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阿九的惡趣
loading...

李績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一座巨大的殿堂之中。


殿堂為圓形,徑長三百丈,穹頂距地麵竟也高達百丈,整個殿堂無一根殿柱,四周殿壁上刻有無數古怪荒蠻異獸圖騰,其中有四座雕塑格外的高大猙獰,分別是一鶄,一鯴,一狴,一巨人。


整個空間,寬敞明亮,空無一人,即無出口,也無來路,全空間封閉,便如一座巨大的鬥獸場;這樣的建築,其製造者的文明層次恐怕還在青空世界之上,恐怕他前世的文明也做不到這種程度。


粗略觀察完周圍環境,再把注意力放在自身上,這一看,差點沒惡心到;矬,矮,胖,頭大無比,黑白毛發相間,乍一看有前世國寶的風彩,仔細瞧來,卻少了些憨嬌,多了些粗蠢。


顯然,這是阿九為它自己選擇的形象,李績即是替代者,塔靈便也默認依舊,也不知阿九那廝到底是個什麽審美,竟搞成這副鬼樣子;取出長劍揮舞幾下,還好,身手依然靈活,就是這個大肚腩,十分的礙事,卻也無可奈何。


玲瓏鎮界塔不愧是先天靈寶,這份複製能力委實驚人,隻憑真靈中的一絲記憶,就還原給了李績全部的能力;李績是個謹慎的,把自己的術法能力一一使來,


金遁水遁都在,恩,移動無憂;


無鋒,青豚,赤戟也沒丟,正在泥丸宮中遊動不定;


金銳中刑劍,有效果;衣劍訣,隨形劍附,沒問題;


崇骨氣璿,存在;螺旋膛線,故我;


速度依舊,劍頻依舊。


李績依次使出拿手術法,發現完全和真人親至沒有區別,除了這具倒黴催的身體;飛劍擊在殿壁上,偶爾也能留下一點痕跡,但轉瞬便恢複如初,也不知是什麽材料所建?


有了磨煉十數年的劍技傍身,李績放下心中一塊大石,對修士來說,這些才是他最珍貴的財富。


安下心的李績晃動著肥胖的身體,開始在殿堂各處摸摸敲敲,甚至飛到穹頂,想看看光亮到底從何而來,當然,最終無功而返。


神奇的玲瓏塔,神奇的塔靈,似乎沒有什麽是它不可複製的;李績心中一動,又探手取過納戒,驚訝中,發現納戒中的物事也一個不拉,取出一張火球符,施放出去,依然有威力,很神奇啊。


最後李績取出一塊鹿肉脯,狠狠的咬了一口,他終於發現了這具身體唯一的好處,一副好牙口,如鋼鋸一般,強大的咬合力讓堅韌的動物纖維變得無比的脆弱;


肉脯化為一股能量充斥進身體,李績笑了,到底讓他發現了玲瓏塔靈不能複製的東西——肉脯沒有那股熟悉的鹵製鹹香味道,終歸隻是塔靈,不能理解人類對食物的愛好和追求。


整個空間空蕩蕩的,沒有遮掩的地方,這意味著沒有偷襲的機會;五行平衡,沒有特別的偏向,倒是很公平。


這裏應該就是他未來一二個月定品戰鬥的地方,可惜沒個窗戶什麽的,他甚至沒機會看一眼上界的風光,殊為可惜;不過李績也明白,他這具身體在玲瓏塔中有他全部的實力,真出得塔外,這具身體還能不能存在,恐怕都是個問題,所以外出觀景兜風,也隻能是臆想而已。


從納戒中取出一件計時法器,更鋌,這東西不能準確計算時辰,但能以天記錄時間,在這與世隔絕,不見天日的地方,最起碼得知道大概的天數吧。


李績不知道定品之人會以一種什麽樣的方式出現,出現在哪裏?所以,胡亂找了個壁角坐下,盤腿養神候戰;讓他鬱悶的是,身體的這雙短胖腿,粗壯卻缺乏柔韌,怎麽也盤不下去,阿九這個混蛋!


一天過去,李績正閉目調息,忽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引之力,讓他身不由已的被吸到那麵鶄的雕像下,不能動彈,正驚異間,殿堂空間似有奇異波動,緊接著,穹頂正中-央,一束白光直射下來,仿佛通道一般。


三息過後,一名手持巨斧的昂藏漢子從白光中走出,同時李績感覺身體上的壓力一泄,恢複了正常。


久經鬥戰的李績立刻意識到戰鬥即將開始,他在壁角,那漢子在中-央,百五十丈的距離,正好夠的上,於是飛劍齊出,金,青,紅三色劍光飆向對方,同時沿壁遁行。


那漢子昂藏七尺,看起來雄壯威武,反應卻一點不慢,他的攻擊自走出白光後便即開始,大斧一揚,脫手旋轉劈出,神魂操控下,竟也能尾隨而至,雖速度比不上李績的飛劍,但聲勢威力卻要大的多。


兩人都大吃一驚,李績是從未遭遇過這種攻擊方式的體修,那把大斧,看似笨拙,實則靈動無比,估計斧內刻有法陣,一直便追著李績,旋轉中嗚嗚作響,李績一連三枚飛劍射在斧上,都不能阻其攻勢,稍一遲滯便繼續追擊,不死不休。


漢子的驚訝比李績更甚,他可不是初入玲瓏塔的新丁,以前也有過二次定品經曆,算上這次,已經是第三次進塔;前二次進塔定品時,都曾挑選這青空器靈把守的關口,卻哪有這麽麻煩?一頓斧子劈擊下,那黑不黑白不白的小胖子連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可現在,小胖子還是那個小胖子,可術法應對卻仿佛換了個人似的,而且,換的還是個劍修……難道,此次麵對的,竟然是個劍靈?


一時間,兩人僵持起來,漢子占中,李績溜邊;此人境界應該比李績稍高些,法力強橫磅礴,那麵如車輪般大小的斧子氣勢越來越盛,毫無衰竭之象。


至於漢子的防禦,卻是另一把斧子,同樣規製大小,握在手裏上下翻飛,左擋右攔,生生讓李績的飛劍徒勞無功,偶爾有飛劍被擊散,劍氣四射間,也破不了漢子肉體防禦。


李績幾番斧劍交擊下,也大致明了對手的力量,以青豚運柔勁和追擊的大斧糾纏,再配以遁法相輔,一時也盡抵擋的住;卻以無鋒,赤戟主攻,一時間斧來劍往,鬥了個平分秋色。


一注香後,雙方大概的實力手法也摸了個七七八八,漢子卻不願如此糾纏下去;在天敕玲瓏道金丹以下的修士中,他可不是普通角色,多年來,憑借一手和大部分法修都不相同的體修功法,再配以威力剛猛的天地雙斧,一斧攻,一斧守,互相牽引,攻守相備,不敢說冠絕天敕玲瓏道低階弟子,但排進前十卻是穩穩的。


青空器靈有變,這大出他的意料,但他並不擔心勝敗,他還有壓箱底的絕技未出,現在,正是時候。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