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0章 痕跡【為盟主劍途好書啊第一次打賞加更】
loading...

李績就在疊翠星踏踏實實的住了下來。


這裏真正是個與世無爭的所在,隨著五環界域的逐漸遠去,玲瓏道的風格又控製了整個這片星空,不僅是修士,仿佛連星體都變的慵懶起來。


慵懶,並不見得就是壞事!在某個環境,在修士的某個時間窗口,適當的慵懶也是必要的調整,最起碼李績自覺狀態不錯,他喜歡這樣的生活。


這樣的日子,一人一龜,一湖一水,一林一山,在老龜的慵懶下,竟然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百年,連李績自己都沒想到,一慣屁-穀上有刺的他會在這裏安安靜靜的渡過這麽長的時間,這在他的修真道途中都是從來沒有過的事。


就像別的修士的閉關,不過他的閉關卻是沒有任何計劃上的目的,就是累了倦了,想停下腳步,讓已經習慣在宇宙中匆匆飛過的身形,在鏡湖平靜的水麵上留下倒影,其實很簡單。


百年來他的收獲,除了自我分神化氣的按部就班,就是心靈的沉澱,淨化;鏡湖仿佛就像一掬清水,洗去了他沉澱千年,自己都視而不見的戻氣;


動輒出劍的戻氣,對天道不滿的戻氣,對門派虧對自己的戻氣。


百年來,廣真君,燕信的親傳弟子,來過這裏三趟,也從不過多停留,隻是把得自五環的消息,事無巨細的傳遞給了他,由此,穹頂雪峰軒轅別院百年來的一舉一動,都在李績眼中,纖毫畢露。


實事求是的說,以大象為首的軒轅別院激進派在進擊步伐上還是很謹慎的,顯然,他們也很清楚要做到軒轅在這方宇宙的崛起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步子沉凝而穩定,沒有出現那種為了貪圖效果而犯下決策性的錯誤。


在大方向上,雖然近百年來五環已經徹底進入和眾星之城的毗鄰階段,但軒轅卻理智的沒有衝在和眾星敵對的第一線,而是任由法修一脈為主要領導方向。


大象,上洛們看的很清楚,軒轅未來的對手絕不是眾星之城,也不是皎白的佛門一係,軒轅唯一的對手就在五環,就在身邊!


所以,在包括李績去執行翼人任務在內的總共二百年裏,他們一直在做的,就是統合軒轅在五環的同盟力量,不僅包括嵬劍山,蒼穹劍門,也包括了很多非法脈的勢力,比如體修勢力,旁門勢力,在二百來年堅持不懈的努力中,形成了一個雖不龐大,但卻堅實有力,具備很強向心力的聯盟。


即使李績自己做,幾乎也不可能做的更好;顯然,這些劍修們還沒瘋,他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


這會是個漫長的過程,真正的較量會在五環離開眾星之城之後,隻有到那時,失去了共同目標的五環,才會在內部掀起波瀾,決定這個界域到底是劍脈說話算數,還是法脈一統當家。


這個過程,因為眾星之城空域實在太過龐大,五環界域要徹底脫離這片區域也至少需要大數百年,在這之前,軒轅的劍修聯盟還不會馬上受到法脈的挑戰。


也就是說,李績將有大數百年的空閑時間,這是至少的,也許,劍脈聯盟就真的能擠走法脈,成為這方宇宙的扛鼎勢力呢?


老龜的感覺很敏銳,“上真,你心已亂,不是靜修之道!”


李績嗬嗬一笑,“龜老,我終究不是你們壽長一族,又怎麽可能真的靠消耗時間來博取天道的一線生機呢?


不是心已亂,而是戰意起!


你的慵懶是真懶,而我的慵懶隻是為了磨劍!


現在劍已利,該嚐血了!”


老龜長歎一聲,人與龜,終究也不可能在對大道理解上達成一致,於是換了個姿勢,繼續睡覺。


李績把身一晃,人已來到虛空,盤定真身,守住元神,法力內斂,活潑神魂……


他的直覺告訴他,百年修身養性該到了結束的時候,對軒轅已無擔憂,剩下的便是自己;再在主世界打磨分神化氣,等待衝擊陽神的機會成-熟,這不是他的性格,宇宙虛空,鬥戰生死,才是他的最愛,他自修道以來所有的所謂機緣,也皆來自於此。


庸人在慵懶中沉淪,強者在懶散中調整,他不是龜,不會容許他人,哪怕天道,來決定自己的未來。


一切準備妥當,心神跟定那絲天眸靈寶偉力留下的氣息,把神魂往上一撞……


頓時,在腦海中形成了一副奇異的景致,星空不再是星空,仿佛宇宙就變成了兩種顏色,一種是現在身處的黑,一種是不可名狀處的白……


他知道,那處白就是他要尋找的地方--內景天。


這是一種神秘的感覺,他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順應這種神秘,向上飛,向那處白光所在,一直飛……


………………


武西行孤劍懸空,立定半空,腳下,韓王宗的山門大陣依舊緊閉,整個偌大的門派,卻沒有任何人敢於出入。


韓王宗,是緊挨穹頂雪山軒轅別院的一個大門派,有兩塊基礎領地,是包圍穹頂雪山的五個外派勢力之一;根腳出自雙子星係,是一個道門中的旁支,主修屍傀的宗門。


它不屬於道門主流,當然,更和劍修沾不上邊,是個比較獨-立,不願意站隊的門派;在近數百年來,旁邊的軒轅表麵不顯山不露水,背地裏強勢盡顯,圍繞軒轅的五個勢力門派中,已經有三個徹底倒向軒轅,淪為劍下棋子,就剩下最強大的雞鳴山和韓王宗還在堅持自己的獨-立性。


這也就是今天,武西行杵在這裏當門神的原因。


今日的武西行,已不是往日的武西行,現在的他已經晉升成為一名元神真君,這是他該得的,僅從時間上來看,晚了李績數百年,已經讓他鬱悶了很長一段時間。


對韓王宗的壓服,早就在穹頂雪山的計劃之中,軒轅要崛起,成為五環一個獨-立的,能夠和法修一脈分庭抗禮的領導者,就必須首先把山門附近的勢力收服,否則連門前都不靖,掃不幹淨,人家又憑什麽相信你的實力?


當然不會用屠派的方式來解決問題,在崛起的初期,很忌諱用力過猛,你可以做一個有領-袖雄心的勢力,但如果表現的過於血腥,很快就會招至大規模的反抗。


收服的方式有很多種,其中一種就叫--一劍壓服!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