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9章 一個劍修【為盟主陷入自閉加更】
loading...

ps:這名字對老惰蠻合適,老惰已經自閉二年了!


李績失笑道:“你是說,老贔被蟲族靠數量給蹂躪了?這怎麽可能?有太多的辦法能擺脫困境,像是斬首,聯合人類,求助天眸,等等,它一五衰被搞的無計可施,實在是太沒道理!”


大肚君苦笑,“小友,你不能從人類的角度來衡量靈寶的行事,斬首未必能做到,贔屭君隻是個防禦靈寶,攻擊手段不多,更無法和你們人類的詭計萬變相提並論,就像晴雨君,還是攻擊靈寶呢,結果不也被你搞的毫無辦法?


聯合人類?那方宇宙人修力量疲弱,卻是比不了強勢的蟲族,不敢輕易亂動。


至於求助天眸,對贔屭君這樣的老資格靈寶來說,不到萬不得已,它是不會張這個嘴的,因為那意味著能力不夠,會降低在大君眼中的地位,所以,隻有苦苦支撐,等待未來可能的變化。”


大肚君又歎了口氣,“太具體的,我也不是太清楚,這些消息也隻是在天眸靈寶係統內部有限流傳,我聽了個皮毛而已,也許現在已經解決,也未嚐不可能……”


李績決定道:“那麽,就送我去老贔那裏吧,多少年的朋友,也不能任由它被那些小爬蟲無端欺負,勞煩前輩定個路線,我照走就是!”


又看向晴雨傘,“你的事,我原本就打算委托給兩個老資格靈寶,杲枈君境界最高,另一個就是這贔屭君,哪一個都可以;既然我要去看看老朋友,那咱們就先去找老贔,它若力有未逮,等辦完事後再找杲枈君,總能如了你之願!”


晴雨傘倒是無所謂,“那再好不過,贔屭君既然有麻煩,我如果能過去幫襯一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總不能求人辦事,卻寸功未立吧?”


………………


左周星係,深空中,三名修士正在漫無目的的遊戈,這是來自傳須下界的三名修士,二名陰神一名元神,他們在這個空域已經巡遊了很久,既為采擷靈機,也為肅空淨域。


自遠征天狼之後,左周星係的空域糾紛便大幅度的減少,因為主力們,最好戰鬥的修士們都去了天狼,而在他們各自的老巢,無論是左周,還是雙子或者大千走廊,所有的大派都達成了一個共識:和平相處。


這是個明智的選擇,誰也不願意兩界開戰,在前方如火如荼時,後院再著火。


這樣的情況維持了數百年,隨著天狼的覆滅,五環的建立,在沒有了外部共同的敵人後,人類的天性就決定了他們會故態複萌,而且,利益永遠也不會平均分配,實力強的,拳頭大的,想多吃多占也是題中應有之事。


這些重新開始的爭端,在慢慢的死灰複燃,隨著時間的過去,越演越烈,逐漸恢複到數百年前還未遠征天狼時的正常水平。


但這一切,都會遠遠的避開一個禁區,青空大世界。


因為那裏有一頭大蟲,一個不管不顧就會毫無道理殺人的屠夫,一個劍道巨擎,在左周,甚至在這方宇宙都無法找到人能夠抗衡的存在。


所以這些年來,在青空界域周圍空域,在飛往贔屭的航道周圍,就沒有人敢放肆,他們大部分爭鬥的區域都放在了星係長柄處,即使在大勺內搞事,也盡量離青空,離贔屭寶船遠遠的,就怕遇到個劍修,惹下自己,甚至門派都扛不下來的麻煩。


但這一切,在不到二百年前出現了改變,那個人在聲明脫離劍派後,贔屭寶船也消失不見,現在來了個杲枈古樹,卻再也和劍派沒有了任何關係。


於是,精力旺盛的各界修士們就開始了在青空界域周圍空域的試探,一年又一年,爪牙逐漸前伸,在確定了那頭大蟲再也沒有出現過之後,終於把整個左周星係,重新恢複到了天狼之戰沒開始前的狀態。


當然,再繼續深入下去也不可能,青空雖然沒有了劍修的威勢,但三清還在,太乙還在,難纏的和尚們還在,所以,也就是恢複舊觀,重新取得平衡而已,再也不用擔心在虛空做事時,會有一把突如其來的飛劍要了自己的小命。


目標,就是法修體係外一切不臣服的勢力,包括軒轅,也包括和軒轅走的很近的坤道離界!


這是個必然會出現的現象,左周星係中的劍修力量,嵬劍山全部搬去了五環,軒轅現在也把大部分力量放在了五環,崤山隻剩下一些老弱病殘,雖然仍然沒人敢去窺覷崤山,但捉襟見肘的劍修力量同樣無法維持他們在左周的正常運轉,基本上力量僅限於青空領域之內,以前那種劍修到處亂轉,惹是生非的情景早已不見。


蒼穹劍門同樣如此,他們在三家劍修道統中因為是純粹的內劍傳承,所以人數最少,要維持兩界就很辛苦,最終,在有所取舍之後也把大部分力量撤去了五環,畢竟,五環界域幅員之廣,靈機之厚,在這方宇宙除了玲瓏上界外,無一能與之媲美。


劍修們,已經快從左周消失了!


不知道這種情況是否在軒轅一眾高層的預料之內?這其實也是個顯而易見的結果,原因就一個,人少,攤子子鋪的太大,這就是後果。


劍修少了不好逮,但還有劍修的潛在盟友呢;有那大蟲在時,很多法修大派都是劍修的朋友,至少,自認為是朋友;但等大蟲失蹤之後,大部分法修大派卻仿佛對同樣劍修道統的修士視而不見,他們隻關心那個人在不在,不在,劍修就是對手!


這一點,他們精神上的領-袖,無上道德真宗雖然從來也沒說,但對手下小弟們的些許過份也不再阻攔,都是人精,哪裏還不明白這些,於是,擠壓生存空間就變的自然而然。


這裏麵最難受的,反倒不是劍脈,反而是擁有修士無數,卻又戰鬥力有限的坤道離界!


坤道離界和杲枈搭上了關係,這是好事,但實話實說,雖然杲枈君的實力無可置疑,但作為一種威攝力量,它比那大蟲差的太遠!


一個佛性的,喜歡開法會的,有教無類的靈寶,又能給現實的修士利益爭奪態勢帶來多少影響呢?


大家把這個好大喜功的靈寶當菩薩一般的高高供起,私底下該做什麽還做什麽,絲毫不顧及它所謂在人類修真界的聯係人,這樣的結果就是當初提出這一設想的那條大蟲都沒想到。


隻要不鬧出過多的人命,杲枈就不會主動伸手,它頑固的堅持著那套古老的靈寶和人類的相處法則,不參與,不幹涉,不負責。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