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6章 回家九【為銀盟北極熊加更5/10】
loading...

這是一個高冠道袍修士,陽神境界,之所以沒注意到他,完全是因為他根本就是從山峰裏走出來的,李績瞬間明白了事情糟糕在哪裏,


這個大山靈寶,竟然是個有主的!


“咳咳,這位道友請了,在下遠道而來,久聞大山前輩大名,如雷貫耳,故此特來拜訪;道友既為大山君之友契,想來也是一起戰鬥的夥伴,這實力想來也是高絕的,品格,咳咳,也是高尚的……在下此行不虛,竟一次便能見到兩名前賢,寶中之寶,人中之龍,咳咳,天道對我真是不薄!”


他瞬間想明白了主次,靈寶和人修之間的關係,在友契之下是比較各自獨-立的,所以他並不能確定這道人到底知不知道天眸的秘密;對他而言,首先要搞好關係的就是大山,因為隻有大山知道下一步行程路線,不管它傳不傳送,所以萬萬不能得罪,為了老道回家,這是他必須裝的孫子。


他現在已經開始有些後悔,吃抱了撐的拍什麽馬屁啊,正常要求就好,這些靈寶還能違背上意對他置之不理了?現在倒好,搞的他像丈夫不在家,勾引居家小媳婦的流氓一樣,冤不冤啊!


大山君沒說話,就像丈夫回來一切交由男人做主一樣,那道人冷笑道:


“借遠來不知事,就想抹消對靈寶的窺覷之意?你這樣子的我見的多了,都是假做無知的上來搭訕,被抓住就說什麽念為初犯,實際上還不是看我家靈寶心善隨和,友契之名不在單一,所以前來打些無恥主意?


還假裝不知我的名號?你裝的累不累?


我乃長庚門流星,你記好了,下次投胎記著不要隨便搭訕口花花!”


話音未落,一道落雷之術已當頭落下,疾如閃電,正正劈在好似來不及反應的李績頭上……


鴉毛也沒劈掉一根!


李績和氣的偏過頭,看向大山君,神識問道:“怎麽說?想不想換個搭檔?


青空李績,願意為您效勞!在我們那疙瘩,無論是想換媳婦的,換丈夫的,換爹的,換道統的,想去陰曹地府遊玩的,活的不耐煩的,他們一般都找我,專業送人投胎數百年,口碑良好,您的需求,就是我努力的方向!”


大山君在冥冥之中徒然感覺到了一股涼意,它是陽神境界靈寶,對李績這種真君中的凶寇感覺很直接,雖然初次相識,但敢跨越數十方宇宇宙而來的,又哪個不是過江龍?尤其是,這是自己人,天眸中的一份子,它有權利給這人的遠行製造些麻煩,但終也不能違背上意!


最重要的是,它從這人和氣的態度中,卻感覺到一種欲借它不遵上諭,趁機宰了自己的意圖,很飄渺,但它的直覺從來也沒欺騙過它!


塵緣離他最近,第一時間感覺到了那股殺意,還不是普通修士那種滔天殺意,而是一種無微不至的,蛋蛋的關心,就像黃鼠狼關心小-母-雞!


“別衝動!這道人在故意激怒你!”


李績沒有還手,在接到一股來自大山君的信息後,他再次禮貌的向大山君行禮,同樣也沒漏過流星道人,


“初次見麵,請多關照!如有不敬之處,還望海涵!”


隨手扛起棺材,晃身就走,仿佛剛才那道雷霆劈的不是他,而是於他無幹的木頭!


流星道人皺了皺眉,“為何攔我?”


大山君一歎,“贏,流星苦!敗,流星苦!你又何苦?”


……李績飛出一段距離,確定那流星道人沒有追過來,這才把棺材扔進浮筏內,馭筏而行,


“小子,你也太沉不住氣了吧?別人稍一挑釁,你就火燒屁穀一樣!說好的忍耐呢?說好的收斂呢?不是老道一心隻想歸鄉,我死在哪裏都無所謂的,倒是你,無端開罪於人,你可怎麽回去?難不成真飛個幾千年?”


李績哼道:“老頭你也好意思說我?還不都是你那不著調的方法,連續兩次,非但不成事,反而險些壞事!


什麽靈寶渴望得到人類的承認,渴望得到認可,那都是你這個老頭作為人類的自我優越感!是自欺欺人,是掩耳盜鈴!


我算是看出來了,其實無論是人還是靈寶,就一種態度解決問題最直接,最有效……”


塵緣吹胡子瞪眼道:“是什麽?”


李績得意的伸出拳頭,“就是這個!你拳頭大,一切便都好說!你家夥小,鬼都不鳥你!”


老道無言以對,在修真界,這是個誰也不願承認,又真實無比的因素,它把修士的逼格拉低了無數個檔次,就和凡世街頭混混沒什麽兩樣。


“粗鄙!匹夫!”老道也隻能這樣表達自己的不滿。


李績哈哈大笑,老道一生經曆無數,但真說到打架經驗,還真就未必及得上他呢!


“粗鄙?老頭你真是活的幼稚,你看那些所謂高尚的名門正派,比如無上,三清,伽藍,又哪個不是你心目中的道德大派?真相如何?真粗起來比軒轅這個所謂粗了上萬年的大老粗還粗的多呢!


我這出來了許多時日,也遠離了那些道不盡的齷齪,這一提起三清就一股子的鬱悶,恨不能滅其道統,也省得每次出來都要擔心老窩!卻又不知該如何入手,愁人!”


塵緣卻是有不同意見,“小子,我看你有些事還是有些看不清楚,在三秦時代好像你軒轅也不怎麽擔心三清,怎麽軒轅到了你手裏,實力越發的強盛了,擔心的反倒是更多了?


三清的所作所為,你就沒有真正想過麽?”


李績有些不解,“想什麽?這個有什麽好想的?我運氣不好,趕上多事之秋,軒轅又表現的比較強勢,所以三清欲打壓軒轅的苗頭就暴露無疑,有問題麽?”


塵緣意味深長道:“如果你換個角度來看,把三清看作是軒轅潛在的盟友,在左周,在這方宇宙,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把所有對青空有企圖的勢力陷進坑裏,那麽,三清是不是做的很完美,很盡職呢?”


李績還真沒想過這種可能,這完全顛覆了他一貫以來對三清形成的觀念,


話說,似乎也有點道理?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