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0章 慘烈【為盟主靜默的等待加更】
loading...

穹頂上空,五十名劍修攏成一團,禦劍直衝!


求已,青帝,上洛是為三個箭頭,在劍修的衝陣序列中,境界高的永遠在最前麵,這是榮耀,也是傳統,他們有重生之能,當然會把這樣的特點發揮到最大!


這是不是個好的選擇,誰也不知道,但作為劍脈,這也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即使失敗,最起碼傳統還會得以繼續!如果畏縮不前,可能生存無憂,但劍修延續了數萬年的血勇不在,生如行屍走肉,又有什麽意義?


主戰場已經處於下風,頭頂上還有這十一個殺神,這仗還怎麽打?


必須在一個方向上尋求突破!


這就是求已三名陽神決定衝鋒的邏輯所在!


十一名內景古修稍微拉開互相之間的距離,對劍修氣勢磅礴的衝鋒不以為意,這不是輕視,而是源自於自身無比的強大!


穹頂高空,萬眾矚目之下,這次戰爭中規模不是最大,但卻最暴烈,最血腥的戰鬥驟然打響,一方是五十名劍修上千萬道劍光逆流而上,一方是各種禁術秘咒籠罩天空!


劍光取其銳,禁術仗其強,雙方莆一接觸,就陷入不死不休的境地,完全沒有留手存情的餘地!


激烈的劍,法對決,引起的風雲激蕩讓哪怕距離很近的主戰場都無法細辨其中的勝負得失,隻知道在頭頂上方的戰鬥中,沒有一名修士跳出圈外,這是真正絞肉機殺場,


勇敢的不僅僅是劍修,也包括那十一名內景古修!


十數息後,對穿而過的雙方交換了位置空間,十一名內景古修依在,但五十名劍修中,已有十五人命喪當場!


這樣慘烈的結果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境界猶如鴻溝,可並不是靠拚命就能彌補的!


在麵對十一個至少是陽神巔峰的鬥戰好手時,劍修的決死衝擊自軒轅立派以來第一次未見成效!


他們不是一個人也沒殺死,還是有三名古法陽神被斬了現世,可立刻就能原地重生,因為有其他古法修士的遮掩,劍脈修士們根本就找不到第二次下手的機會!


劍脈的第一波衝擊,宣告失敗!


而且可以預見,如果他們固執己見,這剩下的三十五名劍修,也頂不了多少時間,隻會越打越弱!


這樣的結果,給整個戰場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心理波動!


………………


心理波動的首要對象,就是那些在猶豫中觀察戰勢走向的投機者!


當然不可能是遠征軍所屬的勢力,他們根本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現在他們隻能同舟共濟,沒人會傻到臨陣變節,也沒法變!


在遠處一直猶豫觀望的近百名本土真君中,從戰鬥一開始,他們就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一邊是同為天狼所屬的族人,另一邊是相處了近兩千年的新統治者,這些年下來,關係處的還不錯!


到底站在哪一邊?起碼在一開始,他們肯定是站在五環一方的,不僅是兩千年的相處,也是對實力的一個大概的評估,沒人願意站在必定失敗的一方,不管因為是什麽原因!


這樣的選擇他們在兩千年前已經做過了一次,所以現在再做一次也沒什麽心理負擔!


這些真君,都是兩千年前那段曆史的見證者,有的那時便是真君,有的當時還是元嬰,所以對曆史,對自己到底是什麽人,他們不可能像凡人,像築基金丹小修一樣的產生迷茫,他們很確定,自己就是天狼人!


小孩論對錯,大人分利益!


等內景古修給雙星浮沉陣來了個下馬威時,已經有土著勢力開始蠢蠢欲動,他們看出了變化,所以已經開始在暗地裏私下串聯。


再到鏡像人的出現,開始在主陣方向大展神威,從局部優勢到全局優勢,動心的人開始越來越多,一方麵因為他們確實是天狼人,但主要的因素是,勝利的天平在向自己天狼複仇軍一麵傾斜!


他們當然要選擇站在勝利者的一方,但還不急,因為在五環,劍脈沒有出手前,誰也不敢說局勢會不會發生變化!


所以,他們繼續忍耐,就是想看看劍脈加入後,戰局向哪一方麵傾倒!


出乎他們意料,瘋狂的劍修們選擇了最強硬的對手,那些來自莫名,實力層次明顯在主世界修士之上的十一人,結果很震驚,但也是個明顯的信號,今次這場戰爭,五環修士不行了!


哪怕他們還有很多的援軍幫手,但精英都在這裏,陽神大修也基本都在這裏,這戰場失敗,剩下的散兵遊勇又有多少機會?


是時候恢複天狼人的榮耀了,這份榮耀已經失去了兩千年,而他們,將作為曆史的創造者為未來的天狼一族所銘記!


於是不再猶豫,近百名土著真君中,有超過五十名采取了行動,剩下的幾十個也在激烈的心理鬥爭中,隨時可能加入!


喬山等這一批人在撤下來之後,迅速完成了甄別鏡像體的措施,傷亡觸目驚心,他們兩個法陣,太上龜息陣,千方萬景陣,加起來百名修士,道消三十餘名,其中大部分,就是被鏡像體偷襲而殺,很多人沒有死在天狼人的手裏,反倒是倒在了被鏡像替代的同伴手中!


還剩六十餘人,喬山點出其中三十人,一指撲過來的土著勢力,


“便你等三十人,能擋住否?”


眾修轟然應是,“此生為五環而戰,師兄不必擔心後方!”


轉頭迎向變節者,對他們來說,本就出身豪門大族,殺內景古修不過,沒話說;對付鏡像人不過,沒道理講!但如果連這些曾經也算朋友的普通土著真君,如果還抵擋不住,那是真的活該被天狼人趕走,沒什麽好委屈的。


所以哪怕是三十人對五十來個,他們也毫不畏懼,以實力論,也不應該畏懼!


喬山看向剩下的三十人,一指主戰場近乎崩潰的場麵,厲聲喝道:“諸君還有膽否?可敢與我殺轉回去?”


一眾法修慨然而諾,到了這個時候,天地之大,對追求道心的真君來說,又哪有退路可言?


要麽勝,要麽死!


同一時間,天空中呼嘯成群,三清的後備精英力量三十餘人,也向主戰場落下,隻這樣的形勢,哪怕看不到扭轉勝機的機會,也絕不容他們再等下去!


抱缺子高呼酣戰,“我三清兒郎,殉道而死,得其所哉!”


他這一發興,倒把旁邊的喬山氣的不輕,三清的後備力量都來了,自家無上的卻在哪裏?不會真等最好的時機吧?


其實從一開始,五環修士的策略就出現了失誤,把一場原本可以依靠數量掌握主動的戰爭,打成了一場拙劣的添油戰!


現在還考慮什麽盡殲,能不能打贏都兩說呢!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