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9章 魂堂
loading...

五環,穹頂雪峰!


上麵打的天昏地暗,但在軒轅劍派山門內,暫時還是安全的,在上麵沒有決出勝負之前,戰爭的餘波暫時還不會擴散到這裏,


這裏基本已經變成一座空城,無數的宮閣樓台都已人去樓空,這是軒轅的傳統,他們因為不設山門大陣,所以一旦有戰事,中低階修士基本都是遣散了事,在穹頂雪峰周邊,有很多可以藏匿的地方,或者,幹脆就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也就是隻有三家劍派才有這樣的習慣,因為他們的家當都背在身上,整個山門建築中也沒有多少值錢的東西,最重要的是,在這裏沒有奴仆下人伺候衣食住行,劍修崇尚簡約質樸,所以說走就走,絕少婆婆媽媽。


天狼人的主要目標在五環有生力量的消滅上,卻不會把寶貴的修士力量放在建築物上,占領了也毫無意義,在整個宇宙修真勢力的針對下,難道還能守得住?


即使這樣,穹頂雪峰上也留有值守之人,卻不是為守住整個山門的,而是其中的某個殿堂。


劍魂堂,這是穹頂雪山唯一需要看護的地方,不在實際價值,而是精神意義上的東西。


早在千年之前,軒轅劍派就把所有修士的魂燈從崤山挪到了穹頂雪峰,這是大勢所趨,穹頂的劍修力量已經占據了整個軒轅劍派的八成,沒道理觀察門修士近況還要遠遠的跑一趟崤山。


魂燈和其他東西不同,因為要隨時監視修士們的生存狀態,所以,不能全部打包放進納戒中帶走,這是每次發生修真戰爭時都會出現的情況。


每次遇到有可能危及山門本身的修真戰爭時,都會派出專人真君守衛劍魂堂,不為和侵略者戰鬥,而是在侵入開始後,迅速收走所有的魂燈。


不能早收!因為整個軒轅劍派劍修的生生死死,都指望著劍魂堂的魂燈來指示生滅,如果有死亡,這裏的真君就會迅速劍信傳告門派掌事之人,有利於高層隨時隨地的掌握整個門派的生存狀況。


就像這一次,築基和金丹修士的魂燈早已收起,他們不用承擔戰鬥,已經撤出了雪峰,但元嬰和真君的魂燈就不能撤,一名真君在這裏鎮守,直到有敵人攻擊劍魂堂的防禦法陣後,他才會收起這些大修的魂燈,通過特別隱蔽的方式離開。


此次留守戰魂堂的是一名壽末外劍陰神真君,名為圖遠,修為實力都很一般,在元嬰末班車上趕上了贔屭寶船的幫助,不過成為陰神後,就再也無力攀登更高,因為在一次戰鬥中毀了他辛苦修煉的外劍,所以戰鬥力再打折扣,此次峰會,軒轅高層知道會有戰事發生,於是便留下他看守魂堂,至少,在忠誠上,這個圖遠沒有任何問題。


他也非常盡職盡責,對近在咫尺的戰鬥場麵視而不見,第一要緊的就是門派中各個元嬰,各真君的傷亡情況,就通過魂燈明滅來判斷;第二要緊的是山門周邊形勢,是否有天狼人偷偷侵入,穹頂雖然沒有山門大陣,但警戒法陣還是有的,他在劍魂堂就能清楚的觀察所有的一切。


圖遠很憂慮,雖然戰鬥到現在,軒轅還沒有傷亡,但外麵的局勢不容樂觀,沒傷亡是因為還沒戰鬥,一旦開打,有劍修參與的戰鬥又怎麽可能是和風細雨的?


必然是滿目血腥!


這些,不是他能改變得了的,對他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看護好魂堂,在有劍修傷死亡時,隨時向高層提供最準確的信息,因為在戰場中的各個角落,傷亡統計總有混亂和滯後,而且現在還要考慮鏡像人的問題,如果哪名劍修被鏡像人複製代替,通過魂燈是可以發現一絲征兆的。


他的責任很重,並不是想象中的可有可無。


神識覆蓋住所有的魂燈,尤其在真君們的魂燈上,他們才是戰鬥的主體,是最容易發生悲劇的地方,哪怕一絲一毫的燈焰長短也逃不過他的監視,因為那往往意味著修士的受傷。


雖然他人不在戰場,但他的心和同伴們在一起。


等等,好像出現了什麽異常情況?


在數十盞真君魂燈中,排在最前麵,處於最耀眼位置的幾盞中,有一盞在劈啪炸裂中,燈焰開始急劇的搖擺吞吐,同時明暗之間變的極不穩定!


他當然知道排在最上麵的幾盞魂燈是誰的,都不用看魂燈下麵刻錄的名字,在這個劍魂堂,自他執掌之日起,無論是真君還是元嬰,哪怕是小小築基,他都能準確回憶出他們的魂燈在魂堂中的位置,隻要哪一盞有了變化,就知道是哪名劍修出了事!


這是他的基本職責!


在所有魂燈中,排在最前麵的三盞,就是軒轅劍派的靈魂,脊梁,柱石,無可替代,每一盞的變化都會引起整個劍派的震動!


他們分別是上洛,缺月,李績!


至於已經踏入衰境的半仙劍修,另有安置之處,也不需時時擺放出來。


出妖蛾子的魂燈,不是別人,正是在軒轅讓人忌諱莫深,雖不在名冊,卻在每個劍修心裏擁有無限魔力的李績,李烏鴉的魂燈!


圖遠哆哆嗦嗦,別人的魂燈出現變化他不會如此,但這祖宗的魂燈可不能出事啊!


軒轅不是一個靠某個劍修個體而立足的門派,但如果一定要找出這麽一個人,那就非李烏鴉莫屬!


隻要他的魂燈亮在這裏,每個劍修就像是心底裏有一塊壓艙的基石,任憑風吹雨打,也不會有半分動搖!


這是怎麽回事?鴉君不是不在穹頂雪山參加戰鬥麽?為什麽如此巧合,偏偏在這時候燈焰搖擺不定,就像是要熄滅一般?是不是那些內景古修在對五環動手的同時,也在某個地方對完全不知情的鴉君動了手?


但圖遠的猜測是不對的,因為戰爭就在眼前發生,他就什麽都向壞處著想!


燈焰搖擺,有可能是熄滅的前兆,但也可能是變成篝火的前兆!


在平常七,八寸的燈焰,在搖擺數次之後,忽然光芒大盛,瞬間突破尺許,然後三尺,丈許……


強大無匹的靈機波動,充滿了整座劍魂堂,堅固的建築和建築上布設的法陣都在壓力之下仿佛隨時都會崩潰……


圖遠徒勞的想平息這種莫名的靈機澎湃,嘴裏不住的念叨:鴉祖宗,您這是死後顯靈麽?拜托您輕點,魂堂都快被您拆了!如果隻是在下麵少了吃穿用度,小的馬上為您置備……


丈許高的燈焰七彩變幻,卻從中變化出一張全軒轅無人不識的臉來,燈焰再一跳,落地變化,一名青年道人堂而皇之的出現到了圖遠的身前!


腿一軟,圖遠撲通一聲跪在當地,他甚至不知道眼前之物是人是鬼?是道是佛?隻知道遍尋軒轅秘法,好像也沒有這樣的燈焰佛呢!


這張臉,軒轅誰人不識?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