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1章 必然的改變
loading...

可以說,這是他自己選擇了放棄權力,那麽當大象歸來,境界同在元神,背後又有上洛力挺,逐漸分去李績一些權力也就在情理之中。


話語權,即使親如師徒,也不會拱手相讓,在人類的社會體係中,就算是親如父子又怎麽樣?權力鬥爭中,父子相殘的還少麽?這和誰幫過誰,誰撐過誰,關係遠近沒有關係,位置就那麽一個,不爭也得爭!


李績麵色不變,隻略顯疲憊,“我沒意見,兩位師兄都是深謀遠慮之人,我又四百年未歸,就按你們計劃的去做好了?


這趟遠行,有些疲憊,我可能會在天外天多待些時日,一些細枝末節,兩位師兄代理就好,卻沒必要凡事請示,我信的過兩位,正如兩位當初信的過我一樣!”


看著兩位師兄離開,變的冷清起來的天外天,李績就歎了口氣!


他知道這兩位師兄的意思!其實在軒轅劍派,私下裏除了按道統分的內外劍,按出身分的師徒家族,還有一種派係的區別,那就是按進取心來分。


一派是進取心極強的激進派,一派是保守循舊的傳統派,細算起來,雖然李績在個人行動上是不折不扣的激進派,但在宗門大局上卻是個傳統保守派,不熟悉他的人,都很難看清其中的真相。


這從他交好牽昭寺,給白骨門留下一條生機,等等掌權後的所作所為中都能依稀看的出來。


但現在,軒轅卻不是保守傳統派的天下,和李績初入山門時不同,現在的軒轅實力已經強橫到了一個相當膨脹的程度,是軒轅萬年曆史以來的最高點,一些激進的劍修有些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最近數百年中,軒轅的第一次膨脹是玲瓏劍道的加入,他們的加入在當時看起來並不如何顯眼,真君一個沒有,十數個元嬰,一大堆的金丹築基,但這些人隨著時間的流過,慢慢的實力開始發酵,在他們之中,開始出現了真君,成批的金丹元嬰,在接觸到軒轅的劍修道統,並消化吸收後,他們在數百年後終於體現出了自己的價值。


第二次膨脹是高層戰力膨脹,通過贔屭寶船,已經有超過兩位數的劍修真君產生,雖然實力上也就和正常法修的水平相差無幾,但數量上卻可以彌補軒轅一直以來的尷尬情況。


這兩次膨脹,起決定性作用的都是他烏鴉李績,沒有他,就根本不會有玲瓏劍道的加入,沒有他,贔屭又如何能容許劍修們自由出入,蹭吸元氣?


第三次膨脹與他無關,也與軒轅任何一人無關,也許是萬年來傳承艱難的回報,也許是某個時間段的曇花一現,在最近數百年來,軒轅的上境修士呈噴發的態勢,不僅僅是李績熟悉的這批人,也包括那些在五環的修士,大希,大望,少遊,步搖,千仞……


這是軒轅最好的年代!也是李績認為的最壞的年代!


他仍然認為軒轅應該持中而守,而不是四處出擊,但是,強大的主戰力量現在已經左右了軒轅,不僅是內劍,也包括外劍!


被人質疑領-導能力也就再正常不過,大象,就是主戰勢力推出的替代者,其後有上洛的全力相挺,這是趨勢,誰也阻擋不了,沒人為的是私利,每個人都是從軒轅強大昌盛的角度出發,隻不過這次,激進派站到了支配的地位。


這些分歧,李績早就和上洛,大象有過探討,大修之爭,是理念之爭,沒有絕對的對錯,要想看出誰更有遠見,得至少千年,甚至數千年之後!


乘熱打鐵,乘勝追擊,本就是劍修戰鬥的方式,不趁著實力強大時多撈取些好處,難道等自身衰退時去做?激進派的理念沒有錯誤,李績也無法在這上麵說服他們,也沒必要說,真君層次了,又哪有考慮不到的地方?


道不同,就隻好湊合著謀吧。


這次輪換,其實就是一次理念的大站隊!軒轅內部的事,不管是激進派還是保守派都不會蠢到內鬥殘殺,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很簡單,同意軒轅在這方宇宙發出更大聲音的,去五環,那裏有更大更輝煌的舞台。


覺的軒轅原有方針仍然值得堅持,擔心軒轅在進入宇宙爭霸中後力不繼,不能像其他法修大派那樣持續供血充足的,留在崤山,既是養老,也是為軒轅保留最後的種子。


從方才大象隱約所提就能看出,軒轅兩界之兵,元神及以上的修士中,除了缺月老道外,其他的皆站在主動激進一邊,包括陽神上洛,元神大象,知北,永宙,長弓,無疆等,肯留在崤山,也就可憐的兩個:缺德和烏鴉!


他們兩個,從軒轅得到五環之地後,分鎮兩地,為軒轅戰穩五環腳跟,消滅來犯蟲族,外交合縱青空,滅派方壺,暗聯五環聯盟,全殲眾星之城,每一次大的行動,背後都隱藏著兩人深沉的謀算。


可惜,他們跟不上形勢了!


一派之長,就像一國之尊,翻遍曆史,古往今來,修真凡間,你什麽時候見過個人英雄真正上位成功了?


上位唯一的條件是,你必須代表大部分人的利益和訴求!


至於陰神真君和元嬰們,誰會去往哪個界域,站在哪一邊,那都是個人的選擇;這種事,沒人會在正式場合下說出來,但每一個能夠虛空橫渡的修士都會有所了解,處身於這樣的氛圍,誰又能真正的置身事外?


門派的未來,自己的未來,總會有個權衡的考慮,這就是個體的理念,誰也不可能影響誰,就像親近如大象和李績,在這種大是大非下,也沒有通融的餘地。


李績沒有勸說任何人,沒必要!做自己該做的,應該做的,其他的,自有後人評價。


未來在崤山,很長一段時間內,恐怕也就隻有缺月和他兩個支撐,他也不覺的人少,以他現在的實力,哪怕崤山上上下下的高階修士就隻剩下他一個,數遍青空,數遍左周,再說大氣點,數遍這方宇宙,誰敢來崤山撒野?


職業送人投胎千數年,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他不怨恨任何人,如果你作為一個領頭人,不能引領整個勢力去再創輝煌,去獲取更大的利益和榮耀,而是一成不變的守著家底不求上進,那麽,稍微有點上進心,有點熱血的人都會拋棄你,不管你曾經為宗門做過什麽,


這一點上,修真界從來如此,包括法修門派,包括三清;也包括劍脈,包括軒轅!


這是他自找的!


他也從不後悔!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