天馬行空,仿佛不做些出格的事就不是大師兄一樣,這樣的環境下,苦戒那些對普通僧人的勸告之語,又怎麽可能在一個天才麵前表達?


天才,總是要與眾不同的。


一根在這個靈山佛國無親無故,但這並不代表他就沒有去處,沒有別的考慮,他就是下來放鬆自己的。


孫氏的法事之後,因為家主去世,子女眾多,於是不可避免的陷入了分家的漩渦中,因其老妻強勢,孫大善人在世時還不敢拿幾名姨娘如何,大善人這一走,立刻原形畢露,沒過半月就把幾位姨娘趕了出來,分了些銀錢,遣散了事。


三姨娘當然也逃不過這一關,不過她為人仔細,有長遠打算,自己一直藏有私房,所以獨居之後,帶著個小丫鬟倒也過的去,幾次央人往佛隱寺送信,一根又哪有時間去關照她?


不過現在嘛,倒是個散心的好去處。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