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0章 緣由
loading...

這是一個無法描述的空間,因為他完全無法感知空間的大小,深淺;很近,似乎就是一副平麵畫,也很遠,當你凝神目注,會發現在畫的平麵表象之下,似乎蘊有無窮……


眼前就是一條小溪,蜿蜿蜒蜒,銀色的,溪上反射出點點星光,仿佛一口就能吞溪入口,又仿佛無窮無盡……


在李績的身旁,有一道淡淡的黃色光柱,那黃色黃的深沉,就如他手中那塊黃色玉佩,老道沒騙他,也不是故意把他引入隻能進不能出的絕地;他能感覺到,隻要他持佩往光柱中一站,自然就會重回天門山。


唯一的變化是,他若真出了去,哪怕再使用同樣的方法,也再不能進入這個簡單空間!


對,他就認為這是個簡單空間,因為他沒看出來這裏有什麽對他來說有多少威脅的存在。


當他看向那條小溪時,小溪仿佛也在看著他!


整個空間,除了這條銀光閃閃的小溪外,空無一物,可沒有想象中秘境那種功法器物無數的盛景,就連當初的西昭劍府,也比這裏要顯的闊綽的多。


一個聲音驟然響起,“有遠客至,不亦悅乎?此乃真空聖門的時間之門,貴友此來,當為受塵緣師兄的邀請吧?”


聲音出自飄渺莫名之處,李績凝神細辨,發現自己根本沒法確定方位,幹脆也懶的管它的出處,大概就是器靈魂靈鬼靈之類的把戲,很飄突,但卻不能對他造成實質性傷害。


遂沉聲道:“我來此處確實是承塵緣之托,但我卻未應承下任何承諾,一切,需在我了解事情真相之後才能做出決定!


另外,我可以把你當作一個可以思考,可以交談的對象?還是,你隻是個重複他人意圖的傀儡?”


那聲音歎息道:“我不過是衰境大能抽取的一絲魂靈,擁有他的部分與此事件有關的記憶,所以,應該能回答你相關的問題;在這個問題範圍之內,我有自我獨-立思考的能力!”


李績點頭,“好,那麽我的第一個問題是,如果我聽完你的故事,感覺自己不能勝任的話,我是否還有退出的權利?”


那聲音失笑道:“塵緣師兄真正好跳脫,找的人也,嗯,很知進退!


真空聖門並非魔門,我們也從來不做強人所難之事,既然你得到了塵緣的玉佩,說明就是他看好的人,當然更不可能強求。


我這裏可以很負責任的說,你隨時都有退出離開的權利!現在可以退,聽完我的故事覺的力不從心也能退,就是你答應參與,在參與過程之中也隨時有退出的權利,我這麽說,你可明白?”


李績也沒什麽高興之色,他有預感,這可能是件很麻煩的事,麻煩到可能會打亂他對接下來自己計劃的安排。


“如此,你說,我聽!”


那聲音接著道:“此乃真空聖門的一段曆史,未宣示於外人,今日說與君,請君側耳聽!


二千餘年前,蔚藍還是一片詳和,真空聖門諸事皆順,域內域外,盡皆趁心;界域,靈機充盈,弟子,英才輩出,大能,又添新丁!


當其時也,真空有衰境兩名,一為已成衰境數千年的塵緣師兄,一為方成衰境的孔方,我就是抽取孔方大能一絲魂靈而成的靈智。


然,鼎盛之餘,災厄之始,正當真空聖門蒸蒸日上之時,有域外強梁針對蔚藍,針對真空聖門的陰謀驟然發動,一夜之間,異變突起,風景不在,蔚藍星靈機大舉流失,數百年不到,生生從一個靈機昌盛星體,淪為靈機衰竭之末法之星……


不說外寇,真空聖門數千年順風順水,應變能力不足,判斷屢屢失誤,在其過程中的諸般應對,不僅未起到亡羊補牢之功,反而累次加劇靈機流失之速。


師兄與我,不得已從不可說之地回返,欲挽大廈於將傾!


然則先機已失,對手深謀遠慮,大勢已成,徒呼奈何;師兄與我不甘心,憑借我真空聖門所擅長,欲逆天一搏,如此才有這個空間的存在誕生!


但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緊跟著蔚藍星靈機莫名流失之後,就是師兄忽然獲罪於天,被消境懲罰;當時我才入不可說之地,需要鞏固應對第一次的玉冊之爭,如此多重打擊,真空聖門一蹶不振,隻能選擇離開蔚藍,遠赴他域,再尋安身之地。”


那聲音講述的平穩,李績聽的安靜;這些東西,塵緣從未和他說起,現在想來,就是老道怕從自己口中說出,讓他生出不得不去承受的心理壓力,現在他走了,由別人說出,卻總有回旋的餘地,做與不做,主動權在他。


那聲音繼續道:“真空聖門為自己的輕突,安於現狀付出了代價!這是自取滅亡,也怨不得誰,但蔚藍星遭此變故,不僅星上無數修士前程斷絕,便兆億凡人,也將墜入苦難,此誠為真空之罪,不可原諒!


真空聖門非戰鬥門派,與人鬥戰非我等所長,再加上遷徙繁瑣,準備不足,遠徙之後,處境大大不如從前,再想還手,已是欲振乏力!


當時我便與師兄約好,由我繼續護佑真空傳承,而由師兄尋找可以挽回的方法,這一去,便是近二千年,在師兄道消之後,才等到你的到來。”


李績有些無語,這個孔方的一絲魂靈有些囉嗦,說了半天也沒切入正題!遲遲說不到關鍵!


二千年前的事,他怎麽幫?無非就是現在的報複,不過當初那個使壞的勢力敢對有兩名衰境護持的真空聖門下手,實力自不必說,他李烏鴉便再能打,還真能滅掉一個大勢力了?


聽它話語,似乎對真空聖門的遭遇有逆來順受之意,反倒對蔚藍界的凡人現狀深懷愧疚,這種大愛大善他是非常佩服的,可他對此有什麽辦法?


他能殺人,卻改變不了人心,改變不了他人的信仰,哪怕是個凡人!


也不著急,他倒要聽聽這個孔方魂靈到底能說出什麽逆天一搏的辦法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