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5章 鄰居【為盟主孤寂到永恒加更】
loading...

ps:感謝支持!


天狼陽神們沒法勸,也不能勸,既然決定了把複仇放在第一位,那麽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拋棄的,包括每個人的生命!


無相陽神謹慎道:“我們有絕死一戰的勇氣,從我們放棄衰境之途就已經證明了這一點,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怎麽能把他們一起拉入地獄?而不是不痛不癢的殺些人,卻影響不了他們的根本?


這是我們最擔心的!


我們擔心把我們現在所有的力量全部填進去,也隻能看著對手在嘲笑中的蔑視。


我想問的是,即使您說的那位天狼斬屍老祖會下來幫助我們,那麽,以他和您也差不了太多的實力,又怎麽可能為我們贏得勝機?


我理解您在不可說之地的窘境,不能直接插手主世界的爭端,這也是自有不可說之地之後的一貫規矩,同樣的情況,那位老祖就能直接插手了麽?


而且您剛才還說過,對頭裏麵也有一名斬屍劍修,他怎麽辦?”


青狼老祖閉目無語,良久才到:“我隻能做到我能力範圍之內的,我隻能獻出自己的生命,其他的,我保證不了!這世上又哪有必成之事,一搏而已。


走古法和走衰境的最大的不同,是古法不受拘束,除了凡人,他們可以在主世界修真界掀起腥風血雨,沒有規則約束,當然,有其他修士看不過眼那是另一回事。


你們的這個老祖,實力不可小覷,和我完全不同;我隻聽說,在他們的那個世界,他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殺戮無數。


我隻管鋪路,至於具體怎麽做,是你們的事,如果他也說這事辦不成,那麽……


解散天狼,把孩子們送去各門各派,然後自生自滅吧!”


無相陽神試探道:“那位前輩,叫什麽名字?道號為何?您總得給我們一點提示?”


青狼老祖搖搖頭,“他的道統很特殊,這也是他在那個神秘地方存身的保障,我不能告訴你們,因為萬一事機不密,我擔心那個李績會提前下手。


你們也不必擔心,該你們知道時自然就知道,有什麽不清楚的?


這次我們的複仇,比的不是衰境,而是古法修行,就看那位天狼斬屍高人能給我們帶來什麽樣的驚喜吧!”


拚命,有拚命的方式,不是拿把刀-子暈頭瞎腦的衝上去亂砍亂刺,他為天狼一族解除了誓言之厄,又幫他們找到了真正的天狼高人,這就是他能做的,


還有些話他也沒說,和這些陽神也說不著,那就是在這次回外景天之後,他將主動參加第一批次的照鏡之難,看看這其中有沒有什麽機會,現在的他早已不再把人類的安危放在心裏,除了複仇再也容不下其他東西。如果死在那裏,正好一了百了,反正給那名天狼高人的消息已經發出,而他的死也正好能解了誓言之厄,也沒什麽再需要他奔波的。


一個衰境半仙,在麵對強大無匹的敵人時,照樣一籌莫展,能做的不多,但有一點他明白,絕不能親自下場,不是他會被執法的問題,而是外景天中對頭們的衰境可比他天狼一族要多的多,他不能開這個頭!


但願心願得償!


………………


老君山最近搬來了一個鄰居,不是旁邊古跡的鄰居,而是就留在了老君山,變成了一跡雙修士。


這種情況在內景天中非常少見,到了他們這個境界就根本很少有什麽過命的交情,對任何人都防一手才是常態,所以來的這個人也不可能是別人,就隻能是戈。


“我的功法出了些問題,大概是所傳不全,所以需要完全把身體畫像毀去,重新描繪,這期間戰力打折不說,還有走火入魔之危,所以得找個安全點的地方,思來想去,好像除了你這老君山,我也沒別的地方可去。


我先說好,你那洞府歸我,你在外麵另外搭座棚子去!”


李績就罵,“好沒道理,惡客我見得多了,卻沒見過占了主人的榻,還讓他睡院子外麵去的!你說說,老子到底欠了你什麽?能讓你自我感覺這般良好?


功法出了問題?重新畫像?我就說吧,你搞個裸-男的畫像估計連天道都看不過去,如此有傷風化的無恥之徒,怎麽可能讓你登仙成聖?難不成走最後一步時讓整個仙庭都來看你的肌肉,尺寸?


也是活兒該!”


戈所說的重新畫像,不是重新踏出一步重新斬屍,鏡像大法比較奇特就在於,在修士踏出第一步畫得身體畫像時,還是可以改的,不像斬屍,李績把善屍斬了,就再沒有善屍可出,這是古法的千奇百怪之處,各有妙境。


就是這段時間可能比較虛弱而已,畫像的速度因為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經驗,駕輕就熟之下也遠比第一次要快的多,就是個回爐,境界還在踏出第一步的境界上,這是不可能回去的。


戈也苦惱,駁斥道:“不是穿衣服的事!你不懂,別在這裏瞎出主意!我估計需要二百年,不會再多,你這些日子可別出去亂跑,把老子一個人扔在這裏不管不顧!”


李績就笑,“咱們也算是相熟之人,跑我這裏來保安全,你怎麽想的?


內景天三千六百座古跡,哪座最安全的不好說,但哪座最危險卻是一定的,


那就是我李烏鴉待的地方,你是修行把腦子修傻了麽?”


戈卻無所謂,“別的地方可能麻煩少些,問題是他們不抗事啊!也就隻能在你這裏將就一下了!”


李績就盯著他,“老戈,你給我說實話,是不是在外麵惹什麽麻煩了,跑我這裏來躲清閑?”


戈就笑,“果然是我兄弟,一猜就中,不過也不是什麽大麻煩,就是和你們劍修一脈起了些小齷齪,我這想著,來你這裏待著,一來可以安全的重新畫像,二來嘛,你不是想結識內景天的劍修麽?說不定他們就能找上門來,都不用你滿內景天去尋他們!”


李績無語,“老戈你這算盤打的,真正是精明!”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