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6章 亂會【為盟主龍戰於野加更】
loading...

“等等!軒轅劍鞘需要有人保護,你找五名老成的金丹,便留守在劍鞘內!回來把名單告訴我!”


牛師兄眼中厲色一閃,低聲道:“明白!我會把這命令盡可能廣的傳遍金丹,想來,一定會有人對此感興趣的!”


修士修行,築基壽數不過三百,金丹六百,元嬰千二……以五百壽數來判斷一名金丹是否還有潛力比較普遍,這一條比較好理解!


但放歌的第二條命令卻不是每個金丹都能理解的,也就隻有牛師兄這樣的老丹,忠誠沒有問題,才會知曉一些軒轅核心的秘密,比如,軒轅劍鞘!


軒轅劍鞘是根本就不需要留人值守的,它本身就是一件很特別的後天靈寶,擁有自我意識,能獨-立判斷形勢,危難時會自動飛走,並等待軒轅的重新召喚,但這個秘密不是每個人都知道,元嬰中也隻有少部分人知道,金丹中知曉的更是鳳毛麟角,像牛師兄這樣,得到宗門絕對信任的終老峰老丹,才隱約明白一些。


所以放歌所說的劍鞘派人值守,這樣的命令就很奇怪,別看放歌才成嬰,但她的前世可是千年強嬰,更是軒轅的核心門徒,又怎麽可能不清楚劍鞘的秘密?之所以這麽做,一定有其格外的意思在。


軒轅劍派主力離開,月餘時間便消息擴散,連很多核心金丹都不明白的秘密,怎麽就傳出了崤山,傳到了三清的耳中?


傳消息的人,一定在軒轅有些地位,以金丹境界最為可能!像這樣的暗諜,一定是有能力,有人脈,心思慎密的人,也一定會通過很多方法來達到他們的目的,比如派五人留守軒轅劍鞘,他將大概率使出手段,混入五人之中,這就是放歌的目的!


牛師兄聞歌知弦意,也不需要做太多,隻需要把消息傳給金丹群,五百以上留,五百以下走,五人去劍鞘,這些信息綜合下,都不用管,最後得到的五名守劍鞘者,就一定有內奸在內!


這是一個暗諜必須具備的能力,五人,就是給他準備的空間,再少,這內-奸就未必能擠進來。


還有和各門派來人的溝通,放歌沒有隱瞞三清到來的消息,這種隱瞞短視且沒有意義,她甚至都沒有隱瞞軒轅金丹將大批離開的決定,這個看似愚蠢的對策卻為她收獲了信任!


都不是傻子,任何一個門派在主力高手不在,隻有門派基礎力量看家時,都會選擇暫時的退卻,這沒什麽可丟人的,哪怕是劍修,你讓一群築基金丹去硬扛元嬰群,也沒人讚你勇敢,隻會笑你傻-缺!


關鍵是這種明明白白的態度,讓人心生好感,讓人歎服磊落!也就有更多修士選擇了留下。


去留勢力非常有趣,軒轅在北域最重要的盟友滄浪閣選擇了離開,還有一貫走的很近的小孤山也扛不住這樣巨大的壓力,不得不退卻;反倒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勢力選擇了留下,比如,一直風馬牛不相及的北域南部了了觀,被軒轅當成韭菜割的草原人,曾經的世仇牽昭寺!


必須承認,這些或多或少和軒轅有過節的勢力都擁有自己獨特的氣質,從他們在過去敢於反抗軒轅的過往來看,這些勢力的骨頭夠硬;當軒轅伸出橄欖枝互相之間和解後,這樣的勢力在關鍵時刻就表現出了他們的風骨--不媚上!


不管怎麽樣,該留下的走了,該走的卻留下了,修真世界就是這樣,你永遠也無法確定一個人,一個勢力的訴求!


留下的修士超過了一半,這是個很了不起的數字!在麵對青空最強大的聯盟時,還能有近一半人選擇堅持,另一半也隻是互不相幫……


“現在不是戰爭的時機,無論是對我們,還是他們!”放歌一歎。


牛師兄有些擔心,“咱們那些真君老祖也明白吧?如果時機不對,如果他們正好趕回來,不會把那些三清道人都趕盡殺絕吧?真若如此,戰爭,又如何避免?”


放歌撇撇嘴,“你放心!那些家夥,沾上毛比猴都精,你隻看他們攻掠的目標放在數月距離之外,就知道他們心中的真實想法!


不會釀成大規模戰爭的,如果雙方高層都是明白人,就一定不會!


不過個體之間的爭鬥還會,而且為了三清所謂的麵子,那些被包圍起來的修士他們一定會救!隻不過到底采取什麽方式,我們還不知道。”


北域遼闊,不過對於元嬰來說,這點距離卻不算什麽,之所以飛的無比的慢,也是在給崤山的修士一個做出選擇的時間,三清也怕擦寶走火!


這是種微妙的狀態,雙方都露出犬牙,展示肌肉,炫耀利爪,卻都把尾巴藏在胯-下……爭取能靠更響亮的狺吠,更威猛的姿態,嚇退對方!


三日後,近三百名三清元嬰飛臨崤山,其中帶隊領頭的,還特意蘊神入音,震蕩整個山脈,


“太清,玉清,上清,雲頂等,合計修士二百八十七名,聽聞崤山法會,群閑畢至,眾英齊聚,演功頌法,交流探討,十分的熱鬧,故此不請自來,為青空傳承,為天道開拓,願意貢獻一份微薄的心得!還望貴派不要埋怨我等來的匆忙,不夠周詳!”


放歌不肯落了氣勢,縱聲回應,“來的都是客,全憑嘴一張。相逢開口笑,過後不思量,人一走茶就涼,有什麽周詳不周詳?”


這句台詞,是放歌前世常聽那李烏鴉破鑼嗓子所唱,今日也不知犯了什麽邪,話到嘴邊,卻把這段話給吐嚕了出來,你別說,還挺應景兒!


三清修士群中,屬於玉清的眾元嬰中,一名束發道人掃了一眼周圍的師兄弟,低聲道:


“臨來之前,羽落師叔有吩咐,不以發起戰爭為目的,這一點上,諸位一定要小心,如果違反,不僅將立刻和軒轅陷入戰爭,而且太清上清都會退出盟約,不再相幫!其中輕重,務必經心!


隻一樁事,那名新晉元嬰放歌,就是數百年前的軒轅劍修步蓮!我玉清之前在她身上的種種布置,皆因未料到此節而功虧一簣!


羽落師叔有令,借較技之名,不惜一切代價滅殺她!”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