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5章 相處
loading...

兩口子就在天外天住了下來,每日看星雲起起落落,看虛空明明暗暗,也是別有一番滋味。


有時,他們數日也不交談,隻是各自發呆,呆呆的想著自己的心事!


喧囂過後,閱盡浮華,修士的一生,也確實需要有這麽一段時間,不再戀於打打殺殺,不再執於千篇一律的修行,不再錙銖利益的多寡,不再計較資源的爭奪,而隻是一個人靜靜的,放鬆……


單純的放鬆。


安然還剩下百十年,這麽有限的時間,兩人都清楚根本不夠把元嬰從七寸嬰提升到九寸嬰,再精粹通融到大圓滿的層次;這是李績臨行前考慮不周的後果,在他看來,以大部分軒轅劍修在贔屭中的收獲來看,提升到元嬰大圓滿層次,具備一到兩次衝擊真君的機會是最起碼的,


他疏漏了安然的脾性道心,並不適合劍修的這個事實;不是從元嬰時才開始,而是從築基後就顯現出來,和其他劍修一心一意進入軒轅學劍不同,安然來軒轅,根本就是為崇黃來找女婿的。


她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務,找到了軒轅近數千年來最傑出劍修人才,而自己卻在並不喜歡,也不擅長的方向上越走越遠。


境界低時,她還能憑借自己的天賦,幾乎無限的資源,純粹的道心,為自己闖出一條生路,但到了元嬰,功法方向和道心性靈不符的矛盾終於顯現出來,不可調和,這一切,哪怕在贔屭寶船充沛元氣的幫助下也無法助她再上一層!


已經晚了!即使李績臨走前就發現這個問題,實際上也補救無效,最好的改變機會在成嬰之後,馬上改變修行方向,那是她唯一的機會,可惜那時,李績還在天狼激戰,安然留在崤山,在繼續軒轅劍修道統還是完全走自己青春一脈上左右搖擺不定!


最終,她做出了最糟糕的決定,像原來在築基,金丹時一樣,在劍脈道統上揉合自己青春的部分;她不知道的是,這種中庸之法在低境界時還能步履艱難的走過去,可到了元嬰,天道之下,又怎麽容許上境修士能有這樣的巨大瑕疵?


所以,連衝境機會都不給她!


她不後悔!不後悔自己一直念念不忘追隨丈夫的腳步,哪怕不做個青史留名的劍修,也要做個能放飛劍的劍修。


因為她心裏很清楚,沒有丈夫,別說是真君元嬰,恐怕連金丹對她來說都是奢望;她見過太多遇人不淑的女修,為釣金龜婿把自己也釣了進去,最後要麽道心崩潰,要麽散盡家資,要麽身首異地,


雖然好像丈夫就從來沒有特意為她做過什麽,但他又為她做了一切!


和李績在一起,她永遠可以活在童話中,一切的凶險醜惡都繞道而行;她不需要讚助任何資源,哪怕崇黃富可敵國,自己的丈夫也從來沒有開口向她求懇過一枚靈石,他有自己的方式,實在需要,殺人就是了。


她永遠都有最好的心情,因為丈夫是這個世界最懂得尊重坤修的修士,不是表麵上,而是骨子裏;


還有很多,很多……所以如果天道問她,如果同樣的生活經曆,她願不願意重活一次,她一定會回答,願意的。


千四百年的壽數,還有什麽不滿意的呢?不提凡人,便在修士中算,她已經活過了九成九的修士,還不知足,就有些不識趣了。


她唯一遺憾的就是,可能不能陪著丈夫,看他未來如何完成自己的夢想,斬去冥冥中的那些不公。


她很坦然。


有一個秘密她不想告訴丈夫,按照李績的預計,她的壽數還有至少百年,可是實際上,生命不是這麽算的!


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種方式,能讓你得了便宜還賣乖,在人類最看重的生命壽數上,更是如此!


安然在結成青春丹時便知道,青春丹能延壽百年,但還有個附帶作用,從此任何一種延壽之物,不管是丹寶大藥,還是如杲枈這樣的天材地寶,都不會再額外為她增加一天壽數,這是規則,誰也違逆不得。


這個秘密她沒有告訴任何人,也包括自己的丈夫,她不想看到任何人在她走時流露出悲傷的樣子,從這一點上來說,她其實和李績是一類人。


生死看淡。


李績遠送塵緣,她心裏其實是有些害怕的,不是擔心李績有風險,而是擔心有事耽誤,來不及回來看她最後一眼。


好在,這死人還算有良心,提前幾十年回來,也讓自己完成了最後一個心願。


她從來不向丈夫提要求,隻有這一次,生命中的最後幾十年,她想和丈夫單獨渡過,在修真界的聚少離多中,這樣的機會太少太少。


凡人可能都無法理解,壽命上千的仙人,怎麽還會相聚艱難呢?可事實就是如此!


生命長久,並不代表空閑的時間很多,因為更長久的生命,都是無時無刻不在拚搏中得到的。


這個天外天,她很滿意。


丈夫仍然時不時的外出,不過時間都很短,長則十數日,短則數日,她知道,這是為不打擾她的安靜,出去和軒轅那些大小劍修碰頭去了。


她能理解,作為一派之長,有太多的事需要他拿主意,卻不能如她一般,真正做到事不關己;不過那些大小劍修們也算懂事,從不接近天外天,老遠的就用自己不理解的方式聯係李績,他們在一起鬼鬼祟祟,她是懶得理的,男人們追求的東西,和女人們並不一樣,畢竟,這世上的坤修中,又有幾個是步蓮?


在天外天,她不再像以前那樣沒日沒夜的修行,既然已經知道了終點在那裏,又何必強求自己,做些無用功呢?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修行方式,有的人是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鬥的不亦樂乎,鬥的樂在其中,比如李績;但她不是這樣的,她喜歡安靜,一個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用想象和美夢構築的世界。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