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4章 商量【為六千五百票加更】
loading...

“靈寶應該沒有惡意,否則我們也不會就隻是被推出來,否則境界相差太多,而且還有一件衰境靈寶在一旁虎視眈眈,肯定是一夥的,我們絕沒有還手的餘地!


但為什麽它說私人禁地?這是什麽意思?是說這地方他們殺完蟲子就占領了麽?”


秋思沉吟道,現在已經可以確定這附近空間應該是安全的,蟲族或滅或走不可知;但他們不能就這樣回去匯報,太不負責任,在這種安全的環境下,他們有義務追尋事情的真相,不能就這麽稀裏糊塗,還不清楚蟲族會不會有一天再殺回來。


願景道人判斷道:“蟲巢必須進去!否則一切都是空談。這些後天靈寶自有約束在身,他們輕易不會傷害人類,這就是咱們明明進去了,它們也隻是把我們推出來的原因。


我們再回去,曉明厲害,言清得失,這附近空域是我人族的祖地,卻不是它靈寶的地盤,它們也沒權利把這裏辟為私地。


如果這樣還不行,可以盡起人類修士大軍,蟲族敢肆意殺戮,但靈寶不敢!”


逆火兩人點頭稱是,這確實是靈寶的一大軟肋,它們絕少在人間製造殺戮,而總是有理有節,控製自身;這讓人類和虛空後天靈寶的接觸中總是占有一絲主動,就像當初的晴雨傘,那麽暴的脾氣,但萬年下來,傷人無數,但真正殺人卻是沒有幾次。


這就是一種互相試探中的接觸,靈寶怕人類瘋起來強弓硬馬,人類也怕靈寶狂起來不管不顧,在某些時段采取一些稍微過激的行為是可行的。


三人定計已畢,接著飛回去,這一次它們打算態度強硬一些。


來到上次停留的地方,也沒敢繼續向前,怕話還沒說就又被人扔出去。


願景正言道:“磐石界丹心門願景,天地仙宗逆火,歸雲小築秋思,此來代表磐石星係上千門派,數十萬同道,謹為磐石數萬年來與蟲族之抗爭,肩負使命!


蟲族二百年不出,我等想來有權利知道其中內情,究竟發生了什麽?是否為兩位高賢所助,如果一切屬實,待查明勘驗,當成磐石之英雄,永為垂念,並在這方宇宙有無數的好處與方便……”


稍停片刻,還是那道深沉的神識,“你們想知道發生了什麽?也算有些道理,不過其中曲折,不足為外人道,所以很遺憾,我沒有義務告訴你其中的過程。


但基於善意,我倒是可以告訴你結果:蟲族已滅,不餘一隻,此方宇宙從此風平浪靜,災厄不在,人類可以在其中自由生-活,隻除了這片空域外,其他地方盡由你們支配,我無異議。”


願景雖然早有猜測,聽到這句話也十分激動,這是數萬年來的曆史性的一刻,不過他還是壓住自己的情緒,平靜道:


“多謝兩位道友對本方宇宙的幫助,但口說無憑,為安全計,我們需要進蟲巢一探,以確定前輩所言非虛,還請兩位諒解。另外,此方空域是本方宇宙之中心,有其特殊的曆史意義,作為本宇宙的主人,我們磐石修士有自由來往這片空域的權利,兩位前輩不反對吧?”


這一次,熟悉的深沉神沒有回應,取而代之的,是一道更暴烈的神識,


“你這個人類是怎麽回事?和蟲子打了幾萬年敗仗,腦子也被同化成蟲子了?


主人?你特麽毛的主人!


你站住了就是主人,你站不住就是落荒的狗!還和我這裏談什麽祖地?真論祖宗,你人類算個逑,在你們之前的祖宗多的是,鵬,龍,靈寶,我們存在這個宇宙中時,你們特麽的還渾身是毛,連人形都沒有哩!


怎麽,看人下菜碟?


蟲族霸占這裏時怎麽不見你們什麽狗屁的磐石人過來和蟲子說:這是我人類的祖地!


現在老子們殺光了蟲子,你腰子倒硬起來了?覺得靈寶好說話?覺得靈寶好欺負?覺得靈寶天生就應該慣著你們這些臭毛病!


我告訴你,在我們眼中,你們人類和蟲子也沒什麽兩樣,它們不老實,老子們就殺了了事;你們不老實,也同樣沒好果子吃!


在我們靈寶一族麵前,別擺你那一副人類萬物之靈的優越感!”


願景還未開口,旁邊逆火道人已經是忍耐不住,他人如其名,性烈如火,又如何能忍下這口氣了,


“蟲族數萬年來也沒壓彎我們磐石人的脊梁,今日我便在這裏,看如何沒好果子吃了?”


話音方落,處身空間忽然變的支離破碎起來,正是晴雨傘最拿手的顛倒乾坤,整個時空變的虛幻迷離,這是要發起攻擊的先兆,三人大驚,沒成想這兩個後天靈寶和他們想象中完全不同,竟是不做絲毫退讓就直接動手,完全顛覆了他們之前對靈寶處事態度溫和的印象。


顛倒乾坤中,三人的表現各不相同,願景還好些,雖然找不到攻擊的源頭,但自保還能勉強做到,在攻擊到達他身側時,還能通過自己對時空的理解,準確判斷來處,


但逆火和秋思就完全不行,在顛倒乾坤中,他們既找不到對手,也找不到同伴,更無法判斷攻擊的性質,方向,就隻能累起防禦硬抗,對急於衝出顛倒空間的他們來說,往哪裏飛都是個不小的難題。


在晴雨傘真正開始攻擊前,那個深沉的意識就歎了口,境界一壓,再次把願景和秋思遠遠的拋了出去,看起來很狼狽,但幸運的是他們總算是脫離了顛倒乾坤的控製。


就隻有逆火被留在了原地,等願景和秋思再次趕回來時,那個陷人於死的顛倒空間已經不在,隻虛空中靜靜飄浮著一個身體,生死不知!


兩人不敢怠慢,急忙縱到身邊仔細察看,發現逆火雖然受創頗重,但性命還在,作為元神真君,傷成這樣是必然會影響根本的,但還不至於死,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兩人對視一眼,知道判斷失誤,和這兩個靈寶打交道,需要加倍的小心。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