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 打服你
loading...

及至驅趕未成,雙方動手,晴雨傘這才感覺有些不對!


但凡是來想和它契約的,誰又會真個和他動手,無非是比和兩下,展示一下自己與眾不同的實力,然後就坡下驢,自然退出,這幾乎就是每個前來搭訕修士的標準態度。


這劍修,完全不同!


就在它開始懷疑這家夥可能就是個真正過來問路的修士時,它也沒矮下身段罷手言和,他的驕傲不容許它這麽軟弱,在他的想法中,非得把這家夥幹趴下了,再仔細詢問,也體現一下上境靈寶的風範!


然後,一條傘骨被斬!立刻惹得它真正暴怒無比,現在已經不是解釋不解釋的問題了,而是誰死誰生的問題!


再也沒有任何保留,晴雨傘出了全力,這還是他數萬年來的第一次!追溯過往,上一次它被逼到這麽狼狽時,那還是陽神境界的事,不過自它晉入衰境後,這方宇宙便是再無法無天的修士,也不敢真個在它麵前挺腰子。


大戰隨即展開!


李績發現,那條被斬斷的傘骨,卻在悄悄的癒合,為了保持斷口,他不得不在攻擊其他傘骨時,時不常的在斷口上補刀,


要想真的斬斷全部十三根傘骨,並不簡單!畢竟,雖然晴雨傘是新晉的衰境,但衰境就是衰境,修為之深厚卻遠不是他一個元神能比擬的,這在戰鬥越往後,越能體現出來;而他現在還能做到斬傘骨,完全是憑借不在一個層次的戰鬥經驗使然。


這是爆發,也是拉鋸,雙方誰也不肯相讓,就這麽任由事態加劇惡化,


對李績而言,這把傘是少有的能承受他全力進攻的對手,現在就成為了他嚐試各種劍術組合的場景,也包括在內景天中領悟的劍法,相對來說,默劍在這樣的場合下就很難起到偷襲之效!


隻有三式天象劍法他沒有使用,那是他最後的底牌,也沒必要使用,終歸,他是來問路的,不是來殺寶的。而且,他也不確定就算把十三根傘骨都斬斷,這靈寶就會死透了?卻是未必!


十日後,漫天劍光一斂,李績跳出星瀑天雨,事實上,在他能夠斬斷傘骨之後,晴雨傘就不再執著於把他留在星瀑中,這是一種不著痕跡的示弱,可惜,不解風情的他並不領情,直到今日,在斬斷了七根傘骨之後,他才退出戰圈。


“深空遊客,迷失路徑,此來向前輩問路,問過就走,絕不多做打擾!”


這句話,和他初來之時一模一樣,可現在說來,其中份量卻完全不同,談判,也是需要實力做後盾,也是打出來的!


晴雨傘聽在耳中,滿腔怒火不由的一言而滅,這劍修真正是個闖宇宙的,對尺度的掌握妙到毫巔!


為什麽斬掉七根傘骨才退出,就是告訴它:我有殺你的能力,但我真不是來找事的!


事到如今,還有什麽理由堅持下去?都是衰境的靈寶了,心性早已打磨通潤,又怎麽可能還是楞頭青不管不顧的性格?


“如何迷路?你從何處來?要到何處去?宇宙之大,沒有盡頭,我也隻對周邊宇宙有一定了解,再遠,恐怕也幫不上你!”


它心裏很清楚,既然是真問路,那就不可能問的是本方宇宙的路,否則那麽多的修士問誰不行,非得來問它?應該就是個被神秘力量空間傳過來的,結果就是個不知歸處。


李績實話實說,“我那方宇宙,比較著名的地標是左周星係,玲瓏上界,天狼界域,您可否有過耳聞?


沒有?那麽後天靈寶贔屭寶船,杲枈古樹,風火寶扇搖曳君,棘眼君,踢踏燕,大山君,寶珠君,尺玦君,風行君,半耳君……您是否識得它們中的一個?哪怕一個都成!”


李績把他送老道回家過程中遇到的後天靈寶說了個遍,在他想來,隻要這把傘識得其中一個,那就能解決問題!


晴雨傘聽得目瞪口呆,這劍修認識的後天靈寶,竟然比他這個正宗靈寶還要多出數倍,要做到這一點,那就隻有一種可能!而且,這劍修實力超乎想象的棘手,也正符合它的推測。


“抱歉,你說的這些後天靈寶,我是一個也不識,但其中有些名字倒是聽同道說起過!


這麽說吧,你莫不是被天道斷了道途的?想回家於是想找那些傳送靈寶?任何一個都成?”


李績長出一口氣,終於遇到了一個明白寶,真不容易!


“前輩明察秋毫,慧眼如炬,火眼金睛,洞如觀火,一語中的!正如前輩所想,我被他們傳送靈寶的老大給坑了,搞到這個完全陌生的環境,連身處何方都不曉得,這要是飛回去的話,就得把您的壽命借給我還差不多;關鍵都不知道往哪個方向飛!


也就隻能找它們傳送!如果前輩知道附近宇宙傳送靈寶的下落位置,直言相告,晚輩感激不盡!”


晴雨傘毫不猶豫,“認識!太認識了!這方宇宙沒有,不過附近宇宙我卻識得好幾個,告訴你如何去也不是多大的問題,但是嘛……”


李績一聽就知道這把傘想提條件,很正常的交易,人家幫你回去,在能力範圍內你有所回報,這樣正合他的心意,否則在這裏欠這麽個人情,也是塊心病。


“前輩有什麽要求,隻要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必不推脫!”


晴雨傘就嘿嘿一笑,“是這樣,我呢,對你們那個傳送靈寶係統是知道一些的,但知之不深;你知道,這一個人在宇宙中打拚,背後沒有勢力背景那是非常的煎熬,各種不如意。


所以就想勞煩小友代為引薦,看能不能在其中謀一個位置容身,也算是有個寄托!”


李績心中就一樂,原來這裏竟然還有個希望加入組織的!也是,靈寶和人類修士不同,不必擔心加入天眸後會被斷了道途,不過他還有些不解,


“這是好事啊!不過前輩既然有意,為什麽不找您識得的那幾位靈寶君,又何必想求於我?其實由它們出頭,恐怕比我這個人類出頭更穩妥些吧?”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