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5章 結果
loading...

龍潭比丘僧默然不語,


田園僧哼了一聲,轉身離開;誰也不是傻的,這次的兩寺武比究竟問題出在哪裏?他們作為真正的修士,有比丘果位,哪個不是看的一清二楚?


有那個混在狗群中的狼,就算再開一局,龍潭急切間又哪裏找得到對付之人?說白了,佛隱寺這次之所以勝利,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他們中出現了一個高手!


隻不過讓人奇怪的是,明明能正大光明的贏,為什麽佛隱寺還要搞這些見不得人的陰謀手段?讓人十分不解!


但佛隱僧人的高興來得有些早,古語說的好,失之東隅,收之桑榆,又有福無雙至一說。


佛隱寺在武鬥方麵取得了突破,同樣的,龍潭寺也沒閑著,他們同樣有野心,隻不過他們的野心放在了自己的弱項--論法上,並且,還真的就成功了。


佛隱寺在武鬥上取得了突破,龍潭寺在文鬥上有長足的長進,打來打去,仍然是個平手。


龍潭寺僧人謝絕了佛隱寺僧人的假意宴請,憤然離開,這是一個雙敗的結局,龍潭僧人不滿意,佛隱寺同樣不爽!


雙方都認為,一場到手的勝利灰飛煙滅,其惱怒程度可想而知。


走了的龍潭寺不說,在東道佛隱寺,論法頌經一脈受到了嚴厲的指責,一夜無眠,


與此相反,摩訶院卻是歡聲一片,笑語陣陣。


一根和兩位苦座師在一處靜室交談,情緒很放鬆,雖然寺院並沒有取得開門紅,但摩訶院卻取得了開門紅,這是值得慶賀的。


“做的不錯,推你為大師兄,我和師兄是冒了很大的風險,頂著寺院裏巨大的壓力的……”苦色為自己攬功。


一根仍然是那麽的不懂風情,“怕是寺裏早就對武鬥一途放棄了吧?否則戰前頌經堂日日演練,噓寒問暖,咱們摩訶院卻無人關照,茶都不送一包……”


兩位苦師就很尷尬,這小和尚雖然說話非常的不中聽,不過頭腦清楚,對寺院上層的動態把握的分毫不差。


寺裏確實是對武鬥毫無信心,這場定排位之戰的成績也就是定位於平局,把希望寄托在頌經院上,現在結局一絲不差,出力者卻正好掉了個個,也是佛意難測,造化弄人。


誰都知道武鬥之士需要艱苦的鍛煉,需要有天賦者,所以,寺裏其實秉持的心態就是維持頌經堂的強勢,然後等待武僧們中出現卓絕之才。


苦戒還是要老成些,“一根!雖然摩訶院取得了首場的勝利,但你要知道,這其實也代表不了什麽!


充其量能給你再爭取幾場當大師兄的機會,如果接下來被打回原形,那就一切休提,如果能再接再厲,不用多,再有連續三,五場勝利,你的位置才算是穩了,我和你苦色師傅就一定會建言寺裏,以寺諭之重封你大師兄名號,並有一係列的待遇,你,可知輕重?”


一根就笑,“都有什麽待遇?我看值不值得弟子拚命?”


苦戒就歎了口氣,這小和尚能力上沒話說,就是這副不著調的樣子,著實讓人急不得惱不得,


“資源,月供,寺院中的有限發言之權!另外,你不是一直想要改善居住條件麽?你現在的精舍雖好,不過終究也是個舍,和其他精舍連成一片,沒有隱私!


你如果成績好,我這裏和你打個包票,給你弄個獨門獨院你看怎麽樣?要知道這可是寺裏的比丘僧才有的待遇,一般人,無論寺齡多久,都不敢奢望呢!”


……三日後,佛隱寺一行三十人出發前往朵顏寺,這將是他們的第一個客場,


除去十來名摩訶弟子,剩下的都是頌經堂嘴炮,他們被寺裏下了死命令,這次再輸的話,就別想乘法器回來,直接腿回來得了,至於下場辯經,將全部換人。


朵顏寺,排名還在佛隱之前,曆屆都維持在五十名左右,文武均衡,沒有短板,是一次真正的考驗,無論對摩訶院還是頌經堂來說,都一樣。


他們清晨出發,午後趕到,在稍微熟悉下環境後,便各自運功調息,準備明日的戰鬥。


因為都在同一個佛國世界,又是同一個佛門道統,所以也就沒有什麽習慣不習慣的問題,


晚餐過後,一根正斜躺著愜意的剔牙,朵顏寺的夥食不錯,以牛羊肉為主,很對他的胃口,所以心情也很好。


這時,二東,二空等幾個戰鬥骨幹神神秘秘的圍了上來,拿眼睛夾他,瘋狂暗示!


一根就很奇怪,“這是怎地了?吃飯吃壞肚子了?沒地方拉-屎?”


他突然想起來了一個常用的陰招,可以在佛隱寺主場使用,那就是噪音,讓客隊休息不足,或者在飲食上搞點小動作,前世蹴鞠聯賽陰招太多,他也是離開的久了,竟然有很多都想不太起來呢。


二空期期艾艾,“大師兄,天已經黑了,咱們該走了吧?”


一根越發的奇怪,“走?往哪走?沒通知說這場是夜戰啊!”


二東也不解釋,把背在身後的手拿了出來,再看其他人,人人一把鐵鍬,原來這群貨是吃到了挖坑的甜頭,這是想在別人家的場地也挖些坑!


這都是些什麽人,蠢成這樣,怎麽想的?


“這是客場啊!你們怎麽想的?被人發現怎麽辦?被人逮到怎麽辦?還要不要臉了?說佛隱寺的高徒們半夜起來在人家地盤上挖坑?


都給我記住,主場要奔放,客場要緊縮!


睡覺!”


雖然嘴裏在罵,心裏卻很是得意,因為他一直在籌謀的,就是這些盤外招的泛濫,當僧人們得到了好處,不用教,自然而然的就會往這些方麵靠,然後再向其他寺院漫延,逐漸形成一種風氣,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最後泛濫成災,把靈山佛國的升降製度搞的烏煙瘴氣,名存實亡。


這需要一定的時間,急是急不來的,至少在寺升刹中,還需要幾十年的擴散,所以,他其實並不想一次就幫助佛隱寺升級成功,還需要在這個層次在攪和攪和,發個酵……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