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 聚
loading...

李績的外交策略,在經過很多年後,終於開始慢慢發酵,這是一個原因。


另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遠征天狼,兩界分兵後,大部分勢力還是不願意陷入一場大規模的內鬥的!其實也不僅是三清號召力不夠,換軒轅來請人,一樣沒人來!


羽落臉色鐵青,“這些白眼狼!看來是我三清最近待他們太過寬容,這一個個的都各懷心思!待這次事罷,非得好好教訓一下他們,否則長此以往,他們眼裏還有我三清在麽?”


抱缺子厲聲道:“且住!羽落師弟,你現在重要的想法很危險!會置我三清於險境,你明不明白?


他們拒絕我們的召喚,不是因為心向軒轅,背棄三清,而是人心思定,不願征戰!


這其中的差別,你必須搞清楚!


如果照你所說,事後找他們麻煩,唯一的結果就是把他們越推越遠,直到推去軒轅的懷抱!這是你願意看到的麽?


這就是為什麽我不願意現在就開啟直接對抗的原因!因為大勢不允許!


就連軒轅的那隻烏鴉都能看明白這點,都知道合縱連橫,外交為主,聯絡死敵牽昭,都知道打架要跑其他星係去打,怎麽你這三清門徒,道門正宗反倒是反應遲鈍,易怒隨心?


仇恨讓你失去理智了麽?


我三清重新結盟的前提,就是你玉清必須接受規勸,你不能因為一已之私,把大家推入萬劫不複的境地,否則,我等重新聯盟又有什麽意義?”


林下道人也勸道:“羽落師兄,所謂戰爭,一定要講究天時地利人和,遠征天狼就是因為我們占有天時人和,才能一戰功成!


現在青空界域,三清軒轅之爭,天時看不清楚,地利我們在北域劣勢,人和更是逆大勢而行,這樣的狀況下,談何把握?


您就是想流血,也不急於一時吧?要不,你玉清先上,我們兩家為你玉清搖旗呐喊?”


抱缺子就感覺自己勞心費神,這玉清上清兩家就沒一個是省心的,一個暴燥衝動,一個陰陽怪氣,讓人無語!


“林下師弟此言不妥!當初我三家盟誓時就說過,任何戰爭行為都是三家共進退,同患難,又哪有一家上去,另兩家在後看熱鬧一說?


你羽落師兄是衝動了些,但一片赤誠,出發點是好的,以後這樣的話你不可再說!”


抱缺子勸的辛苦,另外兩人也再未多言,但效果如何還真不好說,反正羽落林下兩人的第一感覺就是:倚老賣老,裝什麽三清老大?


抱缺子繼續裝老大,“外空預警,安排妥當了麽?可千萬別被軒轅主力突然闖進來,大家都不好收場!”


兩人齊齊點頭,“一切都遵師兄之言!”


這樣的態度,終於讓抱缺子享受了一回,良言苦口,總算是沒有白費。


三清修士群開始向北域進發,兩百餘元嬰密密紮紮飛在天空上,也別具一股威勢,他們沒有隱藏自己的行蹤,而是大搖大擺的進入,仿佛真就是為參加法會一般。


崤山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消息,借助傳送陣,總有人能看到他們。


“師叔!”牛師兄略顯緊張,不能怪他膽怯,軒轅現在的金丹劍修數量都比不上人家的元嬰數量,雖然還有外麵的修士來幫忙,但戰鬥這種事,歸根到底還得依靠自己。


一個金丹劍修麵對一名元嬰還有戰鬥的欲-望,這叫勇氣;如果不足二百金丹劍修麵對近三百強嬰還有戰鬥欲望,那就叫腦殘。


放歌淡淡一笑,“你擔心什麽呢?如果此次崤山遭難,責任在李烏鴉那個兔崽子!在大象那個老狐狸!在崤山所有的真君!而不在我們!


我們的責任很簡單,做到自己力所能及的,唯死戰而已!


其他的,不要多想!”


護衛山門,是所有軒轅劍修的重任,理論上沒有誰輕誰重,但事實上肯定話語權更重的高階修士們的責任要更大些,放歌此言,就是在為他們減壓,不至於心理背負太大的壓力。


“明白,師叔,軒轅金丹群裏可能有奸-逆,但絕沒有貪生怕死之輩,這一點,還和您千年前一樣!”牛師兄表著決心。


放歌搖搖頭,“你想錯了,如果他們回來,看到軒轅金丹中堅都被我拚光了,會瘋掉的!


這就是他們離開崤山前,留下錦囊要求你們撤出的原因!


我現在做的,就是希望更多一點,不僅能保住崤山有生力量,也能保住那些陪伴了我們數千年的建築殿堂,崤山的每一磚每一瓦,經過萬年的熏陶,也是有靈的吧?雖然它們不說話!”


牛師兄有些明白了,“師叔!”


放歌輕輕的吩咐道:“放歌今為崤山境界最高者,有責任保護崤山的一草一木,我命令,


所有五百歲以下金丹都率領築基弟子走暗道離開崤山,類似的方案早已準備了無數年,不需要我再教你們吧!


五百歲以上金丹和我同守崤山,看看三清此來,到底存著什麽心思!”


牛師兄不讚成,“師叔,您的意思我明白,有潛力量的走,臨近壽限的留!


可您不足三百歲的元嬰,不應該最符合這條件麽?軒轅以律為重,既然您自己定的規矩,為什麽自己不遵守?


剩下的事,我們這些老金丹知道該怎麽做!三清此來,直接動手的可能很小,如果不比力,隻比智,我們多少也能支撐一段時間!卻是不需要您在這裏親自鎮守,也沒意義!”


放歌看看他,眉間少見的抹過一絲溫柔,“牛屎蛋!你忘了軒轅還有另一條至高無上的鐵律,掌控者永遠都是最後一個離開的!


不要爭論,照我說的去做!”


牛師兄就覺鼻中一酸,牛屎蛋是他初入軒轅,還是一個青澀築基時,負責教授引導他們的金丹對他的稱呼,那是五百多年前的事,那時的他有些強,有些笨,有些不開竅,教授他的金丹恨他不出息,偶爾不耐罵之,這稱呼並未傳開,隻是私下場合的私下稱呼,沒想到五百年後,他又聽到了這熟悉的罵聲。


那名金丹就是步蓮!
給我留言 - 最新更新 - 百度地圖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