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7章 決斷【中國加油】
loading...

電光火石之間,來不及後悔,來不及考慮,也來不及判斷,在萬字佛光剛一出現,還沒有擴散開來時,李績心神如錐,集全部力量於精神,縱身投入佛光之中!


這是唯一可能的機會,錯過佛光擴散,他將再也無法驅散,淪為佛門在劍脈中的棋子!


就是本能!


死寂空間,黑洞附近,百年來難得的平靜了下來,一具屍體,或者說是一具還在維持本能內秘運轉的身體,在黑洞的吸引抽取下,達到了微妙的平衡,這是修士肉身的自我保護機能,哪怕沒有大腦的指令,也會本能的選擇對自身最有利的方向。


但李績唯一疏忽的是,他在戰鬥斬殺結束後,身體並不是處於一個靜止的狀態,而是在緩慢移動之中!


事發倉促,需要當機立斷,李績依照他一貫的刀口舔血,火中取栗的行事風格,在萬字佛光初顯之時,就毫不猶豫的心神投入其中,毫無保留,生死不顧!


他沒有時間再去判斷除此之外的任何情況,瞬息之間,無法兼顧;自然也就無法去判斷身體處於一種什麽樣的態勢,他的運氣不好,慣性移動中的方向卻是正對神秘黑洞!


雖然緩慢,在真空環境下卻是速度永恒,堅定的朝他之前從來也不敢深入的黑洞中心處飄去!


沒人能拉他一把,周圍無數的怨念精神體不會,就更別提根本就不會出現在這裏,深入照境之壁數十年的距離,那些在努力滅殺精神體的內景修士了!


李績對佛門的了解有限,但到了他這樣兩斬的層次,有些東西也不需要去刻意了解,一些本質上的東西是瞞不了人的,道人瞞不了和尚,和尚也瞞不了道人。


那個瞬間出現的微弱佛光,他本以為已經消磨殆盡的東西,一直在隱藏著它的本來麵目,在惡屍的八次複生中,他以為這就是一絲萬字佛性之光,能壓製性靈,影響複生後的性格走向,但當這東西在他斬入惡屍,和自身相融時,他才發現自己還是把佛門的手段想的太簡單了,那不是簡單的佛光,而是一個,


夢中佛國!


驚覺有變的他,徑自心神投入其中,因為他知道,要麽永遠被佛門控製,要麽摧毀佛國,重獲新生!


這本來並不是一次必死之局,他如果什麽也不做,同樣也是個二斬半仙,隻不過將慢慢變成一個佛化的半仙劍修!


他不願意,寧可永世沉淪,也要打破這不知是哪個偉力者加諸於身上的宿命。


不自由,毋寧死!


………………


言佛國者,攝人之所,目之為國,約佛辨國,故名佛國。


靈山腳下,沃野萬裏,男耕女織,寧靜事禮……


稻香村,是靈山腳下無數大城小鎮,偏鄉僻壤中的普普通通的一座小山村,這一日黃昏,村中佛經悠揚,正為村中故去的善人孫十斤做法事,村中善男信女齊聚,安靜恭聽,小小的一座山村之中,竟然也有梵音繚繞,佛光隱現。


孫十斤,是當地十裏八村有名的大善人,十斤,指的是其出生時的份量,胖大溜圓,十分的茁壯,卻不是家財多寡,孫大善人雖然一生好善積德,但家財之富,可不是區區十斤金子能夠衡量的。


這是一個佛法昌盛的世界,種族無數,卻隻有佛法一枝獨秀,嗯,說一枝獨秀有些不貼切,根本就是一枝獨苗,除佛法外,再無其他異類信仰。


孫大善人當然也是其中最虔誠的信客,早晚參拜,晨昏頌經,隻不過可能是年輕時打拚經商落下的病根,還是在五十大壽來臨之前駕鶴西去,留下幾個兒女,數名妻妾,紅顏孤守,也是可憐的緊。


人走了,必然是要念經超渡的,窮人家有窮人家的念法,行僧孤旅,一段往生咒了事;像孫大善人這樣的底蘊,當然是要好生做場法事的,於是請來了附近一帶小有名氣的佛隱寺僧人,舉辦十天十夜的佛法道場,以送渡善人,早歸天國。


現在是佛事第一天,陰焰口開始之日,就在孫氏大宅前庭布置。


搭得大棚,設立有瑜伽壇,中間為主壇,兩側為陪壇。主壇上坐的法師稱為座主,又稱為金剛上師,身披袈裟,頭戴毗盧帽,案上放著法鈴、戒尺和香爐等物。


背後設繪有獅子的大型布屏,陪壇為豎放的兩排條案,僧人們身披袈裟相對而坐,案上放著各自使用的引磬、木魚、鐃鈸、手鼓等,總計一十三名僧人,這在尋常非大富大貴人家來說,已經是最高的規格。


再有一方巨室,權貴勳爵,請的便是真正的靈山僧團,那又是另一番景象,卻不是孫大善人這樣的鄉下土財主能消費得起的。


施焰口開始,先由金剛上師領僧人唱《楊枝淨水讚》淨壇,然後開壇。座主在瑜伽壇前誦《香讚》、上香。齋主上香,依僧俗次序禮拜。座主、眾僧、齋主往靈壇上香禮拜,僧人誦《心經》、《往生咒》、《變食真言》,唱《蓮池讚》,念“阿彌陀佛”。


眾僧登壇,攤開經卷,座主戒尺一擊,開卷誦唱,


“……一心召請,緇農釋子之覺靈等眾:出塵上士,飛錫高僧,精修五戒淨人,黨行比丘尼眾。黃花翠竹,空談秘密真詮:白特黧奴,徒演苦空妙倡。嗚呼!經窗冷浸三更月,禪室虛明半夜燈!


一心召請,玄門道士之遐靈等眾:黃冠野客,羽服仙流,桃源洞裏修真,閬苑洲前養性。三花九煉,天曹未許標名:四大無常,地府難容轉限。嗚呼!琳觀霜寒凡灶冷,醮壇風慘杏花稀!


……”


眾信眾在下麵聽的如癡如醉,整個法事現場莊嚴肅穆,不愧是靈山腳下,佛光普照。


陪壇上,左右各有六名小沙彌,各執引磬、木魚、鐃鈸、手鼓,在座師念到精妙處,就須發聲相和,渲染氣氛,既不能失了襯托,更不能亂了節奏。對大僧團來說,這些事都是需要起碼比丘羅漢僧來做的,但稻香村是小村,佛隱寺也是小寺,所以就以小沙彌充數,好歹鄉人沒見過大寺高僧的氣派,所以也盡可以糊弄過去。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