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豬妖【為盟主蕭真人加更】
loading...

ps:感謝支持!


戰鬥很激烈,不過僅限低境界妖怪之間,兩頭金丹大妖一直在對峙,卻不動手,也不知承的是個什麽心思!


低境界妖怪,變身人類還很艱難,變不完全,最多也就是變成一個個狼頭人,豬頭人,戰鬥力還大打折扣,所以在拚命時,它們就是本體形狀,也沒什麽了不起的神通,大力,衝撞,堅皮,利齒,基本上都是這些爛大街的東西。


十來頭妖怪在舍生忘死的互相追逐,衝撞,撕咬,打的甚是激烈,這是低境界妖怪的常態,現在左右它們情緒的,還主要是動物的暴虐本能,以後隨著境界越來越高,才知道偷-奸-耍滑,出工不出力,甚至叛變求饒。


但這其中,有一頭野豬卻是不同,它在衝鋒時總是針對著對方最瘦弱的狼妖,而且和其他豬妖恨不得撞的個兩敗俱傷不同,它總是避免任何可能傷害到自己的危險動作,所以衝起來威勢很猛,架子拉的很大,卻是雷聲大雨點小,它這麽龐大的身軀也沒奈何對方小狼妖怎麽樣,


一直在打醬油,總是處於山穀的最邊緣,可以一個眼見不好,就能逃之夭夭的位置。


這是一頭小心思還走在境界前頭的豬妖,還沒結成妖丹,就已經知道了如何在惡劣的生存環境中保存自己;沒人來教它這些,也不是它天生聰慧異常,別的豬妖的性格是勇猛,它的本能卻有些與眾不同,這是生來就帶的東西,也不是學能學會的。


兩個金丹老妖還在對峙,無暇他顧,也不知道是真的對對手十分忌憚呢,還是純粹在拖時間?隻為消耗它們本族的後進妖獸?


但低境界妖狼妖豬之間已經殺紅了眼,已經有三頭妖豬,兩頭妖狼倒下,剩下的個個帶傷,隻除了一個偷-奸耍滑打醬油的,


這種白熱化的狀態讓醬油豬感覺到了危險,哪怕它不主動攻擊,都有紅了眼的惡狼衝它拚命撕咬,知道必須有所應該對,這是一種本能的感覺,雖然很模糊,但自誕生靈智以來都一直左右著它的行事方法,它始終認為自己是一頭不一樣的豬,至於不一樣在哪裏,卻是一頭霧水,


在一次集體衝撞後,醬油豬妖帶著血花,順勢踉踉蹌蹌跌出老遠,然後一頭紮倒在地,開始了最拿手的裝死,這一手在它誕生靈智之後已經玩的非常熟練,爐火純青,就連受傷的位置都選好了,就在後頸和肩胛骨之間的位置,那地方被咬一口沒什麽屁事,而且血還冒的足夠壯觀,再配合一段讓所有在場妖怪都能看到的踉蹌,這非常重要,必須讓所有妖怪都看到它是傷重而亡,否則會有妖狼上來補刀的。


然後順勢倒入早已經選擇好的位置,一個土坑,或者坡後,或者樹洞,前提條件是能夠清楚觀察整個鬥毆現場情況!


接下來就是等待,等待雙方分出勝負,如果狼妖勝勢已定,它就必須偷偷溜走;如果自家一方占了優勢,它再勇猛衝出,痛打落水狼!


至於原因,很好解釋啊,就說一時被傷暈過去就好,這一醒過來,立刻重返鬥場,豬妖們魯直,他這一招百試百靈,做的更是天衣無縫,從來也沒失手過,就連他自己都很奇怪這套把戲到底是怎麽領悟的?


結論就是:俺是一朵不一樣的焰火。


但這次的鬥毆結果卻不在它預測範圍之內,沒有勝利一方,也沒有失敗者,兩頭金丹大妖在劍拔弩張一段時間之後,同時抬頭看天,然後各自一聲嘯叫,如飛遁去,後麵各自跟著幾個殘兵敗將,頭也不回,跑的飛快!


從醬油豬妖趴著的角度實在是無法看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麽?它想裝死裝到底,又無法克製心中的好奇,誰說好奇害死貓?也可以害死豬的!


於是它假裝呻吟,傷重痛苦不堪,蹬腿翻了個身,肚皮朝上,悄悄把豬眼張開一條縫……


沒有想象中的天光刺目,因為天光被一條人影遮住了,因為長時間眯眼偷窺戰場局勢,所以瞳孔需要適應,它是條老練的,心如豬撞,卻不敢完全睜開眼,


人類說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對身為野豬妖的它來說,沒挨過人揍,總是見過人飛的……不用問,這一定是過路的人類神仙,它雖然惹不起,但好像也不必太過擔心?人類修士會抓大妖當座騎它是知道的,但好像從來也沒抓過金丹的?就更別提他這樣連變身都變不利索的築基小妖……


不過,如果這人修是嘴饞了烤豬肉呢?他開始後悔,為什麽不早點跑掉,還留在這裏觀察局勢發展,這是個教訓,下次一定要注意!


重新緊緊閉上雙眼,豬妖心中在催眠自己:我已經死了,死了,沒人會關注一條死豬,更沒神仙會願意吃死豬肉……


煎熬,無比的煎熬,就是豬妖現在的感受,當一個境界層次遠超它無數階的存在立在眼前,任何掙紮都無濟於事的情況下,除了裝死它還能做什麽?


沒有道境壓力,沒有境界壓製,什麽都沒有,就是這麽普普通通的站在那裏,就像是夢魘,當你熟睡而醒,突然感覺到床前站著一個黑影,什麽都不說的盯著你,你不知道他是誰?來做什麽?有什麽目的?


你甚至不敢睜眼,生怕一睜眼就是生命的結束?這樣的壓力,饒是已經習慣了裝死的醬油豬妖也越來越堅持不住!


它不是沒有經曆過其他妖獸來檢查它是否真的死亡的情況,他都挺了過來,因為它知道是哪個在檢查,知道它們的目的,卻和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


未知是最可怕的!


它終於抑製不住的開始發抖,先是尾巴抖,然後四蹄抖,肚皮,耳朵,身體上上下下能動的地方都在抖,它已經接近了崩潰的邊緣……


就算是這麽抖,它也不敢睜開雙眼,想著就這麽死了吧……


卻不料,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不是野豬之間的溝通方式,它卻偏偏能聽的明明白白!


“你什麽時候學會肚皮舞了?八戒?”


豬妖腦海中如遭重擊,頃刻之間它已經明白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前世今生,


張開眼,一張熟悉的人臉浮現在眼前,不由的翻身而起,撲了過去,一把摟住那人的大腿,放聲大哭,


“師兄!你可來啦!想死老豬我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