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1章 時間長河
loading...

那聲音沉默了良久,仿佛在組織合適的語言,


“我們在這裏的布置,就是想借助真空聖門在時間空間上之所長,跨過時間長河回到過去,去改變某些讓我們遺憾的東西!


布置將將做好,卻因為師兄出的意外而不能施行,而且說實話,當時的真空聖門也確實沒有一個有能力能力挽狂瀾的人!


因為這樣的布置有這樣那樣極多的障礙和限製,我們隻有一個機會,隻能送一個人過去,所以,我和師兄商定,要找一個足以信任的人,而不是濫竽充數,因為當時布置這個手段的天時地利已經不在,現在的真空聖門已經無法複製這樣的時光逆流!


我負責真空聖門重建時的安全保障,師兄負責找人回到過去,然後,我就失去了師兄的消息下落,這一蹉跎就是近二千年,除了知道他完好無損,其他的我都不知道!這個隱藏空間,除了師兄的玉佩,外人誰也進不來。


直到今天,我感覺到了師兄的殞落,也等到了你!


看來,你就是師兄用半生時間找到的人!”


李績很感動,卻更理智,“我和塵緣相交莫逆,關係深到我可以跨越數百方宇宙隻為送他回來!但不代表我就會接受他所有的安排!這是兩個概念!


而且我有很多問題,讓人迷惑?”


那聲音說道:“你持玉佩而來,有隨意提問之權,也有隨時離開之利,這是師兄為人處世的原則!


相信你和他相處這麽久,應該很了解他的為人,正是因為不想讓你為難,所以哪怕身死,也沒向你透露半句,隻為當你在這裏聽我這個外人講述時,有更多的自主權,更少的被師兄的情份所影響,此言不虛吧?”


李績就歎了口氣,越是這樣,越讓他左右為難,難以拒絕,


這世上有一種相請,名為不請,更是直指人心,讓人不忍回絕。


但他仍然守心,這世界上,孩子長大了多數都不再聽父母的話,但你能說孩子不愛父母麽?友誼歸友誼,大道選擇歸選擇,不能混為一談。


“你們所謂的時光逆流,就是指的這條小溪吧?我想知道,它能回溯多遠?百年千年?還是隨意無限?”李績指著那條銀色小溪問道,憑他元神的感知,再加上孔方的隻言片語,他已經有了自己的猜測。


“怎麽可能隨意?怎麽可能無限?能做到時光回溯,在這萬千宇宙之中都找不到幾家,又豈是那般輕易能控製自如的?


這條時光小河,是師兄為主,我為輔,在發覺蔚藍星靈機被人動了手腳後才傾力打造的,有逆天之嫌!師兄後來被天道懲罰,境界掉落,原因很多,包括師兄的嘴可能確實大了些,但其實還有一條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製作時間長河這件事上,他逆反了天意,所以才受到如此懲罰。


我們當時盡了全力,為了從根本上斷絕對手仇家的圖謀,我們把時間長河的回溯拉到了我們能力範圍之內的最大-二千年,希望有這樣一個足夠的時間,派去一個足夠強大的真君,從根子上破壞對手對蔚藍星的布置!”


李績很無奈,在這個仙俠世界,他遇到了前世終結者在仙俠的版本,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但是,其中漏洞無數!


“二千年?了不起!難怪天道不願意,如果你們真空聖門的時間回溯成為了潮流,那麽宇宙修真曆史豈不要由你們而改變?


好吧,我是這麽理解的,你們在發現蔚藍星出了狀況之後第一時間就有了應對,不過不是糾集修士去報複,而是布置時光通道打算回溯二千年去破壞對手的布置?


姑且不說你們應對的對錯,我就想問一句,這種應對在當時可能確實是一種方法,但在拖了近二千年後,你們現在準備啟動時光回溯,由我回到二千年前,那還有什麽意義?


就算我一切順利,真的回到了二千年前,按照曆史痕跡,恐怕就正好回到蔚藍星出現變化的時間窗口,我還能做什麽?還有機會做什麽?跟你們真空聖門一起搬家麽?”


這是個很尷尬的問題,真空聖門的布置在當時來看還有一定的可行性,但前提條件是,馬上就得施行,越往後拖,挫敗對手布置的可能性越小,現在可倒好,都拖了近二千年,現在回溯回去,說不定蔚藍之變都已經發生,那麽這樣的布置不是已經失效了麽?


那聲音咳了一聲,以掩飾尷尬,“你說的對!根據我的計算,現在送你回去,確實大概率上災難已經發生,於事無補!


這就是真空聖門一貫的行事習慣,拖遝敷衍,沒有完整的應對危機的方案;當然,也有比較現實的原因,一是師兄忽然遭到懲罰讓我們亂了方寸,另一個則是,我們實在是無法找到這樣一個能以一人改變曆史的英雄人物,真空聖門沒有,蔚藍星沒有,外麵隨便找人我們也不放心,對方也未必肯,你要知道,機會就隻一次,與其派個能力不足的人過去白白害了性命浪費機會,就還不如等待。


這些過去暫且不提,隻說你這次如果回去,任務當然不可能是破壞對手在蔚藍的早期布置,而是協助真空聖門應對蔚藍靈機衰竭後的一係列錯誤舉措,如果我們應對得當,蔚藍的現在不至於變成這個樣子,會留給修真勢力一個漫長的過渡時間,這個時間過程能保證修真權力穩定的向世俗權力過渡,也不至於像現在這樣野祀遍布,私廟橫行,普通民眾處於水深火熱之中,且這個過程還根本看不到結束的跡象!”


李績意識到了什麽,“你的意思,在蔚藍靈機衰竭初期,正自準備大舉喬遷之時,你們那對手直接派人過來騷擾了?否則不至於就舉止失措,連塵緣都被卷入了空間裂縫之中?


他們,直接動手了?”


那聲音一歎,“正是如此!他們直接動手了!所以,我們派回去的人,就不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要能殺伐,能決斷,能製造血腥的!”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